一木禾 > 袖刺 > 第七十六章:火烧货场

  半夜里,鲁奇领着老搭档们一起,在棚户区的房顶上潜藏着。日本浪人的仓库就在眼前不远处的库房院内。因为白天是金斗来的,他只是看到很正常的货物装卸,具体里面是什么情况,他也不清楚。
  这种孤军闯入的事,除了鲁奇敢这么做,就连体真这样的身手,都不敢私自闯进去。还是鲁奇自己下去,体真和金斗在墙头等,牛林房顶上保护。
  鲁奇跳进仓库院落,往亮灯的窗户跟前凑,蹲在窗户下面,听到里面好多人。好像听到他们在玩牌,吆五喝六的,说话听不懂,仅是听见隔一会就有呼呼啦啦的码牌声音。
  这些人真够精神的,为了值班,打牌来解闷,等了一大晌也不见终止的迹象。难道他们要打一晚上牌不成?
  鲁奇猜对了,人家就是为了看管货物,成夜不睡觉。可以说是轮班倒,你方唱罢我登场。
  这可难为住他了,本来是想趁夜一把火烧了库房拉倒,看样子还得先摆平这帮人才行。现在看来,来的不是时候,他就不信了,他们打牌到凌晨还能那么精神!
  回身又跳墙头出去,跑到河边找了艘小船,几个人轮流在船上打起了呼噜。他们约好一个小时一换人,就这么迷迷糊糊过去了几个小时。
  时间到了,可以再次行动了,如果这次里面的人还在打牌,那就得用强攻了,管他啥人一锅端。
  鲁奇三人这次一起跳进院子,发现值班屋里还在亮着灯。跑到窗户下面,听着里面的人趴在牌桌上都睡着了。
  蹑手蹑脚的走到库房铁门前,库房门在里面锁着。人家真够敬业的,整晚就在库房里住。
  老办法,敲门……里面人迷迷瞪瞪的走过来,用日语在问话。问谁呀?鲁奇直接用汉语回答:“老总,来货了,我们把货送来了。”
  “等着。”对方改用汉语回答。
  不一会,里面开始开门,铁链子缠了几圈,哗哗啦啦的打开了。里面两个人刚把门打开半圈,鲁奇和体真出手了,一人一个,快速的送这俩人上西天!
  偌大的库房内空荡荡的,好像所有人都已沉睡。体真跑到一箱货物跟前,用手里短剑挑开箱板,发现里面放的是瓷器。
  体真疑问的看着鲁奇,意思是不会搞错吧?鲁奇上前轻轻的拿起一个瓷瓶,再往瓷瓶里头瞅,发现里面放着用油纸包好的一个个圆疙瘩。
  没错了,鸦片藏在瓷器里,瓷器进洋行,鸦片进赌场。开始烧,金斗事先拿来的油,泼在了一箱一箱的货物上面。
  刚把货物都浇上油,突然一阵急促的飞镖声音“啾…啾…啾…”飞射而来!这飞镖凌空转着圈的打来,金斗躲避不及,胳膊上中一镖。他忍痛就地打滚,躲过另外两镖。
  “噔噔…”两声,飞镖钉在了木箱上。两个日本浪人挥舞着短刀飞奔过来,鲁奇跟着甩手两钉子打出去,这俩人应声倒地。
  “扑通…锵啷啷…”浪人倒地和短刀掉地的声音,打破了这满屋的沉静!
  “金斗哥,点火!”鲁奇喊。
  金斗倒在地上,拿出打火机拨开火苗,甩手把打火机扔了过去。没想到的是,又是一飞镖奔着打火机飞来了。
  “叮…”的一声脆响,打火机掉地上去了。
  这毁了!看来遇到麻烦了。日本浪人学聪明了,人家不出来了。知道鲁奇手里有钉子,躲在货物背后一声不吭的。
  “还有火没有?”鲁奇问。
  金斗摇了摇头,体真说道:“没有打火机了,我这里有一个这玩意。”
  好家伙,体真手里拿着一颗小雷,这小雷是从日本人身上摸来的。赶忙磕开火栓,抬手扔了出去。
  有意思的是这雷竟然不会爆,那不是雷,是忍者逃遁的烟雾器……满库房升起了浓浓白烟。
  这下好了,谁也看不清谁了。想要等这白烟散去,那得好大一晌。此时只能靠外面的牛林了,希望牛林能朝货物上放一枪。
  忽然,外面跑进来个蒙面人,一身黑衣,他拿出火柴盒,点燃了一整盒火柴扔了过去。货物如愿点燃了,“轰…”的一下,火势蔓延整个库房。
  任务完成了,蒙面人低喊一声:“鲁奇哥,快撤!”
  是绫音,没想到啊!最后绫音赶来帮了一把。跑吧,不跑还说啥!刚跑出院外,一伙浪人在后面跟着跑了出来,挥舞着短刀砍过来。
  这些人跑动速度够快的,瞬间奔着他们劈了过来…金斗本来身上已经中镖了,躲闪没那么利落,侧身慢了一点,被浪人短刀挥到手臂上。
  金斗倒霉了,“哎呀…”一声,血顺着手臂流出来。他捂着手臂后撤,鲁奇眼疾手快,一钉子射中浪人头部,浪人倒地。
  这时远处的牛林开枪了,噼里啪啦一顿点射,瞬时倒地四五个,把这伙人又压制了回去。
  趁这功夫,鲁奇几个人默契配合着送人上墙,连拉带拽的爬上墙头,趁着微亮的晨色,迅速跑走了。
  这样一把火,直接引起了汉口的外交交涉,说有人故意在荆州纵火,烧毁日商货物。要求缉拿凶手,交给日方发落。雷声大雨点小,他们嗷嗷两天解解气,也就不了了之了。
  鲁奇火烧日本货场,留下唯一的线索,就是他打出去的钉子。这钉子打出去这么狠!整个华夏大地找不出几个人。
  这也表明了鲁奇的态度,他不会跟日本人合作。鲁奇的危险,也随着事态一步步增大!日本人针对鲁奇的不服和报复,慢慢的接踵而来。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