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袖刺 > 第一百三十七章:大战沁阳

  上万人的大部队,整齐划一的开始了急行军。担任突袭沁阳急先锋的,毫无疑问落在了太行山纵队身上。
  邵大壮吃一堑长一智,他把鲁奇的运动战照抄学走了。其实这也是鲁奇提前规划好的任务,要想打沁阳,必须先打北大寺,那里聚集着大量的日军机械化部队。想要顺利通过沁阳县,必须先拿这里开刀。
  鲁奇给邵大壮出的主意是,用一辆装满了油的卡车,直接冲进日军北大寺大院,进了大院就就炸了油车。
  这招唯一的不妥之处,就是需要有死士,能保证把车冲进北大寺。为了这个玉石俱焚,有去无回的任务,邵大壮动员了一个司机班。他说为了咱们的下一代能够快乐成长,牺牲掉我们这一代值了!
  这些老司机们听的眼泪哗哗的,个个表示,死了也值了!
  为了一辆突破北大寺的油车,牺牲掉一个司机班,这也是够狠的了!只能说这些人死得其所,壮哉山河!
  这辆疯狂的油车,拉着满满一车装满油的油桶。突破重重路障,朝着死里开去!司机只要中弹,另一个司机会立即手扶方向盘。连油门都不用踩,因为第一个司机已经把脚捆在了油门上。人死之前会下意识的痉挛,继而身体变硬。死人的脚踩在油门上,那是无比的狠!司机师傅只需要轮流扶好方向盘即可。
  这疯狂的油车,在冲进北大寺那一刻,直接照着一辆军车撞了上去。剧烈的撞击,不需要再引燃油桶,油车瞬间迸发出冲天火光。这快赶上一枚小型手术核弹,整个北大寺淹没在冲天火光和气浪吞噬中。
  随着北大寺的爆炸,鲁奇的突击队开始行动,眼前的据点是任庄,只有突破任庄,才能扑向怀府路的日军守备营。
  他们配合着大兵团,开始点射机枪手和高位掷弹筒,这里不能消耗太长时间,一旦吃不下任庄,就会面临温县和博爱县的两路日军夹击。
  奈何敌军非常顽强!一个机枪手倒下,另一个会立即填补上。现在看来打机枪手反倒作用不大,必须要炸掉它才行。
  鲁奇有点急了,再多耽误一会下去,这么多人必然完蛋!他大喊:“把炸雷包给我拿来!”
  “老大,你不能去,我们去!”战士们喊着。
  正犹豫间,忽然跑来一个人,是张九,他到了跟前说道:“鲁奇,我来扔炸雷包,你让狙击手打炸雷包,明白吗?”
  鲁奇没见过九哥扔炸雷包,他表情呆滞的看着张九,“什么意思?九哥。”
  “你看好了,准备开枪。”张九说完,抓起炸雷包,低身跑了出去。
  鲁奇猛喊:“龙翔和书童听令!盯好九哥的炸雷包。”
  “是!”
  张九已跑到阵地前沿,他大力挥出炸雷包,就在雷包将要落地那一刹那,龙翔和书童同时开枪了。他们的枪法真给力,炸雷包轰的一声,周边敌军和重机枪一起哑火。
  鲁奇大为吃惊!“九哥行啊,这绝活不赖!”
  张九开始扔出第二个炸雷包,就在龙翔和书童打炸第二个炸雷包时,鲁奇说道:“你们看好了九哥,我要命令冲锋了!”
  “是!”他们双双回应。
  “吹冲锋号,给我冲过去!”鲁奇大喊。
  激荡人心的冲锋号吹响了,鲁奇这拼命三郎,真若拼起命来,他比谁都猛!他再次蛇形跑位,一马当先的冲向任庄阵地。
  和鲁奇比勇猛,谁都比不过他,他有一个班的狙击手悉心照料!这是牛林和绫音很早就立下的规矩,只要鲁奇敢冲出去,这一个班立马什么都不再打,只打瞄准鲁奇的敌军。
  要不鲁奇每次都觉得他幸运,不是他幸运,是护着他的人太多了。
  任庄很快哑火了,大队人马踏着敌军尸体而过,冲向沁阳县城,冲向怀府路。
  怀府路日军守备营有点悲剧了!不大点个县城,震耳欲聋的枪炮声,把县城里百姓的底火点燃了。他们都以为八路军解放沁阳县城来了,个个手里拿着锄头棍棒冲了出来。
  临近的老百姓揭竿而起了!一窝蜂似的冲向怀府路。太悲剧了!他们被日军的火舌无情的摧残!怀府路一路上尸骨如山。
  邵大壮看在眼里,瞬时急红了眼,“妈蛋!兄弟们,给我冲过去……”
  彻底凉凉…没有章法的战斗,只能让赴死的人成倍增加!邵大壮忍不住又喊:“停!停手!”
  他不冲了,根本冲不动,敌军整齐有序的掷弹筒,三八大盖,重机枪等一顿洗礼!根本没有漏网存活的人。
  当鲁奇赶到怀府路,他震惊了!远远的大喊:“邵大壮,你这是啥意思?拿人命不当人吗?!”
  “鲁奇兄弟,你骂的对,我邵大壮不还嘴!过后我再给你赔礼。”
  鲁奇压住心中怒火,双手一挥,大喊:“突击队兄弟们,给我分散上制高点!”
  一声令下,所有战士呼啦一下分散开,队伍里还有一个女将,竟然是曲飞燕。她手脚麻溜的奔跑,蹿房上瓦。
  鲁奇看到她了,心里不免一阵难过!他不能看见曲飞燕,看到曲飞燕,就能想起郝大成。他顿时眼睛酸涩,用手捏了捏眉心。旁边有人说话:“鲁奇大哥,你怎么了?”
  转头一看,是慕月,他忙道:“没事,没事!”
  眨眼间功夫,怀府路被突击队控制了所有制高点。这时鲁奇猛地心头一动,转而问道:“慕月,有鼓没有?”
  “鼓?”慕月头蒙了,继而又道:“有,文艺队那里有。”
  “跑去拿来,我要敲着鼓进日军守备营!”
  ……
  “咚…咚…咚!”鲁奇胸前挂着大鼓,边敲边喊道:“突击队战士们,鼓点代表枪声,一鼓一人头!”
  大家伙都听到了,但没人说话,说话会暴露位置。鲁奇抡起鼓槌,开始擂起大鼓来,这鼓点由慢到快,由松到密,他尽兴的敲击着大鼓!
  伴随着鼓声,是狙击手们犀利的枪声,他们一枪一爆头。这鼓点成了催命鼓,成了鬼子的丧钟!
  守备营日军被吓住了,这胆魄,这气势!只有鲁奇,世间再无第二人!日军个个胆战心惊!他们没想到,这个人竟然沉醉在敲鼓中。紧密的鼓点下,是敌军成片的倒地。
  突然,身后一阵快马狂奔而来,肖文的骑兵等不及了,他大喊着冲了过来,“鲁奇,可以收割了!”肖文喊着,纵马跨了过去。
  反方向的邵大壮一看时机已到,振臂大喊:“冲啊…冲锋号,吹起来……”
  日军蒙了,纷纷从裤裆里抽出白布,齐刷刷的举起,迎风飘扬。他们举白旗了,没想到,这日军的兜裆布,竟然还有这功能!
  沁阳县真的解放了,但这只是假解放,因为这县城根本守不住。方文英大队人马,押着日军俘虏,开进了就近的神农山。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