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袖刺 > 第一百七十六章:敲竹杠
不多会,曲飞燕又进来了,她问:“对今天的小姑娘啥印象?”
  
  “不知道,目前还看不出来。”
  
  “她好像有点想接近你,对吧?”曲飞燕又问。
  
  “有点,我不会给她机会的。即便这女孩不错,我也只会给书童创造机会,书童喜欢她。”
  
  “你今天发现什么了?”曲飞燕再问。
  
  鲁奇这时陷入沉思中,他没有接话。过了片刻,转而说道:“这样,我让书童重新去开房了。今晚你住酒店,我们几个爷们,找澡堂子住去。”
  
  “为什么?你要放着她吗?”
  
  “有点,嫂子你自己住这里,小心一点,多观察着动静。”
  
  曲飞燕起身,在屋里原地踱步……
  
  “世上唯一不被女人迷惑的,估计就你鲁奇了。因为你不缺女人,对吧?”曲飞燕笑看着他。
  
  鲁奇一捂脸,“哪里,嫂子你瞎说啥!”
  
  “我说的是事实!”她说完又问:“我想要今天那把枪,可以给我吗?”
  
  “当然可以啦!一会你去找胡东要,他正爱不释手呢!你就说我说了,枪归你了。”
  
  “嘻嘻!谢谢小叔子了,哈哈!”曲飞燕说完,欢快出屋去了。
  
  鲁奇此时唯一的疑问,就是那个摔跤手裤子里面的兜裆布。因为绫音曾经说过,她们日本有一项运动,叫相扑。
  
  所以冲着这点,他不敢掉以轻心!尤其是钟筠留学日本,更让他怀疑,这个集散仓库的老板钟平,到底能不能靠得住。
  
  为了打消自己心中疑虑,鲁奇决定自己先单独干了。任务不能停,到了晚上,他要先到下家巷去。
  
  那里是支队提供的日军藏匿化武的地方,当然这个地址是钟平提供的。鲁奇还是对军统不放心!他总感觉军统里面的关系网太复杂。
  
  鲁奇让书童领着特战队战士们先去泡澡堂,他和金斗以及盛事,连夜前往下家巷。
  
  这个下家巷,其实就是日军的一个临时仓库,里面有驻军。日军为了安全起见,把下家巷都给清空了。据情报所说,这里面驻扎着一个中队。
  
  鲁奇来这里的目的,是想要对已有情报做初步判断,看看手里现有的情报是否真实。现在是晚上,想要一下摸清下家巷,有点难度。
  
  江边上,他告诉金斗和盛事:“我去临时雇用一条小船,一会你们看看能不能抓一个舌头回来,咱们把舌头带江里去。”
  
  金斗和盛事点头同意,他们转身往下家巷走去。路上金斗问:“咱们只是抓个小兵,应该不难吧?”
  
  盛事一愣神,“不好说,咱们指定进不去下家巷。”
  
  “这样,咱们到了地方先观察观察再说。”
  
  他们二人还没到下家巷,老远就看到那条路是被封着的。转头朝旁边看看,有一个卖水饺摊。
  
  “省事哥,走,吃碗水饺去。”
  
  “你可又饿了?”
  
  “闲着也是闲着,坐那里先看看再说。”金斗说着,走到水饺摊,“掌柜的,来碗饺子。”
  
  “好的!”
  
  不多会,水饺上来了,他二人再一看,明明是馄饨,怎么叫水饺?
  
  金斗想要再问,盛事拦住了,“好了,别问了,问多了不好!”
  
  可能他怕对方觉察到自己是外地人,其实人家早知道他们不是本地人了,金斗张口要水饺那会就知道了。
  
  水饺摊主问道:“这水饺是不是和你们想象的不一样?”
  
  “嗯,是,正想问呢!”金斗接话。
  
  “我们这里没有馄饨,老话都叫水饺。”看来人家猜到了他俩的疑问。
  
  盛事一看既然说到这里了,那就多问一句吧,“麻烦问一下,这街里怎么没人呢?”
  
  “你指的是前面巷子里吧?”摊主接话。
  
  “是啊!”
  
  “那里面你们可别进去,进去就是死啊!”
  
  “怎么?”
  
  摊主走过来低声说道:“那里面有日军,把守的严着呢!你往巷口进一步,立马吃子弹。”
  
  “哟…这么厉害!”盛事故作惊讶。
  
  “那当然了,这个巷子被清空好几个月了。”
  
  “那…你在这里做买卖,不怕呀?”金斗问道。
  
  “当然怕了,我是逼不得已!我本来在县城做的好好的,日本人非要我搬到这里来,说是就近能吃到我的水饺。你说我有多难吧!”摊主说着,脸上一副委屈表情。
  
  卖水饺的说到这里,金斗和盛事对视了一眼,盛事顺着话题又问:“要求您搬到这里来的人,一定是个大官吧?”
  
  “那是,一般小兵也不会这么做啊!”
  
  “那……那个大官是这巷子里的头目?”
  
  “不好说,反正他的级别挺高的。他不出来,都是下属打好了包,给他送回去。”
  
  没想到,他们无意间吃了顿水饺,竟然打听出来这么一条重要消息!金斗忙问:“那大官叫啥?他一般都啥时候来取饭?”
  
  摊主愣了,“你们要干吗?可不敢害我啊!我家里有老有小呢!”
  
  “没有没有,问问,随便问的。”盛事忙打圆场。
  
  过了会,他俩也吃差不多了,准备结账要走。摊主又走过来,坐下低语:“我可以告诉你们,但是我要点好处!万一你们把这里面搞出来事了,我好携家带口跑路。”
  
  这真是太叫人无语了……
  
  金斗的瘪豆眼突然闪亮,“可以啊!您是走江湖的吧?眼水这么毒!”
  
  “嘿嘿!告诉你们吧,来我这里吃水饺的中国人不多,一天到晚见不到几个人。你们两个外地人,无缘无故的跑这里吃顿饺子啊!谁信哪!”
  
  “高,真叫一个高!”盛事对着摊主竖起大拇指。
  
  金斗一看事情到了这一步,看来这敲竹杠还真得让人家敲一下了。他从身上拿出几个大洋,说道:“我们这是吃了顿天价水饺啊!”
  
  “哈哈!”摊主捂嘴笑了。
  
  金斗又道:“这样,这个消息,你先不用说。我们既然问,就要问个大的!这是定钱,你收好。等回头再来,一条小黄鱼伺候!并且保证让你安全脱身。”
  
  这时巷子里好像有人往外出,摊主忙说:“你们快走,日本人疑心重,他们看见你们就不好了!”
  
  “好!你忙,告辞!”金斗和盛事起身,匆忙向江边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