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袖刺 > 第一百零八章:余庆华倒苦水

  肖文已电令三十一师,以最大速度朝温县会合。下一站,才是重头戏!他们要打掉一个日军大队,来慰籍死难者的英灵。
  整个豫西抗日支队也跟着全出动了,太行山纵队已就位,他们枕戈待旦,等待着鲁奇到来。
  方文英发来电报,说他们已在站街镇等待会师。这时肖文再次送来喜讯,说驻扎偃师的国军九十四师会出来支援。这的确是一个令人振奋的消息,因为他们的退路有了,打完鬼子后,可以走偃师绕道伊洛河,顺流回巩县。
  鲁奇这些人是真累了,坐在车里一头睡了过去。时间很短,军车走了大概几十公里,不能再走了,因为大丰镇有日军设卡。
  鲁奇是真舍不得车后面拖挂这两门大炮,可以说是崭新的。他想要把大炮运到站街镇去,可是前面的路卡是日军大丰镇军站,人家早已接到命令,严阵以待,等着他们往上撞呢!
  鲁奇让报务员发报给方文英,看这两门大炮能不能保住。对方很快传来消息,说让他们绕道汜水镇,到了那里自会有人接应。
  到了地方一看,接应的人是余庆华。鲁奇见面即问晓惠在哪里,余庆华说晓惠在站街镇等他。
  没想到的是,这大炮过黄河可是费了老鼻子劲了。汜水镇发动百姓连夜扎竹筏,愣是用牛车把大炮拉上连排竹筏,再让对岸河滩上的几头牛和村民一起,合力把大炮拉过了黄河。
  鲁奇很是震惊!这八路军发动群众的力量真不是盖的,太给力了!连肖文的骑兵队也一起坐着竹筏过了黄河。
  鲁奇不禁又问余庆华:“这大炮费这么大劲过了河,到了站街镇还得再拉过去啊!这可是……”
  “鲁奇兄弟放心!站街那边已经在安排了,保证让大炮再过去黄河,痛打小日本,哈哈!”余庆华笑着答复。
  鲁奇伸出大拇指给了个赞,“威武!”
  余庆华安排他们在汜水镇吃了顿饭,鲁奇饭后不再多停留,随即要告辞。
  没想到余庆华私下拉着鲁奇的手,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鲁兄弟,红区时候的事我得向你道个歉!尤其是杜三对弟妹的伤害,我深表歉意!人非圣贤,孰能无过!现在国共已是大家庭了,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
  他不提还好,鲁奇估计已经忘了。他这么一提,鲁奇倒是又想起来了。猛地一皱眉头来了句:“余老哥,这事不会和你有牵扯吧?呵呵!”
  余庆华立即恢复严肃表情,“胡说八道,这帽子岂能胡乱扣,弄不好是要害死人的!我是让你……”
  他说了一半说不下去了,起身原地走了两步,又道:“这件事情到现在,区里还在一直做政审,有污点的人一概不予以重用。我上了那五人名单啊!兄弟!要不是这事,打小日本我满心壮志想上战场,都是被你害的呀!”
  余庆华的脸瞬时拧成了一张核桃脸,皱巴巴的看着鲁奇,“兄弟行行好,在方政委面前说说好话,让我上前线吧!我宁愿死在战场上,也比这么窝囊的活着好!”
  鲁奇算是听明白了,原来绫音在红区被杜三打伤,余庆华受牵连了。回到内地以后,又发生杜三被毒死的事,他和晓惠一起,被一捋到底了。
  鲁奇没想到余庆华竟然把这事翻出来,忙问:“余老哥,当初那五个人都谁啊?能说吗?”
  “还能有谁,当时红三区军区有俩人,被下放教书去了。其中有一个人还真被调查出来问题了,这俩人有多大问题不知道。南京保卫战时,他们直接带领着自己的亲信队伍,跑战场上杀敌去了,到现在是死是活都不知道。”
  “不过人家再有问题,人家是军区的,和我们这个大队不搭噶!杜三是在我们大队被发现的,当时这个大队管事的就仨人。我和候晓惠,还有队长邵大壮。”
  “邵大壮在这件事发生后,一气之下跑进了太行山,自己组建游击队去了。说要用行动来表示自己的赤胆忠心!说起来这邵大壮,他可是你从开封监狱,首批提出来的十个人啊!你救晓惠时,里面就有他。”
  鲁奇这才恍然大悟,余庆华提起的邵大壮,他瞬时想到了,因为当初晓惠让他救的十个人里,排第一的就是他。
  “余老哥,那剩下的就是你和晓惠了呗!”鲁奇迷茫的说。
  “对呀!要不你说,这算啥事嘛!你把你自己喜欢的人,都扣缸里去了!”余庆华说着是一拍大腿。
  鲁奇这会有点啼笑皆非了…“余老哥,这事还真不能怪我,俗话说清者自清。杜三那啥货色,日本人一来,就做汉奸的人,竟然能跑到你们队伍里去,你就是换个傻子也想不通啊!”
  余庆华瞬时笑了,“好了,都过去的事了。我没别的意思,晓惠有你,你和那个日本女人,长久不了,这我算准了的。”
  “晓惠早晚还有你撑腰!她一个女人家,什么前程不前程的,在你跟前不重要了。我也可以私下告诉你,这仗过后,这豫西抗日支队,就是你鲁奇兄弟的天下了。”
  鲁奇瞪大了眼睛,“不会吧老兄,你这都敢说,方大姐可是……”
  余庆华摆了摆手,“你小子好命,深得方政委赏识,你的事早已在军区里打报告了,从你打完开封后,已经轰动江湖了!”
  余庆华的样子异常夸张,让鲁奇忍俊不禁!很快又心事重重的说:“唉呀,你还不如不告诉我呢!知道吗?官职越大,责任越重!我鲁奇还想清闲几天呢!”
  余庆华指了指鲁奇,“你呀!让我都嫉妒的慌!战功,女人,你一个不少。顺便你得意的同时,帮我在上面通通气,放我一马吧!我是真心想打小日本啊!我是英雄无用武之地啊!”
  余庆华的脸瞬时又拧一块了,苦水都要拧出来……
  “这样,老哥,如果我要是真如你所说,那叫什么来着?青……”
  “青云直上!”余庆华补充。
  “对!到那时咱们再说,现在考虑这些为时尚早,眼下先把这一仗打好再说。行吧老哥?”
  “好好好!我就等的老弟你这句话呀!等着,我送你们走。”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