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袖刺 > 第六十四章:结婚

  奉天(沈阳),体真带着麻架妞,在这大街小巷里转来转去的有一个月了。他和麻架妞现在也算是产生了感情,他们一行四个人,还有金斗和马佳花,每天都在不停的打探着消息。
  然而鲁奇就好像人间蒸发了一样,再也没有他的任何消息。这里已是冰天雪地,冻的要命!体真要是没有麻架妞陪在身边,估计他也快撑不下去了。
  这天金斗终于打探出来消息,他好像看到了鲁奇,还出入公众场合,和绫音就像是一对伉俪,感觉很亲密的样子!
  报纸上开始出现他和绫音的合影照,看上去像是一对夫妻。体真不敢想,他想象不到鲁奇这样的人会做汉奸?这是他绝对不敢想的!鲁奇和绫音的合影照,也随之传遍了整个东北,甚至流向关内。
  这让继续在开封潜伏的晓惠看在眼里,心里是无比痛苦!她不知道鲁奇到底经历了什么,怎么就去了东北?怎么会和一个日本女人在一起?他到底发生了什么?
  晓惠决定走一趟黑龙洞,把这里面的事情搞清楚。当她到了黑龙洞,听说石秀英已故一年多了,她心里忍不住是嚎啕大哭起来……
  她可怜可悲的是,鲁奇到现在都不知道,自己妻子已经走了。而且害石秀英的人,就是他身边的日本女人。晓惠看着鲁奇的女儿,她想带走小女孩,可是曲飞燕没有同意。
  晓惠决定向上级打报告了,她想通过在东北的抗联,看能不能打听出来鲁奇到底在干什么。
  国内的内战还在继续中,国军的围剿一天都没有停歇。
  突然有一天,淞沪抗战爆发了,这为红色革命提供了难得的喘息机会。国军一致枪口对外,要在沪杭地区和日军决一死战。
  鲁奇的消息传了回来,他和绫音结婚了,但目前没有发现他有对付抗日战线的同志,好像就是不作为,也不管事,整天就是一个游手好闲的公子哥。
  鲁奇和体真见上面了,依然还是师兄弟俩。体真和麻架妞成为夫妻,就住在鲁奇的公寓附近。
  绫音这么长时间以来为了绑住鲁奇,可以说是挖空了心思。她每天都在给他吃一种药,这种药吃了以后就只剩下睡觉。还好,没有给他吃鸦片,已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鲁奇刚开始总是昏昏欲睡,后来他学聪明了,当着绫音的面吞下药,待绫音走后,再把药从喉咙里掏出来。绫音假如中途来看他,他就爬上床去装睡。慢慢的,这对鲁奇来说,成了一种习惯,可以说是家常便饭。
  转瞬间他的身份大变,他都不敢想有一天见到了自己兄弟们,他们会怎样看待他。还好,有自己的师哥理解他,并不离左右的陪伴他。
  淞沪抗战的爆发,藤森原匆匆去了上海。这为鲁奇提供了难得的喘息机会,他要找到时机,准备南逃了……
  然而,这天体真送来一个消息,说石秀英已去世一年有余。而且害她的人,就是绫音。鲁奇听到这晴天霹雳般的噩耗!再也压制不住心中的怒火!
  他一把掐住了绫音脖子,“告诉我,为什么?她对你那么好!就像看待自己妹妹一样,你却害了她,你的心是狗养的吗?”
  绫音得知她害死的是石秀英时,当场瘫软跪下了…“我不知道啊!我不知道为何毒死的是秀英嫂子。你把煤矿炸了,还炸死了所有的技术人员。我蒙受如此大辱,我当时就想着让你身边的人都去死!可是我没想要秀英嫂子死啊…啊啊……”
  绫音已泣不成声,她负有愧疚感的,开始慢慢说出了她的身份,来历……
  藤森绫音,日本黑龙会成员,从小和哥哥一起受训。后来哥哥考入陆军大学,毕业后接受家族委托,来中国发展。然而他们始终是黑龙会成员,为黑龙会服务甚至卖命,是他们的准则!
  黑龙会是日本军国主义右翼团体,服务战争是他们的第一要务。绫音在中国一直在哥哥的庇护下生存,可以说没有哥哥,她都不敢想像自己的命运。
  中日战争爆发,黑龙会必须义无反顾的投入对华战争。绫音的任务就是鲁奇,如果没有鲁奇,或者说她在鲁奇这里的失败。那么她的下一站,很可能就会被派去交际场,去接近国府高官做情人,更严重的可能会是艺伎!
  这是她的使命,无论哪里需要,她都要赴汤蹈火!碰到鲁奇这个任务,可以说是她绫音的万幸!至少鲁奇不会伤害她,她也深知没有鲁奇,她早已不是自己了。
  她为什么要拼了命把鲁奇追回来,因为鲁奇回不来,她的命运就会同样波折!这不是任何人能控制的,连他的哥哥,都没有这样的权利。
  因为黑龙会的势力太庞大了!这个组织可以凌驾于日本军政机关之上,臭名昭著的板垣征四郎,土肥原贤二,皆是黑龙会旗下门生。
  鲁奇听完了绫音的诉说,闭着眼睛在床上飞速思索着……下一步该怎么办,藤森原去了上海,必须要趁机离开了。这时又想到了石秀英的死,内心是无尽痛楚,翻滚不停!
  突然,又想到了自己那可怜的女儿小豆豆…他好像没有一天守在她身边。女儿没了娘,这又是一种什么样的苦!他一天都不能再待下去了,他得动身了。
  下来床,他一把掐着绫音双肩,“助我逃走,小豆豆太可怜了!她没了娘,我必须要回去。”
  绫音泪眼迷离的点头,“哥哥去了上海,他已发电报回来,要我们都过去,那里遭到中国军队大规模抵抗。”
  “是真正的兵团作战吗?”鲁奇问。
  “是的,双方都在不停的增兵。”
  鲁奇再次望着眼前的绫音,这一年多来,为了稳住她,他不得不娶了她。藤森原多次在背后鼓动,要鲁奇回十一军,继续跟随肖文。肖文所在的十一军,现在已改为第七方面军了。
  “你能说说你今后的打算吗?直接说。”鲁奇问。
  “这样的,哥哥要咱们南下去和第七军会合,他要你……”
  “不用说,我明白,我想问你下一步的打算?甚至立场!如果你继续服务黑龙会,那我们恐怕……”
  “我知道,知道!”绫音又说:“你不会为我们工作的,但是我若离开黑龙会,那么我就会上了他们的击杀名单。所以我们能不能,假意同意。他们之所以没有在报纸上公开刊登你投降叛变的消息,就是觉得你还有用。”
  “那他们怎么会相信呢?”鲁奇又问。
  “因为你身边有我,我现在还是你的监督人。”绫音回答。
  鲁奇起身满屋来回转悠起来,摇了摇头道:“蓝衣社的甄别工作很麻烦的!恐怕带着你,他们不会让我接近肖文。”
  “哥哥早已替你规划好了,一个满洲国高官,他这次和咱们同一趟列车南下。我们身边会跟随四名黑龙会成员,是来真的,你要杀掉他们,并且杀掉这位满洲国高官,当做投名状,去见肖文。”
  “这位满洲国高官挺冤的呵!估计他对你们没有什么利用价值了吧?”鲁奇浅笑着。
  “有,他是个死忠分子,我们日本人骨子里是瞧不起叛变的人的。所以……”
  “可是我要先回去看小豆豆啊!这么长时间了,她没有娘,再没有爹,那是一种啥滋味!”鲁奇说完跟着脸色又凝重起来!
  “可以,我也去,我去赎罪,给秀英姐赔罪!哪怕杀了我,也认了!”
  鲁奇讪笑看着她,“你到底是什么样的人?你要做双面间谍吗?”
  绫音闪烁着眼睛眨巴两下,“我该说的都说完了,活在这个世间,是我的悲哀!遇到你,我不后悔!没有你,才是我的凄惨人生。”
  “看出来了,你也算是很务实的了,你就不怕给你哥哥带来灾祸?”
  绫音摇了摇头,“哥哥是具有大和民族武士道精神的人,和我不一样。我属于是已经看透了的人,跟着他们,我没有幸福可言!”
  “好吧,那…咱们收拾东西,准备出发。另外,帮我通知我师哥,要他陪同南下。”
  “这我明白,我会安排的。”绫音说完,起身鞠了一躬,一身和服的转身小碎步离开了。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