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袖刺 > 第一章:两小无猜

  坡子岭,靠近三岔口的缓坡路边上,到处开满了黄灿灿的油菜花。满眼的油菜花顺着缓坡一直延伸到山腰,看上去使人无比沉醉、流连忘返!身处油菜花地里,就像进入了梦境里,让人心旷神怡、美不胜收!
  缓坡的不远处是一道深沟,沟里是静静流淌的山涧溪水,汇聚而成的清凉湖水。湖面很平静,清澈见底。油菜花地里有两个孩童在追逐着、嬉戏着、打闹着。
  “奇哥哥,你要是追上我,我长大了就给你做媳妇。嘻嘻!”
  “哼!你已经是我媳妇了,我的晓惠媳妇,看你往哪里跑。”
  两个人一前一后的往前方不远处的窝棚跑去,这个窝棚是平日里山上放羊歇息的。突然,小女孩好像被石头绊了一跤,摔倒在地上。身后的男孩见状赶忙跑过来,“晓惠妹妹,怎么了?你没事吧?”
  “没事,奇哥,我好好的。”
  男孩伸手拉她起来,两人手拉着手往窝棚走去……
  忽然,女孩好像感觉到什么,“别动,奇哥,窝棚里好像有人。”
  男孩立即拉着她趴下,一点一点的在油菜花地里爬行。没待接近窝棚,从窝棚里传来延绵不断的喘息声……
  “啊…我的死鬼呀!你折腾死老娘吧……”男的没有声音,只是在呼呼的喘着……
  偷听的一对孩童立即捂起了耳朵,羞煞的把头埋在油菜花地里。他们听出来声音是谁了,窝棚里偷情的一对男女,男的是小男孩鲁奇的父亲,鲁定君。女的是女孩候晓惠的后娘,孙妙香。
  男孩鲁奇反应过来后,立时有点恼火!父亲背着母亲在这里偷情,他能不生气!起身想要过去…被晓惠拽住了,她摇了摇头,不让做声,鲁奇只好隐忍着又趴了下来。
  过了许久……窝棚里接近了尾声。一对男女整理好衣装,满面彩云的携手走了出来。两个孩童没有动,看着他们渐渐走远……
  这时女孩起身一把抓住男孩衣领,说道:“告诉你,不许向任何人提起,这是对你好!否则我爹那脾气你也知道,他要是知道了,你爹没活路!”
  男孩愤怒的眼睛看着她,点了点头,“晓惠我知道,我得告诉我娘,不然他们以后肯定没有好果子吃!”
  女孩跟着点点头,又说:“走吧,咱们也该回去了,不然他们一会该来找咱们了。”
  两人再次携手朝家中走去……
  孙妙香是侯沟村大户侯越娶的续房。他的原配夫人,候晓惠她娘,几年前因为脑中风去世了。侯越因为侯沟发现煤窑,这几年间发家致富了。人近中年的侯越凭着自己财大气粗,又续了一房。妙龄芳华的孙妙香,就是他百里挑一娶来的美娇娘。
  然而,年方二八的孙妙香,和侯越相差二十多岁。她因为鲁定君经常来往于侯沟打短工,又和侯家走的挺近,两家子关系相对融洽!所以孙妙香不时的带着晓惠来鲁村玩。
  鲁定君是血气方刚的壮汉,他可不是什么吃素的主,早就对孙妙香的勾魂气质所吸引,可以说是垂涎三尺!两个人一来二去,眉来眼去的,慢慢的勾搭一块儿了。
  孙妙香已从当年的妙龄女子转变为火辣人母,她对鲁定君的情意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隔三差五的必带着晓惠和自己孩子来窜门。然而,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早早埋下的祸患,早晚会有爆发的一天。
  当侯越从家丁口中得知孙妙香给自己戴了绿帽子,气的胡子吹多高!直接把孙妙香打了个半死!卧床不起。他誓言不割下鲁定君的脑袋,将没脸在侯沟立足。
  此时晓惠已知道后娘的事情被捅破,她跌跌撞撞的跑来鲁村报信,让鲁奇全家赶快离开。鲁定君偷情之事,鲁奇母亲早已知道,她早就劝他尽快收手,否则会天降大祸!现在说什么都晚了,一家三口慌慌张张的来不及仔细收拾,即夺门而逃!
  他们已逃下坡子岭,这时鲁定君说道:“你们娘俩先走,我后脚追你们。往五垛头方向走,不要拐弯,我去去就来。”
  鲁奇母亲愤怒的看着他,问:“你要干什么?你不要命了吗?”
  “我怕孙妙香有闪失,我得趁天黑回去看看,她要是没事我就回来了。”鲁定君回答。
  “我告诉你,一旦你进了侯沟,你将没命再活着走出来,你好自为之吧!”鲁奇母亲气呼呼的说完离开了。鲁奇想喊住爹,却被娘一把拉走了,眼看着爹返身而去。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