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袖刺 > 第一百五十七章:母子出城
曲飞燕和盛事乔装打扮,扮成一对前往县城走亲戚的中年夫妻,他们很轻松的过了日军的检查站。
  
  按照鲁奇提供的信息,他们首先要到东关街上的县府门前,找一组招工启事。招工启事上只要写有粮店招工,他们就得去粮店街上的正光粮店去面谈。
  
  没想到这尉氏县交通站搞得挺复杂的,应该是接头之人挺谨慎的。
  
  曲飞燕见到粮店负责招工的工头,即说自己来找活。工头问她能干啥?她说自己会消除虫害,而且是祖传秘方。
  
  工头一听即说让她把药配好了再来,要试试功效,才能决定是否录用。并且说位于十字街上,有个药铺,那里的药品最全,让她明天再去。
  
  曲飞燕故作道谢,继而离去。找交通站可真够费劲的了,绕来绕去的挺繁琐。
  
  第二天,曲飞燕和盛事前往十字街药铺。应该是这药铺掌柜的已得到消息了,今天是掌柜的亲自坐堂。
  
  掌柜的问需要什么药?曲飞燕说要棉花籽和油茶籽。这些药都有点偏邪性,尤其是想要孩子的夫妻不能服用,所以问的人一般很少。
  
  暗号终于对上了,掌柜的示意伙计挂出牌子,“临时盘点。”并把曲飞燕和盛事请进后屋。
  
  他们进屋刚坐下,掌柜即问:“不是说鲁奇要来吗?怎么……”
  
  曲飞燕忙说:“县城突然封锁戒严,鲁奇有所担心!所以才让我们先来探路。”
  
  “哦哦,戒严封锁的事我知道。”掌柜接话:“军区传来消息,说让鲁奇尽管进城,就地蛰伏,等待消息,目前我所知道的就这么多。”
  
  “可是我们好几十个人呢啊!这么多人进城,怕引起日军怀疑。”曲飞燕说道。
  
  掌柜跟着犹豫了…叹了声气,又道:“其实我都安排好了,让鲁奇等人随着粮店运粮车进城。谁曾想鲁奇一把火烧了日军粮仓,这运粮食进城,也临时搁浅了。”
  
  曲飞燕猛地又问:“为什么见面要拐个弯,先去粮店?”
  
  掌柜继而笑道:“咱们的一位同志在正光粮店,他在那里是个管事的。由于这粮店是日本人开的,那里不容易引起日军猜疑,所以见面地点选在那里。让你们折腾一圈,抱歉了!”
  
  “哦,呵呵!没关系。”曲飞燕笑道。又问:“那下一步该……”
  
  “这样的,估计到了晚上,粮店的日本掌柜那里就会有消息了。因为城外总不送来粮食,这粮店维持不了几天运转。应该是到了晚上,就有个准信了。”
  
  傍晚时分,粮店来了个伙计,他告诉药铺掌柜,说粮店掌柜和县里的太君打过招呼了,后天出城去运粮。让鲁奇在七里村等候,他们运粮回来后,接鲁奇进城。
  
  事情办到这一步,曲飞燕和盛事的任务也就基本完成了。现在还要尽快回去通知鲁奇,让他耐心等候运粮队过去接他。
  
  问题又来了,他们怎么出城?县城内戒严,出也出不去。药铺掌柜没办法,他也送不出去人。
  
  这下只能盛事自己想主意了,盛事告诉药铺掌柜,让他照顾好曲飞燕,他要自己去闯一闯出城的路。
  
  曲飞燕要求陪同一起去,被盛事拒绝了,说自己一个人,总会想来办法。带上曲飞燕,他就没把握了。
  
  药铺掌柜的也是劝她,一个女人家,不要去鬼子眼皮底下找事,弄不好就把自己陷进去了。
  
  现在商量出来的一致意见是,晚上不能去闯出城岗哨。因为晚上宵禁,鬼子只要看到大街上有人,立马开枪打死。
  
  一夜无话,第二天盛事去城门口观察。发现只有中国人不能出城,而日籍侨民可以随意出入。侨民到了城门前,只需要亮一下证件就行了。
  
  这让盛事想到一个主意,绑一个日本人送自己出城多好!他对这尉氏县城不熟,也不知道哪里能找来日本人,自己胡乱在街上瞎逛起来。
  
  走着走着,他看到一家店铺,门前有帘子,捂的挺严实,他看不到里面是干什么的。抬头看看门上的字,什么馆?他看不懂。
  
  管他呢,只管闯闯试试去。哪知道刚驻足门前,门里掀帘出来一个男的,远远喊道:“远一点,中国人的,入内拒止!”
  
  我去,盛事心里很不痛快!他没表露出来,头也不回的继续走。他越想越不痛快!什么狗屁玩意啊!还不让中国人进,我非得进去看看不行!
  
  盛事想到这里,拐头又回去。走到这家店铺跟前,远远的瞅着。他在观察地形,想要偷摸进去。
  
  接又继续走,他前后走了两条街,转到这家店铺的后院,猛然发现竟然有人从这家铺子的后门出来。出来这男的一副松松散散的样子,嘴里还哼着日语小调,脸上一副得意表情,美滋滋的样子。
  
  盛事心想,没别的办法了,拿这家伙开刀吧。整死他,穿了他的衣服,拿到他的证件再说。
  
  一时还没想到怎么把他弄死,即便弄死了,尸体扔哪去?他犹犹豫豫的跟着日本人,没有一点头绪。正急切间,他看到日本人原地驻足,点燃一根香烟。这家伙美美的深吸两口,接着往前走。
  
  还没走几步,这人叼着烟卷竟然进了路边的厕所。这真是天赐良机啊!得来的机会岂能放过,活该这家伙倒霉!盛事从身上拿出刮脸刀,快速的跟了过去……
  
  这盛事杀人可真有一套,里面竟然没有半点动静!又过了会,厕所里出来一个小孩,肩上扛着一个包裹,跟个调皮孩子似的,一蹦三跳着往回走去。
  
  盛事这缩骨功真是太给力了!他找到一处僻静角落,穿上日本人的衣服,转眼间又变成一个大人。顺手朝衣服口袋里摸去,摸到一盒香烟,一盒火柴,还有一副墨镜。
  
  再继续摸,什么都没有了。不对吧?这日本人证件哪去了?不会是刚才在厕所里杀那个日本人,连人带证件一起扔茅坑里去了吧!
  
  盛事一下子有点急了,本想着可以大大方方出城了,现在没有证件,这该咋办?
  
  眼下只能再回到原地,去那个什么馆了。他戴上墨镜,晕了吧唧的走到那家店铺后门,驻足门前,心想该咋进去啊?
  
  忽然,后门竟然自己开了……从门内出来一个女人,身穿和服。她鞠了一躬,即递过来一个小本,“您回来找这个,是吗?”
  
  哟!这应该是那人的证件。盛事赶忙接过来,扶了扶鼻梁上的墨镜,稍稍弯腰瞅着……这女的怎么把自己的妆画的那么丑,就跟那死人似的!除了两片小嘴红红的。
  
  “你是中国人?”盛事不经意开口问了句。
  
  盛事这一句问话,一下子把自己暴露了!他杀掉的那个日本人应该不会说中国话。女的猛地一哆嗦,“你……”
  
  盛事知道自己暴露了,也来不及了,他拿出刮脸刀,架在了这女的脖子上。
  
  “不许喊叫,你随我过来!”
  
  女的战战兢兢的点头,跟着他一路小碎步的往前走。盛事又说:“既然你知道了,那你就辛苦一趟,送我出趟城。”
  
  “好的,不杀我就行!”女的唯唯诺诺的附和。
  
  “对了,你那里面是干什么的?”盛事又问。
  
  “那是…艺伎馆,男人……”
  
  “好了,别说了,我帮你换个词,是妓院,对不?”
  
  “也不全是的,里面有才艺……”
  
  “得得得,我不信那套!你是干那个的,是吧?”
  
  女的低头不语,盛事又问:“你是中国人?被逼的?”
  
  “也算是,我是从朝鲜被带来的。”
  
  “哦哦,那你的中文……?”
  
  “我是延边那块的,懂汉语。”女的刚说完又道:“你们要是打县城,请求你们解救里面的姐妹,他们抓了好多女孩在里面。”
  
  盛事愣了,忙问:“你怎么知道我是干那个的?”
  
  “我猜的,这两天县城戒严,不就是因为朱仙镇出事了吗?”
  
  “嗯,看来你猜对了。”盛事脸现得意表情。
  
  女的又说:“要不一会城门口,我来说话吧,我怕你说话会暴露。”
  
  盛事看了看眼前女人,猛地想到一个好主意,他说:“要不我做你孩子咋样?”
  
  “啊……”女的惊异万分的看着他。
  
  “哈哈!”盛事笑道:“这附近哪里能换衣服?”
  
  “那里,前面有一个成衣铺,里面掌柜的我认识。”女的说完领着他走向成衣铺。
  
  成衣铺里,过了有一会,从遮帘布里面走出一个少年来,脸蛋看上去还白净白净的。女人和成衣铺掌柜的都蒙了……
  
  少年对着女人使了个眼色,女人捂嘴想笑的跟着他走了出去。路上女人嬉笑着又说:“我叫朴如玉,别把娘的名字忘了哈!”
  
  “知道了,娘!”
  
  朴如玉顿时忍俊不禁,厚厚的妆容脸上,一下子要往下掉粉块。她忙说:“你别让我笑了,我的妆太厚!”
  
  “就是,我就说这好好的人,干嘛画的跟鬼似的。”盛事现在是少年,迈着一口老气龙钟的腔调,让人咋弄都难以接受。
  
  朴如玉快受不了了,“我求你了!别说话了行吗!”
  
  “好好好,不说了。”
  
  没想到,这一对假扮日本人的母子,竟然很顺利的出了城。县城外,朴如玉让盛事一定别忘了救艺伎馆里的姐妹,并且说艺伎馆里有日本浪人打手,让他小心!
  
  盛事哪会在乎什么日本浪人,满口应承下来。说只要他的人进了城,一定把城内守军收拾得劲!
  
  他和朴如玉道别,自己一路跑向七里村,找鲁奇报信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