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袖刺 > 第七十九章:火并洋行

  参与火并人员已全部到位,张九带领着老七一队人从书店街过来。体真带着胖豆走马道街合围。鲁奇和郝大成走正中的寺后街。目的地就一个点,鼓楼广场东北角那栋大楼,楼下就是洋行所在地。楼上的客栈具体住了多少黑龙会成员不清楚,反正人家不对外接客。
  大家商量一致,火拼过后,全都跑向铁塔附近的第七军军营,到那里连夜把人送上列车,奔赴“剿匪”前线。
  当然,张九和郝大成人员继续回山上,自己的大本营不能丢。
  因为不能用枪,这次是真正的白刃战!老办法,凌晨三点,三条街的人同时出发。三条街乌压压的全是人,手里个个拎着大砍刀!这大砍刀不是鲁奇提供的,一下子找不来那么多,这是肖文部队的军刀。
  静悄悄的夜里,参杂着凌乱不齐的脚步声,每走一步都感觉心跳在加速……三方队伍在鼓楼会合的一瞬间,不需要沟通,鲁奇振臂一挥,“冲……”
  张九一队人直冲洋行,大楼的入口处在洋行隔壁,东西各有一个口,东入口平日都锁着,只有西口一个通道。鲁奇冲西口,郝大成东口堵截。
  一个活口不留,见人就是一个字,“砍!”
  这日本人听到冲杀声后,低楼层的来不及准备,大多被剁韭菜一般的收割了。此时大楼里已闻到扑天的血腥味儿,可以说弥漫整栋大楼每个角落。
  二楼厮杀声震天,三楼继续冲,到处听到的是叮叮当当的砍刀碰撞声。这三楼很快被收割。太快了,人海战术,没有下脚地。踹开每个房间门就地一顿屠杀!
  大楼成了地狱,被泼上了红漆,有些为了逃命的日本浪人,直接从窗户上往下跳。跳下来就被郝大成的人一顿洗礼……
  剩下四楼了,没想到人家四楼有个铁栅栏门,门被上了锁。为了节省时间,体真不得不拔出了枪,“当…”一声打掉锁。
  但是,怪异的事发生了,整个四楼的人空了,这么高总不会逃遁吧……最后被细心的金斗发现了,四楼有个天台入口,人家所有人都撤上了天台。
  天台的钢筋直梯也尽被人家砍断了。这一下子急了,一些人甘愿趴在地上做起了人墙堆叠。
  可是天台口太小了,上去一个人刚冒出脑袋,就被人家剁的稀巴烂掉下来。这样不行,不是个办法,鲁奇一声喊停,他自己踩着人堆走上去。
  这时只有他有点胜算了,天台口边上,鲁奇抓起一把铁钉不带露头的往口上飞甩出去……
  “刷刷刷刷……”梨花雨漫空飞舞,天台上传来了阵阵哀嚎声……
  鲁奇从一个胆量小的人手中接过一顶钢盔戴头上,把天台口位置的人清空,四五个壮汉准备合力把他快速的送上去。
  鲁奇双手握满钉子,他准备在发射起跳的那一刻,直接刮钉子雨。
  三、二、一!
  “鲁奇,你听我说,我知道是你,我是藤森原,你的大舅哥!”
  这一声吆喝,差点没把鲁奇发射出去,心都是颤的……
  “鲁奇,我说你听,我们放弃洋行,全部走人。你们放我一马,我保证,在我南下之时,还你一命。我们撤出关外不再回来,国家战争时我们再见,你说如何?”
  “凭什么?我此时杀了你,将来少了一个祸害中国人的人!你没有谈条件的资格!”鲁奇喊道。
  上面半晌没了响应……过了会,藤森原声音传来,“这样吧,我们生死有命,你敢不敢和我来一场真正的决斗?我输了任由你处置,赢了你放我走!”
  按道理鲁奇此时不该答应这样的条件,但是这后面有绫音,如果他不光明正大的应战,那么绫音会在以后说他胜之不武!毕竟这是她血脉相连的哥哥。
  许久…鲁奇说道:“你说吧,我上去还是你下来?”
  “这样,把我的人,全都集中向鼓楼广场。不许杀他们,如果我输了,你再杀也不迟。为了不让你输的太难看,我给你留个面子,你上来,我们私下决斗。我赢了也不出去宣扬你。”
  “呵呵!这是谁给你的自信?你们日本人是不是生来就爱说大话?”鲁奇回话。
  张九突然插话:“这样,我陪你一起上去,我做中间人观战。”
  “成,九哥,相信我输了你不会看我笑话。”
  “哪里话,自家兄弟,不存在!”
  ……
  天台上,三个人,藤森原手握日本刀,他说:“我在日本专攻剑道,你随意,用砍刀什么都行。”
  “不行!”张九立即制止,“鲁奇不是兵器高手,这是他短板,你们赤手空拳。”
  这让鲁奇想到了,他唯一的熟练兵器就是少林棍,因为他在少林习武院看到最多的就是少林棍法。他忙道:“如果我今天带棍子了,我可以同意你用刀,所以咱们还是老老实实的用拳头说话吧!”
  藤森原一笑,摘下了他的学者眼镜,“你以前碰到的日本浪人,都是不知天高地厚的低阶武士。我是出身黑龙会,毕业于日本陆军学院的高阶国手,你当心了!”
  这家伙平日里就是一身日本和服,今天他不例外的还是一身武士道服。他已双手握拳,扎好架势,“可以开始了!”
  鲁奇还是不先出手之人,因为藤森原的身手他没见过。假如张九能和他比试一场的话,鲁奇可能心里还有点底。现在他也不敢大意,他们互相围着转起圈来……
  高手过招必须试探,两个人都不肯出手。鲁奇感觉到了,这家伙的武学造诣不低,对方不莽撞出手,鲁奇的压力反而越来越大……
  张九看不下去了,大喊:“三、二、一,出拳!”
  一声令下,这俩人似乎形成了默契,藤森原一拳兜头过来,鲁奇出的脚,一脚正蹬。腿长占优势,藤森原躬身欲拽脚,脚没拽住,他就着身势往前撞,想一膀子顶上去。鲁奇闪身后退,对方没撞上,身势回不来,一把又抱腰上去了。
  鲁奇被抱腰,这事态严重了!鲁奇紧跟着抱对方腰上硬撑,不让他把自己抱起来。拳头朝对方腰上打去……打一拳又抱上。两人成了斗急的公牛,绞合在了一起。
  奈何人家是真正的柔道出身,藤森原憋足了气力,生生的抱着鲁奇挺起身来。鲁奇脚空了,被动了……没办法,雨点般的拳头在他头上和身上砸了起来。
  晚了,藤森原一声大喝,“呀啊……”他抱紧了鲁奇的腰猛跑,速度在加快,他在冲刺,最后脚下一纵,连着他自己一块往地上砸……
  身下的鲁奇吃不消了,“咣咚…”一声,心肺欲裂,苦水都要出来……这是他出道以来挨的最惨的一次。比起张九那次,扔他一骨碌还狠!
  张九看不下去了,紧忙跑过去,“让开,我看看我兄弟有事没!”
  藤森原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他气喘吁吁的爬起来,伸出一只手,“来吧,我的小姑爷。”
  鲁奇就差骨头没碎了,现在发现鲁奇的短板,其实就在蛮横的摔跤上,他的体格不占优势。真正的无限制级较量就是这样,这就是一场MMA,混合格斗。
  眼睁睁看着一场胜利化为乌有,只能认输。一个大魔头,放虎归山了……鲁奇在日后可能要付出十倍的代价,来对付这所谓的“大舅哥!”
  开封城内的日本人都走了,虽然没有杀掉藤森原,但目前来说,这颗洋行的毒瘤,算是暂时拔除了。
  鲁奇把俱乐部交给了郝大成和张九共同经营,他们哥俩互相监督,决不让毒患再次流入俱乐部。有了这个俱乐部,山上那少量兄弟们的口粮,算是保住了。
  俗话说养兵千日,用兵一时。保住这些山里兄弟们,以及黑龙洞和青龙峡的势力,也是为了日后未雨绸缪。因为这些人放回山里,那么个个会变成一只老虎。即便天上的龙下来,也要被咬上一口。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