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袖刺 > 第一百六十六章:新的任务
鲁奇到了涉村军区,方文英还因为他把赵正放在后方负责生产,而责怪他。说人家堂堂一个军区指导员,跑去给你抓生产去了。
  
  鲁奇只是附和笑笑,没有接话。方文英又道:“说说吧,下一步的行动,你准备怎么干?”
  
  鲁奇没有直接回答她的话,而是从口袋里取出一个信封,递给了她。
  
  方文英茫然的接过信封,“这什么意思?”
  
  “哦,这是我的,入党申请书,呵呵!”
  
  “哟!可以啊你,啥时候觉悟提高了哈!”方文英说着打开了信封,当面打开来看。
  
  看着看着,方文英的眉头皱一块儿了。啪的一下,她把稿纸拍在了桌子上,“不行!这份申请书我当面驳回!这不是你个人写的东西。”
  
  鲁奇傻了,蒙着头说:“我的政委大姐诶!我觉悟早就有了,这申请书不就是走个形式嘛!太繁琐了,你就…别难为我了。”
  
  “谁告诉你这是走形式?你把他给我叫出来!这入党是一件很庄重的事情,岂能是儿戏!”
  
  她说完又道:“知道吗?你这份申请书是要拿到党代会上研究的。我即便帮你通过,到了李书记那里,还是驳回。”
  
  鲁奇无语了,他没想到这入党申请书这么重要!
  
  “好吧,大姐,我拿回去重写,写完了我再来。”
  
  他把稿纸叠好,装进信封,想要离开。方文英忙说:“咱们怎么说着说着,咋就说跑题了呢!你的下一步计划有了吗?”
  
  “我还没想好,最近脑子比较乱。”
  
  “你先别走,你回来,我给你看一些东西。”方文英说着,从抽屉里取出一些照片。又说:“看看吧,看看日军的兽行!”
  
  鲁奇茫然的走过来,拿起照片刚看一眼,连忙捂住了嘴巴,“这啥嘛!这么恶心!”
  
  “好,那我就告诉你,日军使用了化学武器,这是近期在宜昌战场发生的化学战。”
  
  “方大姐你继续,我不太懂。”
  
  方文英缓步在屋里走动,又道:“化学武器是可以通过人类接触,空气大面积传播的。接触到的人,就是你看到的照片上的症状。皮肤溃烂,烧伤,口腔粘膜溃烂,肺部感染!总之,我们的医学技术无法救治,而且病人非常痛苦!”
  
  “知道了,方大姐,我们曾经在尉氏县,往日军的水井里投放过一种泻药,制造一种假瘟疫,但这个是来真的!”
  
  方文英点头,“是的,这个危害非常大!”
  
  “大姐你给我看照片的目的是?”鲁奇迷惑的又问。
  
  “好,既然你没有想好下一步行动,我帮你想好了,这就是你下一步要做的事。”
  
  “什么意思?”鲁奇茫然。
  
  方文英拿出一张地图,说道:“靠近武汉的长江边上,有一个镇,叫团风镇,就是这里。”
  
  她指向地图,又道:“日军在这里储存化武,用于即将开始的宜昌之战。”
  
  “我该怎么做?大姐。”
  
  “好,下一步就是你的行动,你听好了。”方文英继续慢慢叙述起来……
  
  总之,日军想要打通宜昌水道,用于威慑上游重庆。尤其是想要对重庆进行轰炸,夺取宜昌,是日军的重中之重!
  
  他们在团风镇藏匿化武,就是为了对付在宜昌鏖战的张自忠部队。
  
  鲁奇最终明白了他即将执行的任务,可谓是极度凶险!而且是长途跋涉。
  
  方文英最后告诉他:“如果你徒步穿越敌占区,等你到了那里,估计仗也打完了。所以这次你的行动是国统区委派,飞机空降敌占区。所以……”
  
  “等等,你说啥?方大姐,你让我上天?从天上落下来?”鲁奇显得异常兴奋。
  
  方文英笑了,“是的,据说这次点名要你前往团风镇的,是总裁!我们整个军区里,获得青天白日勋章的,只有你一个。”
  
  鲁奇此时没有再考虑任务的风险性,就因为他能上天!他把什么都忘的一干二净。他已沉溺在遐想中,脸上露出难掩愉悦的表情!
  
  “鲁奇!”方文英猛地喊道。
  
  “在!”
  
  “这不是你想象中的美好!这个任务九死一生!我差点阻止你去执行这个任务,请你慎重对待,全盘考虑!”
  
  “呃呃…知道了,政委,我现在还没有头绪,我回去想想再说。”
  
  方文英面色凝重的看着他,“都需要谁?人员你指定。”
  
  鲁奇想了想,“有一个人很重要,在通许县的省事大哥,他必须回来。”
  
  “好!还有一点,空降训练,我们没有条件训练你。所以……”
  
  “嗯,我知道,就看我的悟性和造化了,对吧?大姐。”
  
  方文英再次点头,“盛事的事情,我想办法让他回来,你尽快考虑你的行动。总之,你走之前,我需要你的行动计划。如果计划不通过,我会取消你的行动。”
  
  “明白,大姐,没别的事我先回去了。”
  
  “走吧走吧!”
  
  ……
  
  鲁奇兴冲冲的朝门外走去,刚出了屋门,猛地撞见了慕月,她问:“又接到什么任务了?”
  
  “哦,这个…暂时保密!”
  
  “还保密!”慕月一脸不痛快。
  
  鲁奇若无其事的把手放在口袋里,又摸到了信封。猛地看了看慕月,边走边说道:“有件事需要你帮忙。”
  
  “你说。”
  
  “这个,帮我看看,怎么写合适,我顾不上了。”他说着,把那份入党申请书,递进了慕月手中。
  
  慕月随意抽出来一看,不禁然的笑了,“行啊你!有上进心了。我回去看看,顺便帮你整理一下。”
  
  “嗯,那谢谢了!”鲁奇说着往回走。
  
  “你要回去吗?不说说这次啥任务?”慕月又问。
  
  鲁奇回过头来想了想,“我倒是还有一件事情,能不能找洛阳十五军,借一个降落伞。这样,你回去找方大姐问一下,我就不去了。”
  
  “啥意思?”慕月怔愣。
  
  “唉呀,你尽管去,大姐要是给你说了,你就知道了。”鲁奇说完自顾走了。
  
  慕月兴味索然的站在那里,自语:“什么事嘛!神神秘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