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袖刺 > 第一百六十三章:陷入重围
鲁奇在听到东面的炮火之后,开始突围。他们这队老费劲了,为了突围,他让那些艺伎馆的女人们全都伪装成护士。
  
  鲁奇和金斗,以及龙翔和书童,都扮成了大夫。让队员们扮成得了瘟疫的伤兵,从医院里劫来一辆救护车,驾车向着城外开去。
  
  如果放在平时,他们这么突围,一定会被阻拦讯问。可现在盛事的人正在东面不停的开炮,炮火声早已让这些日军按耐不住,都跑过去支援去了。一看是救护车,没人再搭理。
  
  早知道突围这样轻松,何必让盛事等人费这么大周折呢!应该说,没有盛事的炮火,救护车早就被拦停了。
  
  可是,前方有一场大难在等着他们,那就是早已等待的藤森原。
  
  天亮了,救护车在朝西行驶,藤森原在龙湖营地已得知,有一辆救护车开了过来。
  
  他跟着诡异一笑,心里明白了,这一定是鲁奇。看来跟自己妹夫这一次交手,算是他对抗鲁奇的处女作了!
  
  藤森原立即吩咐,所有近卫队以及全体战士,待救护车走进包围圈后,立即开火!不需要问询,打掉它。
  
  看来鲁奇要吃亏,他亏就亏在自己不知道对面是藤森原。假如知道,他说啥也不会这么大大咧咧的开进日军封锁线。
  
  此时车厢里的一堆女人在叽叽喳喳,兴高采烈的说着话。她们都很兴奋,以为很快就能出敌占区了。
  
  突然,一阵密集的枪声响起,“叮…当当当……”子弹穿透车厢,打在了几个女人身上。其中以乌梅为首的几个女人,立时倒下,躺在了血泊中。
  
  “趴下!都给我趴下。”书童命令式的喊道。
  
  剩下的人全趴下了,趴在车厢地板上,没人敢再动。敌军还在不停射击,车厢上一阵紧凑的,噼里啪啦的枪声,“当当当当……”
  
  死亡人数在增加,连同特战队的人也在损耗。救护车停下不走了,最难过的是,驾车的司机是龙翔,他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眉心中弹!
  
  鲁奇就在副驾驶,他蜷缩在下面,满眼泪的看着一动不动的龙翔,嘴巴哆嗦着,“龙兄弟,龙兄弟啊……”
  
  车厢后面传来了金斗的声音,“鲁奇,前面啥情况?”
  
  鲁奇深吸一口气,答到:“我们…可能中埋伏了。现在都不要动,也不要开枪。把飞刀都拿出来,只要敌军靠近,打掉!”
  
  “明白了,你自己在前边小心点!可不敢大意,能撑就撑下去。”金斗嘱咐道。
  
  果真如此,在一阵密集的枪声之后,敌军开始向车体靠拢。救护车的后门被打开了,几名日军刚露头,即被一阵飞刀爆头。
  
  剩下的敌军也不敢靠近了,对着车体又是一阵突突……此时金斗早已命令活着的人,把尸体堆积在车厢两边,抵挡子弹。
  
  他们的人员消耗很大,活着的人,男男女女的只剩下十几个。
  
  好像没有人再对着驾驶室开枪,不知道为什么?假如敌兵对着驾驶室一阵突突,鲁奇恐怕早已归西了。
  
  “鲁奇…你还活着没有?吱声!”金斗又喊。
  
  “活着呢,他们没有对驾驶室开枪。”
  
  “咦…这是为啥?”书童问。
  
  “我也在想为啥,你们继续坚持。”鲁奇已开始在龙翔身上摸索,他想看看他身上有啥遗物。摸着摸着,在他怀里摸到一个小本,他颤巍巍的打开来看。
  
  首先看到夹层里掉出来一张照片,拿在手中一看,是慕月的照片。他凄惨的笑了,“兄弟,真对不住,没想到你喜欢她。否则这次回去,我一定帮你……”
  
  “鲁奇,你在嘀咕啥?快想办法啊!我们不能就这么交代在这里啊!”金斗在后车厢又喊。
  
  “知道,你们别急,现在对方啥来路没搞清。我们现在不能动,动一步就是死鱼!耐心点等!”
  
  “我说你这家伙真能沉得住气啊!那个…龙翔啥情况啊?怎么没有听到他吭声?”金斗又问。
  
  鲁奇再次深吸一口气,长吁一声,“龙翔兄弟,走了!”
  
  这一句话不打紧,后面的书童哭了,泪止不住的往下淌……
  
  “龙哥呀龙哥!叫我咋说你!早就让你向慕月表白,可你……”书童恨的咬牙切齿的,拳头在地板上擂起来。
  
  “好了!书童,你冷静点!生死有命,我们早就说过了的,以后谁走都正常。”金斗在劝慰着。
  
  忽然,驾驶室里传来一声枪响,“当…”的一声。紧跟着挡风玻璃“刷拉拉……”碎片散落在驾驶室四周。
  
  “鲁奇,啥情况?怎么对你开枪了?”金斗问。
  
  “我不知道啊!他们如果想要消灭我很容易!看来对方不想让我死,他好像在对我警告!”
  
  “那…我们现在咋办?”金斗又问。
  
  “金斗哥,现在我告诉你,我们这次指定是输了。敌方情况不明,我们只能拖延时间,看对方啥目的,别无他法!”
  
  一车人没了动静,剩下那活着的几个女人,趴在地板上瑟瑟发抖!她们不敢大声哭,只能小声抽泣着。
  
  突然,远远的传来了声音:“鲁奇,我是你大舅哥呀!怎么样?这一次,你是不是变成死鱼了?哈哈!”
  
  鲁奇彻底明白了,他掉入了藤森原的包围圈。他低着头喊道:“既然你还承认自己是大舅哥,那我就露头了,好吗?”
  
  “可以,你不抬头一样可以杀掉你,所以你就大胆抬头吧!”
  
  鲁奇慢慢的抬起了头,他看到了,车体周围里三层外三层的敌军,他们早就被包围了。
  
  他大大咧咧的伸出了脑袋,车窗外喊道:“大舅哥,动一动,让我看到你。”
  
  “往这里看,我在这里。”正前方不远处的人堆里,藤森原拿着一面红旗在挥舞。
  
  “这是你们八路军的军旗,怎么样?我的战功不错吧?哈哈!”
  
  鲁奇又喊:“你敢不敢过来?咱们面谈。”
  
  “我不敢,你有钉子,还有袖刺,你擒贼先擒王,我可怎么办!”
  
  “呵呵!我都已经认输了,还有必要对你这么做吗!”
  
  “这…好吧,我这就来。”
  
  藤森原话音刚落,正要走过来。忽然,一阵密集的枪声,炸雷声,打了过来。
  
  “当当…嗒嗒嗒…轰轰……”这突如其来的短兵相交,藤森原蒙了!转而一看,驰来一队骑兵,为首的是赵松。
  
  “天哪!鲁奇,你真好命!这次你不算输,我们有机会再来过。再会!”藤森原说完,一声号令,带着队伍跑了。
  
  “哈哈哈哈……大舅哥,再会!”鲁奇这不是笑,他在哭!没想到,自己阴差阳错的捡条命!这得来的救援好比是甘露。不!是一杯涩涩的苦酒。让人肝肠寸断!
  
  付出的代价太大了!加上龙翔以及特战队战士,还有那些女人,被打死人接近二十多个。
  
  赵松的骑兵队后面跟的就是张九的队伍,没想到的是,他们救了鲁奇一次,让他立于不败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