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袖刺 > 第二章:砍头

  娘俩到了五垛头没再继续走,而是投店住了下来。鲁奇牵挂父亲,怕他有闪失,央求着娘让自己跑回去看看。鲁母死活不同意,最后鲁奇说道:“娘,即便以后你不和爹过了,也要知道爹是死是活!山里的路我都熟,我跑的快,只要打听到爹的消息我就再跑回来。”
  十三四岁的孩子,难得如此懂事。鲁母拗不过,只好说:“你记住,不需要亲自到侯沟,只需要跑到下沟你二叔家,让他去打听即可。”
  鲁奇点头应是,慌慌张张的趁着夜又返回去了。
  鲁村分为上沟和下沟,鲁奇家在上沟,他二叔家在下沟,小孩子一脚深一脚浅的在山坡子上行走着。他不能走大路了,只能翻过马背山坡子岭,下到二叔家去。
  二叔家到了,鲁奇抬手敲门,“当当当……”
  “谁啊?”二叔提着油灯走了出来。
  “二叔,是我,小奇。”
  “你怎么又回来了?”二叔慌里慌张的赶紧开门。
  鲁奇入院进屋即问:“我爹啥消息?知道吗?”
  二叔一脸阴郁,愁眉苦脸的说:“你爹太逞能了,跑到人家侯沟,愣要偷偷带人家孙妙香跑。那会是容易的呀!再说孙妙香被打的下不来床,他要背着人家跑!唉…我是后来才听侯沟过来的人说的,你爹被逮了,明天要割了头挂到老君岭庙堂前去。”
  鲁奇浑身感觉一阵晴空霹雳!哆嗦了下说:“二叔,有办法救我爹吗?”
  二叔摇了摇头,“我也没办法呀!侯家人多势众,哪是我能抵得过的啊!”
  鲁奇一脸焦急的样子看着二叔,二叔又说:“小孩子家,不要管大人的事,他是死是活,都是活该,跟你没关系!你快走吧,免得侯家发现你,斩草除根就麻烦了!”
  鲁奇倔掘的说:“不行,无论我爹是死是活,我都要见到他才安心!我得回去给娘一个交代。”
  “这样,你睡觉,明天,明天我想办法再去打听打听。”二叔接话。
  最后没办法,只能在二叔的要求下,卧床睡觉。这个夜他彻夜难眠,牵挂着爹的生死,辗转反侧。
  天刚刚闻得鸡叫,鲁奇是一骨碌爬起来,小脸啥都顾不上,即走出房门,迎面即撞上二叔走进来。二叔刚从外面回来,像是已得到什么消息。
  “小家伙,告诉你,你爹已被押往老君岭庙堂了,看来侯家这次要动真格的!你还是快走吧,这里不要再管了。他日你变强大了,再回来找侯家寻仇也算!”二叔急匆匆的说着。
  “不,不行!我要去老君岭,看到爹才行!”他的脸有点红通通的感觉,这和他一夜没怎么睡也有关系。
  “你去送死啊!他杀了你爹,岂能放过你!”
  小鲁奇不管那么多,倔强的转身跑出去多远…“我必须要去老君岭,再见了二叔!”说完他是头也不回的跑出院去……
  鲁奇是肚子空空的,什么也没吃,一路黑着眼圈,呼哧呼哧的跑向老君岭。到了老君岭庙堂,没敢近前,远远的趴在山坡子上往下瞧去……
  这一眼不看还好,一眼过后,他是天旋地转,当场晕了过去……
  砍杀父亲的刀正好落了下去……血溅当场!这残忍一幕被小鲁奇看的真真切切!侯家罔顾王法,私行家刑,砍杀了自己的父亲!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被一阵轻拍拍醒了……缓缓睁眼一看,是候晓惠。她说:“你快走吧,刚才我也在这上面,跑过来你就昏了过去。”
  “你给我滚开……”鲁奇狠狠的瞪着候晓惠。
  说罢转头一看,父亲挂着辫子的头,悬在了庙堂外……他哆嗦着泪眼成行,抽搐着说:“我要把爹的头,带走!”
  “不行的!下面有人看守,我爹扬言要悬挂三天,你下去会没命的!”候晓惠急切切的眼神看着他。
  鲁奇已哭的不成样子,双手深深的抓在地上泥土里,“爹成这个样子,叫我何以为人!”
  他起身要再次冲下去,突然脑后“砰…”的一声,他被打昏了。二叔走上前来抱起他,说道:“小姑娘,你快回去吧,他日这孩子长大若来寻仇,希望你到时担待!”
  “二叔,我知道,我劝过我爹了,劝不动!我越劝,他越上火!我也没办法,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成这样了。”
  二叔不再接话,抱着鲁奇,转身匆匆而去。他已不敢再回家,只好带着鲁奇,要把他安全送到五垛头。
  鲁奇浑身颤栗着扑进母亲怀里,嚎啕大哭起来……
  刚没哭两声,二叔从外面返身又回来了,“你们快跑,山上人寻着追来了,他们要斩草除根!这里决不能停留了。”
  “谢谢你了,二弟。”鲁母擦了擦泪,抓起包裹,拉着鲁奇,向着无尽的大山里跑去……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