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袖刺 > 第一百五十一章:遭遇偷袭

  鲁奇接走晓惠和一对儿女,再次回到黑龙洞。他好不容易盼来了一家团圆,却总是感觉不出那种圆满的味道。而且内心很不是滋味!好像和预想的少了些什么。
  这点晓惠心里清楚,鲁奇和绫音相处那么多年,怎么可能没有感情。但是她坚信,鲁奇爱的是她,他们是历经各种磨难走在一起的。伤口的愈合,只能交给时间来决定了。
  鲁奇和晓惠在一起,晓惠不愿意住鲁奇在山上的旧居,毕竟这里有着鲁奇过去的故事。她坚持带着孩子们住在缘生谷底,鲁奇若有事可以出谷,但以后缘生谷就是他们的新家了。
  而且牛林媳妇槐花,现在也成了寡妇,晓惠也不忍心让一个女人和孩子,一直孤独生活。
  鲁奇这一仗打的同时失去两个最重要的人,一个是自己的女人,一个是自己最紧密的战友,这等同于折断了鲁奇的左膀右臂。
  到最后他也想明白了,战争怎么可能不死人!从这一刻开始,谁死都很正常,哪怕是自己的全家。
  他要求金斗,体真等所有人,都留下遗书。死了不要牵挂,该吃吃该喝喝,另一半尽快再找下家,没必要过度悲伤。
  大家伙听鲁奇这么说,都想明白了,战争面前,人的生命形同蝼蚁。死了就死了,没啥大不了的!
  为了尽快恢复特战队元气,大家伙投票表决,任命书童为特战队长。为什么不是龙翔呢?龙翔被派往涉村去了,他现在是豫西支队总教练。
  没过多久,赵正从涉村军区回来了,他带来一个女孩子,是慕月。他说慕月非缠着他,要来黑龙洞,她想看看土匪当初发家致富的地方。
  慕月带来了方文英的问候,恭喜鲁奇合家团圆!鲁奇听着这话挺别扭,可能因为绫音离开他没多长时间的原因,总之他这个家庭,的确是来之不易。
  晓惠听了更是一笑了之,虽然他们很圆满,可是这圆满不是那么完美。即便这样,她知足了。
  特战队正式收进来一名女兵和一个娃娃兵,那就是曲飞燕和郝大道。她们母子的枪法已非常了不起了,可以和队伍里任何一名战士一较高下。
  鲁奇心里清楚,这都是日本人造成的恨,尤其是郝大成的死。现在牛林的娃每天也是磨刀霍霍的,指不定哪天也是队伍里的成员了。
  鲁奇感觉到自己是不是快老了,新一代上来的太快了!说不定等到抗战结束,他或许就当上爷爷了。
  慕月认准了鲁奇的钉子,想要向他学习打钉子,鲁奇摘下一片树叶在手中,当场演示给她看,树叶像是长了骨头一般,被很硬朗的打出去。
  鲁奇告诉她,想要学会打钉子,就得先打树叶。慕月听进去了,往后的日子里她傻了,每天跟树叶过不去,她说啥也要把这打钉子的绝活学走。
  ……
  豫西支队传来日军最新动向,说日军在尉氏县向新郑县一带逼近,那里每天都有零星的枪炮声。
  鲁奇扒着地图研究一番,心想日军不会要从南边进犯豫西吧?如果他们绕路过来,起码要过两个县,才能对他这里形成威胁。
  这段时间涉村军区已开始询问下一步行动计划,说要不断的同敌军进行斗争,才能更好的积累经验。
  肖文中间来过山上一次,问鲁奇下次行动是不是还要去豫北?鲁奇回答说没有想好。
  现在豫北新乡和焦作一带又多了一名高级指挥官,那就是藤森原。
  藤森原一直以来并没有过多表现自己的战略战术,鲁奇也是不敢轻举妄动。一个对自己熟悉的敌人,自己却不清楚敌人的用兵之道,这是用兵大忌!弄不好要吃大亏!
  而且这位陆军学院毕业的高材生藤森原,一直善于隐藏。他知道,一旦自己率先动手,那等于把自己**裸的暴露在对手面前。所以他选择不动,静而观之,看你鲁奇往下怎么出招。
  鲁奇看着眼前的沙盘地形,自己也是没有头绪,不知道该从哪里下手。话说回来,这沙盘地形自从他从偃师县回来,方文英已经派人帮他做好了。
  这日小豆豆来找鲁奇,说让他陪着一起去祭奠石秀英。鲁奇当场答应,陪她一起前往。当然,晓惠带着小闯一起来了。
  石秀英走了好多年了,鲁奇每天忙于对敌斗争,根本闲不下心来,去做这些事情。无论再咋说,石秀英是他生命里的第一个女人,而且她走的最不值!
  如果不是时间冲淡了一切,鲁奇最愧疚的当属石秀英。石秀英的墓就在李家沟山门外,埋在这里是当初小豆豆的主意,她要自己的亲娘,亲眼看到鲁奇回来。
  要知道,当初小豆豆不到十岁,可见这个女儿,当初对鲁奇有多大的成见!现在好了,时间能磨合一切,小豆豆重新又认识了自己的爹,她现在非常的爱戴他。
  周围不远处是随同一起来的体真夫妻,和盛事两口子。盛事也真行,愣是把贺苗这个伪军婆娘给搞到手了。俩人现在感情好的很!如胶似漆的。
  体真跑去石秀英墓前烧了几张纸,又回到盛事跟前。再一看盛事在看着什么东西发愣……
  “你咋了?”体真问。
  盛事目不转睛的瞅着不远处的行道树,他慌忙顺着坡道跑下去。走近树前一瞧,他喊道:“体真兄弟,过来下。”
  体真跑过来问咋了?盛事指着这树干说道:“你看这树上,有记号。”
  体真凑近又看一眼,疑惑道:“是有个记号,这记号在哪里见过?”
  “你再想想,谁身上有这记号?”盛事又问。
  体真猛地一捂嘴,“这是黑龙会简单标记,以前绫音手臂上有。”
  体真刚说完,不经意间毛发倒竖,他打了一个冷战,“不会我绫音弟妹……?”
  “不会,这是黑龙会行动标记,这里有危险!你快回去集合队伍过来搜索。”
  体真二话不说的跑向鲁奇等人跟前,“师弟,快回去,有人来犯!”
  话音刚落,一阵冷枪骤然响起,奔着他们射击过来。鲁奇一把扑向两个孩子趴下,正在烧纸的晓惠突然中弹,后背挨了一枪,当场倒地。
  最可怜的是,不经意的贺苗,一下子被乱枪打成了蜂窝,倒地不起。
  鲁奇抓起几根钉子,对着空旷的山坡胡乱打出去。体真趴在地上开始举枪射击,麻架妞反应很机灵,早已卧倒开始还击。
  趴在地上的盛事痛声大喊:“苗啊!我的苗啊……”刚组合成夫妻没多长时间的盛事,再次看着自己爱妻离去。
  他恨死了,对着山坡下一通乱枪,边打边嗷嗷叫着:“啊……啊……”
  山上来人很快,现在常驻山门前的是胖豆,一群人火急火燎的赶了过来。
  鲁奇已起身抱起晓惠,她的后背在冒血,晓惠可怜的眼神望着鲁奇,“我不想死,不想离开你,我们的好日子才……”
  “我知道,我知道!你别说话,保存气力,我们治伤去。”鲁奇说完又大喊:“清理敌军,快通知军医……”
  他抱着晓惠大踏步的往回奔跑,身后的小豆豆和小闯泪流满面,后面紧跟着不停喊娘……
  书童带着特战队赶了过来,体真要求他们绝不能放过任何一个敌人。他和麻架妞牵挂着晓惠,纷纷追了回去。
  盛事新婚妻子离去,他已到了崩溃发疯的边缘,会同着特战队一起追了出去。
  书童在沿路发现,这些日军特战人员,在此地埋伏已不是一天两天了。他们太能伪装了,附近的一草一木,甚至一个石头,都有可能是日军。
  书童没办法,眼看着自己人不停的倒下。尤其是胖豆带下来的人,几乎起身就是死。
  书童急了,大喊道:“全员战士听令,用掷弹筒给我轰过去,一寸空地都不留!”
  李家沟满山坡上,是波涛起伏般的怒浪!无死角无差别的爆雷,地毯式的轰了过去。
  李家沟山门前的漫山遍野,被炸的坑坑洼洼,连一个完整的敌军尸体都找不到。
  唯独盛事找到了一把日军匕首,上面写着:“近卫队。”
  这是怎么回事?吉野近卫还活着?他亲自把吹针射进了吉野眼睛里,吉野如果活着,那绫音呢?盛事不敢想,转身飞跑回去找书童。
  “书童你看看,这是啥意思?”盛事把匕首递给书童。
  书童手里也有东西,是这伙偷袭者的破烂衣物,他们里面穿的当地老百姓衣裳,摸到了李家沟山门。
  书童转身喊道:“豆哥,再派人加大搜索力度,这片区域全部搜完。”
  “放心吧兄弟!”胖豆还在不停的搜索着。
  书童转而回去找鲁奇去了,留下盛事和一帮士兵们,在石秀英坟前不远处,含泪挖起了坑。贺苗就这么一句话也没留下,匆匆走人了。盛事恨的要死!好不容易娶了个趁心媳妇,却没过几天好日子。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