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袖刺 > 第六十八章:思念之痛

  病房里,鲁奇交待完让绫音好好休息,接而长吁短叹的走出病房。门外是伫立等待的牛林、金斗等人。他们都在发愁,这仗根本没法打,那简直是海眼,有多少人都不够往里填的。
  这时鲁奇问具体还剩多少人,张九即说活蹦乱跳的不足八百人。鲁奇痛苦的捂着脸蹲下了,“对不起!我把战事预估的太好了,这次是我的错!我向你们道歉!”
  “看你说哪的话,兄弟,这战场上死人不是很正常的事嘛!再说了,咱们哪能跟天上的飞机斗去啊!那也上不去啊!”张九接话。
  “好了,都别说了,这次我会认真反思的,下一次我要让日军成倍偿还!”鲁奇站起身来刚要走,忽然听到了一个声音……
  “快快,往这边抬,重伤员先手术,把他们往前排队。”
  这个声音太熟悉不过了,鲁奇激灵灵一阵抖动,冲着走廊外跑了出去,到了跟前,他杵在那里不动了……
  女的感觉到了什么,她蓦然转身,眼前的人,让她傻了……两个人瞬间好像都在哽咽!愣在那里说不出话来。
  这场上气氛在凝结,时间在这一刻停顿了…周围的一切都模糊了,只感觉到有些天旋地转的,耳边是不停止的嗡嗡声……
  过了好大一晌…他们才回过神来,晓惠先说话了:“你不是去了东北吗?你的…老婆死了,你娶了仇人做老婆!”
  鲁奇不知道她这话是怎么来的,他不知道这中间晓惠来过山上一次,他缓了缓气息,说道:“我的事情说不清,总之,我这次是来打仗的。我的队伍,也都死的差不多了。”
  “哦!你没啥事吧?”晓惠问。
  “没事,我挺好的。”
  “那…你来医院是?”
  “哦…那个…绫音受伤了,弹片伤,在这里医治。”鲁奇有点支吾的回答。
  “你还和那个日本女人,在一起?”
  鲁奇不知道该咋接话了,没待多想的顺口说道:“有些事情,远比想象的要复杂!不是一句话两句话能说的清的,我倒是觉得你该说说你自己了吧?”
  “哦…我挺好的,一切…都好!”晓惠迟钝的回答着。
  就在这时,一声响亮的喊声,打破了这份沉静,“余念,你在干嘛?大夫催伤员呢!”
  “哦…来啦!”她说话间看着鲁奇,想要转身。就在这时,身后走来一个人,他站在晓惠身后,看着这俩人,一动未动。
  “赵松,肖文咋样了?走,带我去见他。”鲁奇喊道。
  赵松愣在那里未动,他好像有点痴呆了……
  忽然远处又有人喊道:“你们两口子咋回事啊?忙成这样,能不能快点!”是手术室里的大夫在门口催促着。
  “哦,来啦!”
  鲁奇有点晕了…这是什么意思?叫谁两口子呢?目前这里就仨人,莫非……
  “赵松你给我站住!”鲁奇一下子反应过来了。
  赵松立时杵那儿不动了,紧忙道:“我还有点事,你们聊,你们慢慢聊哈。”
  “我让你给我站住!你没听到吗?需要我重复一遍吗?”
  赵松有点难堪的站住,“唉呀…鲁老大,这都忙的跟啥似的,有啥不能回来再说吗!”
  鲁奇快步走上前,一把抓住赵松衣领,“你给我老实交代,你跟晓惠,咋回事?”
  这时张九他们也都凑了过来,体真跟着一句:“赵松兄弟,你最好把事情说清楚,否则你今天的骨头,可能会出点问题!”
  “嗯…我觉得也是,我这老胳膊老腿的,也想活动活动了。”张九跟着补充一句。
  赵松蒙了…他傻在那里不知道该说啥了…忽然,身后的晓惠又跑了回来。她跑上前来一把拉住了鲁奇的手,“你给我松开,我告诉你,他是我丈夫,我现在不叫晓惠了,我叫余念!”
  鲁奇一下子犹如五雷轰顶般的,他的脑袋有点昏了,好像有点看不清对方似的,眯眼看着她…“你说啥?他…他是你…男人?”
  “是的!”
  鲁奇快撑不下去了,天塌了…他浑身有点发软…面条似的,有气无力的,吭哧一句:“赵松,以后,我们不是兄弟!”
  他哆嗦着,有点要背过气去的感觉,哽咽道:“哥哥们,扶我一把,我…回去!”
  鲁奇还在抖,心底的防线彻底被撕破!一点尊严都没有,他在忍,他不想当众丢人!张九赶紧架着他,“兄弟你稳着点,没事哈!”
  旁边的体真忍不住了,回身一拳砸赵松脸上去了…“我草泥马的,畜牲!你给我去死!”
  赵松已倒地,拳头雨点般的落了下去…牛林撸起枪把子就要砸下去……
  “住手……”鲁奇终于吼了出来。转头看着晓惠,又道:“你好…就行!”
  这里一刻也待不下去了,只恨这里没有地缝,不然鲁奇一头就钻下去了!他大吼一声:“啊……”声嘶力竭的跑了出去……
  “奇哥啊…奇哥……”身后是晓惠的哆嗦崩溃的哭喊声,但是鲁奇已听不到了。
  “牛林哥,快去追他。”这时绫音被轮椅推了出来,她虚弱的说着。
  牛林头也不回的追去了……
  绫音又弱弱的道:“晓惠,请你…去我房间,我有话说。”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