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袖刺 > 第一百七十章:家宴
出发前的头一天,鲁奇准备了一桌子菜,和全家人道别。这次他破例找了一瓶酒,要和晓惠对饮。
  
  晓惠一看也真是难得,她还从来没有和鲁奇一块喝过酒。
  
  小豆豆要求跟着喝两杯,被鲁奇制止了。晓惠倒是说:“她娘一身的豪气!你应该把她当男孩子培养,这样她不容易吃亏!”
  
  “呃,那好吧,想喝就喝点吧。”
  
  小豆豆一口酒下肚,顿时把脸蛋喝的红扑扑的,鲁奇和晓惠忍不住笑了起来。
  
  小闯说道:“爹,我能不能喝酒呀?”
  
  “不能,你太小了。”晓惠接话。
  
  鲁奇跟一句:“你把这些肉都吃了,就是最大表现。”
  
  “好吧。”小闯默默不语的动起了筷子。
  
  晓惠举杯又问:“你出发的行程什么的,都安排好了吧?”
  
  “差不多了,总之啊!这次任务过后,我要入党,不给入都不行。这也是肖文走之前,要我必须做的一件事。”
  
  “你这是矜功恃宠!绝对不行。我看你还是老老实实的,写好这份申请书为好!”
  
  “不用你说,我写好了。那个慕月,又帮我整理了下,我照抄了一遍。”
  
  晓惠愣神瞪了他一眼,“你是不是又把我的话当……”
  
  “没有没有,哪敢啊!我前两天想问她来着,可是没说出口。这不是要走了,留在以后再说吧。”鲁奇连忙解释。
  
  “你想问她啥?”晓惠又问。
  
  “我不就是想问问,她…是不是有…那方面……唉呀!总之我是想问明白了,回绝她!可是没问出来。”
  
  晓惠点了点头,“算你还明白事,好吧,这事我来做吧,你不用管了。”
  
  “成,你做了更好!省得我劳神了。”
  
  鲁奇刚说完,小豆豆忙接一句:“爹说的是慕月姐姐是吗?”
  
  “不对,她要我们喊她阿姨。”小闯冷不丁接一句。
  
  “哟呵!这事有点蹊跷了呵!”鲁奇笑道。
  
  晓惠又瞪了他一眼,“看看看,我说啥,这有点问题没有?”
  
  鲁奇会心一笑,“你要是觉得有问题,你就去问,放心大胆的问。不用在乎我啥感受,我保证,不可能!”
  
  “爹,你们在说的啥?”小豆豆问。
  
  “没啥,哈哈!来来来,喝酒。”
  
  小豆豆欣然举杯,和鲁奇碰杯,这次她轻嘬一小口,放桌子上,又说:“爹,我还有件事要说。”
  
  “说!”
  
  “那个,曲大娘前几天给我说……”
  
  “说啥?”鲁奇一阵紧张。
  
  “她说……”小豆豆一时说不出来,有点急了!本来喝了酒的脸蛋红扑扑的,这下更是憋的满脸红!
  
  “行了,别说了!”鲁奇摆手打住了,又看向晓惠,说:“你见了她,应该给她说说,孩子太小,这不是时候。”
  
  “我给她说过了呀!她太轴!说这是她和石秀英生前说好了的,要我不许阻拦!”晓惠也跟着急了。
  
  又说:“这飞燕姐因为大成哥走了,总是怕大道万一日后战死了,后继无人。她心理上有问题,你得尽快给她撮合一个,不然她真的钻牛角尖了。”
  
  鲁奇抬手挠了挠头,“好吧,现在唯一能撮合的就是省事哥。这次执行任务的路上,我侧面点拨点拨。”
  
  “对,她只要心有所依,就不会这么极端了。”晓惠端起酒杯碰了下,自饮起来。
  
  眼看酒足饭饱,鲁奇让小豆豆领着小闯去休息。自己又说道:“这次任务你去不了,你好好在家练习枪法,要有曲飞燕那种韧性。争取下次任务,咱们并肩战斗!”
  
  晓惠瞩目含情的点头,“放心吧!我现在和槐花一块练。其实我在缘生谷底,跟着槐花一起打猎,已经练的差不多了。”
  
  “嗯,那就好!”
  
  两人喝的半醉,上了床准备滚床单,晓惠突然又冒一句:“我现在还担心一件事情。”
  
  “你说!”鲁奇带着酒劲有点饥渴难耐了。
  
  “我怕中标啊!咱俩在一起好的第一次,我就有了小闯。你说我万一要是再……”
  
  “那你啥打算?”鲁奇开始手脚不老实了。
  
  “你别急,听我说。”晓惠推了他一把,又说:“好像以前绫音那里有方子,可以避免。我想……”
  
  “不敢!”鲁奇打断了说:“那东西害人!导致不孕,千万不敢!”
  
  “那万一……”
  
  “万一就万一,真要是万一,你就一直跟着大部队,保证万无一失!”鲁奇说完,急不可耐的扑了上去。
  
  屋里空寂无声,只有一对爱人,无尽缠绵……
  
  ……
  
  第二天,鲁奇要开拔了,他要和自己的队友们,一起前往洛阳十五军机场。他要到那里乘坐军用运输机,前往武汉。
  
  晓惠送走了鲁奇,起身前往军区宿舍,她来到慕月门前,轻轻的敲门,“当当……”
  
  “谁呀?”
  
  “我,晓惠姐。”
  
  “哦,来了。”慕月开了门又问:“有事吗?”
  
  “我可以进去吗?”晓惠驻足门外。
  
  “哦,进来吧。”慕月侧身让过。
  
  屋里很简陋,一张床,一张桌子,外加长条凳上支着一个木箱子。慕月搬了凳子让晓惠坐下,又道:“我给你打点水。”
  
  “不用,不要,你坐下吧。”晓惠接话。
  
  “哦,你说。”慕月坐下。
  
  晓惠看了看她,又说:“开门见山吧,咱们都是女人,不必遮遮掩掩的。你对鲁奇……?”
  
  “怎么了?同志,战友,我崇拜的偶像。不可以吗?”慕月好像隐约感觉到晓惠有来意,她不经大脑过电的说了出来。
  
  晓惠愣住了,过了片刻,又说:“你对我有防备,有那么一点抵触心理。对不对?”
  
  “没有,看你说的。”慕月跟着浅笑。
  
  “好,那我也不绕弯了,我替鲁奇说句话吧。”
  
  “嗯!”慕月点头。
  
  “你鲁奇大哥想要告诉你,不可能!”
  
  慕月脸上瞬间有点挂不住的感觉,牵强的笑了笑,“我和鲁奇大哥之间啥都没说过呀!这话又是从何说起?不过你放心!我也不可能,哈哈!”
  
  她刚嘻哈完,又道:“我只是记录一些英雄事迹,这里面包括在大王庙山谷,其中里面还有晓惠姐你。包括这几次大的行动,我整理完了,给战士们读。这是多好的故事啊!应该说是正面教材。”
  
  “再说了,我崇拜一个人,没有说要嫁给他呀!而且还是有妇之夫,这样对我来说,不好吧!”慕月说完,长吁一口气,有点如释重负的感觉!她抬眼再次看着晓惠。
  
  晓惠点了点头,“好吧,我不说了,你年纪轻轻的,也算是高学历出身,相信你什么都懂。”
  
  “嗯,那是当然!”慕月若无其事的双手交叉放在腿上。
  
  “好了,那不多说了,我就回去了。”晓惠起身往门口走。
  
  “我送送你。”慕月跟着起身。
  
  “不用,留步,走了。”
  
  晓惠出了屋,她隐隐感觉,这姑娘把感情埋的这么深!或许这不是一件好事。她心里清楚,自己当初喜欢一个人时,那就是发自内心的,她不会去掩饰自己。
  
  或许她们两个所处的年龄不同,但一个人脸上写着什么,早晚会表现出来。她心想,反正我告诉你了,至少你做什么事情的时候,应该掂量掂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