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袖刺 > 第一百一十章:战火柔情

  前往曹沟的路上,鲁奇和绫音,以及牛林、体真、金斗等人,同时身穿日军军服。他们一行上百人,清一色的往曹沟日军岗哨走去。
  这些人基本算是从去东北那一天起,一直跟日本人干仗的老人。他们的默契程度,无人可以代替。
  曹沟是第一道封锁线,必须悄无声息的跨过去。岗哨前,鲁奇做为长官不需要多说话,还是绫音打头阵。她告诉哨兵,他们是从武陟县守备队一直追来的。听说对方有大行动,不敢大意,要知会温县大队。
  鲁奇这时拿出了证件,还是那位河野太二的中佐证件。因为河野太二死在黄泛区密林里,所以没人知道他死了。
  这证件还真是挺好用,中佐在小兵面前,真叫一个威风!对方不带多想的,直接放行。
  过了曹沟岗哨,就算进入温县境内了。他们还不能继续往前走,因为下一个岗哨,是五里村炮楼。过了这个炮楼,就进入县城了。
  他们的行动地点,是城内的西关机械旅。机械旅人太多,不能明目张胆去找事。要等八路军用那两门大炮,把曹沟炮楼和五里村炮楼炸了之后,然后再把机械旅的日军支援引出来,他们才能趁乱奔向机械旅。
  现在只能原地等天黑,他们通过八路军提前做好的准备工作,蛰伏在单庄乡亲们家里。单庄的马路对面,就是五里村炮楼。
  这会空挡时间,鲁奇让大家伙歇息一会,养足了精神晚上好干仗。绫音过来问方大姐说点啥?鲁奇说自己想不通的是,好像他和余庆华在一起交谈些什么,方文英好像都猜到了。
  绫音接话:“不是她猜到什么,而是余庆华找你谈话,一定有人上报了。尤其是你可能升官的事情,这本来就不是啥秘密。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你若不升官,那所有人才会感到奇怪呢!方大姐应该是提醒你戒骄戒躁!不要有浮夸之风。”
  “哎哟,这方大姐够老练的呵!好像能一下子看到我肚子里面。”鲁奇接话。
  绫音笑了笑,“她是做啥工作的啊?她是政委,就是管你们这些人思想工作的。”
  “你厉害!”鲁奇竖起大拇指,又道:“好了,我要休息一会了。”
  老乡家的土炕甚是催人睡意,鲁奇瞬间想闭眼睡过去。绫音这时靠过来问:“你和她都说点啥?”
  “呃,没说啥,困了,叫我睡会。”
  “不行,你要是不说也不能睡!”绫音含情脉脉的看着他。
  “啥意思?”鲁奇眯起眼睛。
  绫音趴在他胸前,“人家好久了嘛!”她说完噘起了嘴,一副娇羞欲滴,吹情连连的样子。
  “妈呀…就这一会功夫你也不放过呀!”鲁奇皱眉,诙谐表情的看着她。
  “你扳指头数数,都多长时间了。”绫音抬头说一句,又趴怀里去了。
  鲁奇噗呲一笑,“这叫什么,战前预热?”
  “随你怎么想。”绫音红着脸埋进怀里。
  “好…那我就预热一番,我要把这股雄风,刮向日军大营,哈哈哈……”
  这可真够劲了,本来借人家老乡屋子临时歇脚。可这屋里瞬间彩霞万丈,变成了一对人儿撒欢的地方……似火柔情,满屋芬芳!
  ……
  八路军的炮火如期炸响了,曹沟和五里村炮楼瞬时成了残垣断壁,瓦砾纷飞。
  鲁奇等人快速跨过五里村炮楼,这里已没有任何活着的敌军了,他们过了炮楼,跑到不远处的沟渠边,再次蛰伏下来。
  他们要等机械旅的人过来,很快,机械旅日军增援很迅速,几辆坦克和几卡车士兵,轰轰隆隆的开了赶来。
  就在日军刚到五里村炮楼,早已等待的赵松骑兵队,万马奔腾的对着日军开起了火。他们个个手里端着轻机关,纵马狂奔的突突着火舌。
  不敢突过来太近了,敌军坦克上有重机枪和大炮,人家及时对准赵松骑兵队轰了起来。这火力很猛,骑兵队人仰马翻,瞬间消耗很大。
  “不能恋战,撤!”赵松大喊一声,骑兵队调头朝曹沟方向跑去。
  日军一看对方要跑,开动车辆在后面紧追。骑兵队的使命就是,把这波机械旅的日军引走,引向曹沟,那里成片的八路军在打埋伏。当然,还有肖文的三十一师。
  只要这波机械旅日军敢追过曹沟炮楼,那么等待他们的就是包饺子,一个活的都回不来。
  曹沟炮楼地带成了人间炼狱,大炮对着轰,坦克眼看要碾压过去。亏得肖文从军区调拨来了反坦克弹,瞬间把这几辆坦克炸的四散解体。
  这是美制武器,可以说是肖文费了老鼻子劲,嘴巴都磨破了,上边才给了这么几颗。
  还有几辆坦克,没办法,只能上人了。土办法,抱着雷包往上冲,只要能跑到坦克跟前,那就是胜利。这基本已接近人肉爆弹,有去无回。
  能这么做的只有八路军了,他们个个赴死的勇气无人可比,人死的太多了,一个接一个的往上送。
  八路军队伍里的张九看急眼了,“妈蛋,我带人去,不信搞不定它!”
  张九队伍里有牛林培养出来的神枪手,他回头看着身边的胖豆和老七,说:“把狙击手给我配置好了,一会我跑到地方扔炸雷包,你们给我打炸它!”
  “不可,九哥,你去了回不来咋办!”胖豆忙喊。
  “放心吧!我有特长,你们不知道,给我盯好了。”张九说完,背着炸雷包跑走了。
  他还真有两把刷子,张九接近坦克时不跑了,抓起身上的炸雷包,甩动手臂,“我去你奶奶的……”
  炸雷包被投掷出去,在天空划过一道弧线,奔向坦克,这臂力快赶上投掷冠军了!就在炸雷包接近坦克的一瞬间,身后的狙击手开枪了,轰的一声,滔天热浪!周围五米之内寸草不生。
  张九这臂力立功了,太拽了!谁都没想到他还藏一手。把老七和胖豆高兴的手舞足蹈的,“打…给我冲……”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