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袖刺 > 第十六章:见面即是分手

  大堂里众喽啰兵这时已把候家父女围了起来,为首的一个人说道:“都不许靠近,再靠近一步我就拉响炸雷!”
  “花豹子,你干啥?我还在这里,轮得着你说话吗?”头陀紧忙喊道。
  这花豹子在黑龙洞排行老三,刚才一直在山门死守抵抗。当他看到大炮和山门已被石秀英等人炸开,他是一溜烟跑回大堂,要拿候家父女做挡箭牌。
  鲁奇已跑进大堂,侯晓惠被捆着,她看见鲁奇,当即兴奋叫喊起来:“奇哥,快救我!”
  头陀这时说道:“三弟你听我说,老大已经……”
  就在这节骨眼上,花豹子的头闪了出来,话没来得及说,“当…”的一声枪响,他的头当即被爆掉了!
  这是埋伏在外面的猎户牛林开枪了,当他看到晓惠有生命危险!直接抠动了扳机…晓惠被溅了一脸血,“啊……”的一声叫喊起来……
  场面乱了,控制不住了,情况已然成这样了,那就开干吧!鲁奇手里的铁钉甩手打在了挟持候越的喽啰兵脸上,喽啰兵惨叫着!捂脸就要拉响炸雷!鲁奇又是一钉子直穿对方拉引线的手,紧跟着一个虎扑,扑向对方,弹出袖刺割断引线,袖刺抬手插在了对方脖子上。
  “噗…兹…”鲜血四溅!
  一连串的变化太快了,门外的牛林是一枪一个快步移向屋内!头陀也跟着躲在了门前角落里。
  这时大队人马已扑了进来,石秀英听到大堂内噼里啪啦的,她早已是心急如焚!恨不能插翅飞进大堂!
  “不许动,所有人都不许动!”石秀英紧张的大喊起来。
  当她看到鲁奇安然无恙!心里悬着的一颗心放了下来,“相公诶!你吓死我了!还好你没事,哈哈!”
  场面安静了下来,晓惠擦完脸上的血,缓步走到鲁奇跟前。她看了看石秀英,又看了看鲁奇……
  “你…你成亲了?”说罢眼帘上的泪是汩汩冒了出来……
  “我这么多年都在等着你,你却……好吧好吧!我想我,该走了。”晓惠痛不欲生的转身要走。鲁奇怔愣当场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他内心极为痛苦挣扎,可这是事实,不容争辩!
  在场所有人都哑声了,连石秀英也安静的站在那里。郝大成后脚赶来,也是驻足门外,冷静的瞧着……
  这时,候越起身走到鲁奇身边,他拿起鲁奇弹出袖刺的手,架在了自己脖子上,“小奇,身为长辈,我对不住你全家!后来我也反思了自己的过错!今天我这条老命是你救的,想要,现在你就拿走!”
  鲁奇怔在当场,他没有动,旁边晓惠的眼神还在幽怨的望着他!他极为痛苦的收回了袖刺,捂脸蹲在了地上。他瑟瑟抖动着,抽搐着……
  “你走吧,我答应过师父,不再寻仇!好好照顾晓惠,让她…有个好人家!”鲁奇已泣不成声,满手满眼的泪,浑浊在一起!
  候越对着鲁奇深深鞠了一躬!又道:“小奇你今天以德报怨,大叔我心领了!听着,没有要我的命,我不欠这人情!我带着晓惠回去后,将远走他乡。候家的煤窑,以及技术人员,包括管事的,我都给你留下。这份产业以后归你了,也算我候越,为自己欠的债,做一点弥补吧!”
  说完他看着晓惠,“咱们走吧,你日夜思念的人,现在已然这种局面。走吧,你还年轻,以后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晓惠点了点头,看了看鲁奇,张开双臂,等着鲁奇来抱她。她就像风中摇曳的花枝,期待着他!鲁奇悲泣的上前一把兜进怀里,哽咽着抱紧,两个泪人儿当场哆嗦抖动起来……
  “奇哥,你好好的,我不怨你!这是命,我们…来生再见!”说完她用力掰开鲁奇的手,一把推开,疯一般跑了出去……
  候家父女走了…留下满屋的人怅然若失……
  就在这时,空荡荡的传来一声,“阿弥陀佛…体真和鲁奇随我山门一叙。”
  “是,师父!”他俩不约而同的回话,默默走出了大堂。出门没多远,妙坤大师从路边现出身来,微笑注视着他们二人。
  “奇儿,我首先要告诉你一件事,你母亲那日在家里遇到的,的确是黑龙洞的人。他是花豹子,不过他已死在你们的枪下了。”
  “哦…师父,我娘现在怎样?她在哪里?”鲁奇问。
  “你母亲那日受了点轻伤,被花豹子手下用枪把子砸了一下。她看穿人世,决定不再做你的绊脚石,故而留下书信不辞而别!然而莽撞的你找不到母亲,疯了似的出门寻找她,却没有发现她留在床头的信。另外,她要你放心!她人已在初祖庵出家为尼,要你不必再去看望她。”
  大师说完,递过来鲁母书信,又道:“这封信你闲来时再看吧,下面我要说点别的事。”
  “师父您说。”鲁奇接过书信。
  妙坤大师转而又看了看头陀,“体真,我不再责罚于你,但你也回不去寺院了。今日你与你鲁奇师弟交手,我发现了,你师弟是天才。我没有教过他一招一式,他也从没有拜入少林寺。但是他却将少林禅武发挥的淋漓尽致!应该说,他比你更动脑子。”
  头陀诧然,忙接话:“是的师父,我一直都在怀疑你是不是偏心眼!现在看来,我这师弟的确很了不起!”
  大师笑了笑,“你师弟的拳脚功夫都是从少林习武院看来的,我到今天才发现,武学的最高境界是无招胜有招!你师弟就是这样的人,他更能融会贯通!”
  “师父,您过奖了!”鲁奇忙说。
  大师继续往前走,他长吁一声,又道:“当今世间,黑白不分,群魔乱舞!军阀之间的混战,闹得一天比一天不得安宁!奇儿,你如今已收复三山四寨。我希望你率领这些人,加入少林保卫团,护佑少林寺千年基业。不知道你意下如何?”
  “师父,但凡师父有请求,奇儿绝不敢违抗,奇儿听师父的便是。”
  妙坤大师再次会心一笑,转而又告诉体真:“体真你听好了,你这个师哥,日后要保护你的师弟。记住了,无论任何时候,你死,也要保他活!我希望你改邪归正,和他打出一片正义天地来!”
  “师父放心!只要师父心里还承认弟子,弟子即便赴汤蹈火!也要保鲁兄弟平安一生!”体真激昂答道。
  妙坤大师说完,即和他二人告别,说少林一旦有事,会及时来通知他们。其实,妙坤回寺没多久,便加入了吴佩孚的直系军阀,和冯玉祥领导的北伐军正面刚起来!
  为什么会是这个样子?应该说冯玉祥笃信基督教,他对佛家寺院更是不屑一顾!甚至加以迫害!
  少林寺为了保全寺僧众,在独木难支的情况下,不得不委身于吴佩孚领导的直系军阀。
  鲁奇在这场水深火热的军阀斗争中,渐渐掀开了他人生的另一篇章。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