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袖刺 > 第八十章:分别

  通往西北的列车发出嘶哑的汽笛声,这趟车是通往西安的运兵车,列车整整拉满了一车兵,鲁奇再一次踏上了“剿匪”之路。
  列车上,肖文领着大家坐在了长官车厢,肖文说这几年下来,自己应付差事,不努力剿匪,致使自己的官职也没啥长进。虽然又重新组建了他的三十一师,但终归他还是一个师长。
  鲁奇对这些话题不感兴趣,似听非听的一直望着桌对面的晓惠。过了会,他对着晓惠使了个眼色,说自己方便一下去,两人一前一后的出了车厢。
  这让一个车厢里的绫音,立时脸拉的多长……
  车厢通道处,鲁奇拉着晓惠的手,“你如愿以偿的回到了你的队伍,我呢?我又要见不到你了。这一次分别,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再见到你。我真是……”
  晓惠抬手捂住了他的嘴,皎洁的面庞露出微笑,一双充满希望的眼神看着他,她把手放在自己心口上,说:“放心吧,这里满满的都是你,装不下任何人了,会有那一天,我们并肩战斗。”
  鲁奇忽然有点激动的一把抱她进怀里,“不管了,这么长时间了,亲我也要亲一下!”
  他强行的凑上去,晓惠在挣扎,想要推开,“不行,你看这啥地方,快松开!”
  最终,她拗不过鲁奇,慢慢配合了上去……
  车厢通道里,是列车连接缝隙哐哐当当的碰击声……这种声音像是化作一种美妙的乐声,为这对有情人伴乐,和鸣……
  然而,身后却有一双生气的眼睛,一双快要忍受到极限的眼睛!冷厉的眼神,使人看了不寒而栗!绫音在门边上看到这里,她不再看了,气鼓鼓的转身回车厢去了。
  古城西安,这座古城墙保留最完整的古城,鲁奇一行众人在钟鼓楼一带四处游逛着。等过了西安,晓惠就要奔赴自己的队伍去了。西安是他们相聚的最后一站了。
  目前知道大概的就是,国军和红军在安康汉水一带对垒,红军沿着汉水飘忽不定的和国军玩起了藏猫猫。
  晓惠已经通过电台联系上了他的上级余庆华。余庆华和晓惠约好了在安康交通站会面,这其中包括大姐方文英。他们要在那里渡过汉水,去和红军会合。
  望着这古城西安的夜景,鲁奇是越来越舍不得晓惠离开。他对晓惠的眷恋,致使绫音快到了爆发的边缘!但是鲁奇眼里此时只有晓惠,晓惠曾经提醒过鲁奇,不能太明目张胆,说绫音脸色一直不好看!
  但是鲁奇快要和她分开了,此时他不会去顾忌绫音的感受!他曾和绫音说过,很快他就要和晓惠分开了,希望绫音给予包容。
  这种要求对于绫音来说,是莫名的难熬!她甚至后悔跟着来,还不如跟着哥哥一走了之。
  当初她哥哥曾经劝过她,说中日两国已是水火不容,指不定哪天就是全面战争的爆发。他说绫音做为一个日本人,不想着为天皇尽忠,只顾自己的儿女私情!让她小心有一天会发生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事情。
  藤森原说的不无道理,绫音做为一个日本人,却做了一个中国人的妻子,这分明就是在玩危险游戏!她终有一天会在这上面栽跟头。而且……
  绫音因为任务接近鲁奇,又嫁给鲁奇,她可以说对鲁奇已有了深厚的感情!她不愿意放弃,鲁奇是一个真爷们,虽然她害死了石秀英,但是鲁奇在她面前从来没有再提起过,更别说翻旧账了。她就是认同鲁奇的为人,一个至情至义的真男人!
  绫音走到鲁奇和晓惠跟前,说:“我在这里也是碍事,看着你们我也不舒服!我还是先回客栈了,你们…你们再聊会吧。”
  绫音说完离去了,内心承受着极度煎熬离开了。自从晓惠出现,绫音就没过过一天舒坦日子。虽然她曾经动过想杀人的念头,但她不敢!因为那样鲁奇会真的恨她!甚至除掉她。
  绫音无数次的去找大夫,想要调理身子。就想尽快生个孩子,巩固她和鲁奇的婚姻。可是这不争气的肚子从没有让她达成所愿!可以说连征兆都没有,在这上面她已接近灰心了!
  夜里,凉风习习的,鲁奇和晓惠在返身回客栈的路上。两人无尽的眷恋,说不尽的话。
  这段时间晓惠开始给鲁奇灌输进步思想了,可以说让鲁奇仿佛看到了另一个不一样的世界。这个世界感觉很纯净,没有污染,而且还充满了平等,让人挺向往的。他觉着活在那样一个世界里,一定会很幸福!能够洗涤人的灵魂!让人得到永生。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