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袖刺 > 第一百六十章:猛女动屠刀
第二天,药铺掌柜的带来消息,说粮店管事的同志派人前往艺伎馆里打听,没有找到一个叫麻花的。真实的麻花在两年前已经死了,是被鬼子迫害了!
  
  这事听起来挺瘆人的!朴如玉竟然让鲁奇去寻找一个死人。鲁奇坐不住了,紧忙和曲飞燕乔装前往梁庄,去打听艺伎馆里的详细情况。
  
  梁庄,朴如玉告诉鲁奇,说麻花不是名字,而是一个牌位。店里姐妹为了纪念麻花,为她做的一个牌位,姐妹们经常私下一起缅怀她。也就是说,知道麻花的女人,都是要救的。
  
  这下鲁奇犯难了,这需要专门进去个人,祭拜麻花了。只有祭拜麻花,才能查清哪些女人要救走。
  
  曲飞燕当场表示,愿意在朴如玉的引荐下,进入艺伎馆。朴如玉拿出一只发簪,递给了曲飞燕。说到了艺伎馆,把发簪交进去,自然会有人见她。
  
  鲁奇只好同意曲飞燕进入艺伎馆,并让她一定注意安全!为此鲁奇特意让金斗化身擦鞋匠,蹲守艺伎馆后门。
  
  曲飞燕拿着发簪来到艺伎馆,她很轻松的被带了进去。这帮姐妹中间有一个管事的,叫乌梅,东北人,年龄大了,在里面打杂。主要负责这些姐妹们的衣食住行,抹红描眉什么的。
  
  她问曲飞燕能做些什么?曲飞燕说自己也年龄大了,做个洗衣做饭的婆子就行。安排这些事太简单了,乌梅自己就做主了,当即让她去后院洗衣。
  
  曲飞燕暗里嘱咐乌梅,让姐妹们尽快一起祭拜麻花,说有大行动。
  
  当初组织祭拜麻花,就是乌梅挑的头。她告诉曲飞燕,明天一早,姑娘们下了班,她会把她们全都叫一起,去自己屋祭拜。
  
  曲飞燕只好继续在院子里洗衣,等待第二天到来。
  
  谁曾想,这地方是日军小分队以上军官光顾的地方,经常有喝多酒的日本人来寻开心。
  
  当晚,离奇的事就发生了。一个喝多了的日军少佐,急于上茅厕,找不到茅厕的路。他迷迷瞪瞪的站在后院,直接开始了大撒把。
  
  曲飞燕就在院子里洗衣服,她洗的衣服里,有一部分是鬼子的衣服。她恨都恨不过来呢,还给鬼子洗衣服!她边洗边朝盆子里吐着吐沫。
  
  这鬼子撒尿真会找地方,他根本就没注意,面前有一个曲飞燕在埋头洗衣服。这把曲飞燕臊的,心道,他妈什么玩意!我非骟了你不可!
  
  她抬头盯着日本人,日本人低头看到她了,还在很得意的大撒把。他好像用日语在问:“没见过男人撒尿吗?”
  
  曲飞燕不语,这鬼子突发奇想,竟然…对眼前这个洗衣婆子,产生了遐想……
  
  日本人看出来她听不懂日语,很自得的提上裤子,“你的,跟我过来!”
  
  这机会对曲飞燕来说是千载难逢!她说啥也不会放过,“好呀!去哪?带我去。”
  
  “哇嘎嘎!哟西!味道,有滴。”他攀着曲飞燕的肩,一步三晃的搂着她往房间走去。
  
  进了房间,曲飞燕说玩个特别的,要把他绑起来。也不知道曲飞燕从哪学来的,也可能是山里有人闲来唠嗑时提到过。
  
  鬼子这变态真不是一般的,一听要玩大的,立时高兴的手舞足蹈,让曲飞燕随意绑,并说不要害怕!
  
  这真应了老天爷那句话,不作死就不会死!鬼子乖乖的让曲飞燕把他绑起来。并且还把嘴巴给封起来……说是沉默的生命进行曲!
  
  哦买噶!不知道的还以为曲飞燕是高手!哪里学来的?还是那,估摸着黑龙洞山里有人知道。郝大成若泉下有知,鼻子得气歪!
  
  再往后,曲飞燕让鬼子瞪眼瞅着,拔出了随身匕首。这一顿惨烈洗礼!成了现实版的磨刀霍霍向猪狗!
  
  鬼子疼的直抖!一下子昏了过去,连声音都没发出来。
  
  曲飞燕心想,反正这些女人们明天就聚集了,她就干票大的!她连夜在这艺伎馆里,完成了她的杰作。她给自己的杰作起了个好听的名字,“绝育大手术!”
  
  她连那些艺伎馆里负责安保的日本浪人,都把他一锅端了!
  
  要不说这女人敢狠下心来,比啥都狠!俗话说天下最毒妇人心,估计用在这里不太贴切。但事实是,曲飞燕杀日本人,比男人都狠!
  
  这下乌梅沉不住气了,到了明天所有人都得死!她连夜唤来姐妹们祭拜麻花,期望麻花保佑这些苦难姐妹们,脱离苦海!
  
  曲飞燕在大二天一大早,便把消息告诉了后门外的金斗。金斗听的目瞪口呆,没想到曲飞燕这么有个性!
  
  金斗慌忙跑回药铺,找到鲁奇,道出曲飞燕昨晚干的事……
  
  鲁奇紧忙通知特战队员,让他们再次通知粮店,前往城外运粮。
  
  曲飞燕吩咐这十几个女人,连夜换成大妈装,等待金斗前来会合。
  
  鲁奇一大早带着几十个男男女女,扮成运粮脚夫,前往梁庄。他要在到了梁庄之后,再确定怎么过日军封锁线的事。
  
  曲飞燕一夜之间宰了十几个鬼子,这些鬼子的惨状,可以说个个惨不忍睹!这么大的案子,绝对是惊天大案了!艺伎馆遭血洗,日军恼羞成怒!
  
  鬼子把全县城的老百姓都聚集在一起,要求杀人凶手自己跳出来。否则他们从现在开始,一天杀五个人,直到把县城里的人杀干净为止。
  
  本来想要尽快离去的鲁奇听到这个消息,他震惊了!这日军是要拿全县城的百姓做人质,逼迫屠杀艺伎馆之人现身。
  
  曲飞燕当场表示,一人做事一人当!她绝不连累大家。
  
  鲁奇立即喝止:“你一个女人家出去自守,人家信吗?即便你出去,能救得了这全县城的百姓吗?”
  
  曲飞燕一下子无语了,“那你说咋办?总不能任鬼子胡乱杀人吧!”
  
  鲁奇知道,鬼子在艺伎馆里惹到她了,不然她不会下这么重的手!
  
  他反复的思来想去,必须得把这个消息送出城去。现在唯一能让日军重新披上遮羞布的,只有那些报纸媒体了。只要把他们在县城杀人的消息放出去,鬼子碍于舆论压力,也得收敛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