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袖刺 > 第九章:先取遮阳山

  半个月后,黑龙洞果真传来了消息,黑龙洞老大吴庆,亲自向大雪门递上拜贴,说要带领兄弟们一起前往,搞一场联谊会,并相谈两家结盟之事。
  其实这结盟就是一个圈套,土匪之间结盟,就是一场大鱼吃小鱼的盛宴!大雪门当然也不示弱,你敢来我就开门迎接!你得寸进尺我就关门打狗!他们哪个都不是吃素的主。
  鲁奇一看时机差不多了,不敢再耽搁,随即和石秀英商量着,两人扮成富商夫妻,大摇大摆的走官道,想要再来一次被劫持上山。
  石秀英有着多年干土匪的经历,别看她是女的,她也算是一个火辣悍匪了。不出所料,两人一起被劫上了遮阳山。石秀英不敢露脸,因为遮阳山几个当家的认识她,她捂脸埋头紧紧依偎着鲁奇,装出一副害怕的样子!
  他们被劫上山时已是傍晚,此时头目们都已在饮酒作乐,根本顾不上他们了。鲁奇和石秀英不出意外的被关在了一起,他们手脚都被捆绑着,四周黑乎乎的什么也看不到。
  这时鲁奇弹出了手臂上的袖刺,开始用袖刺割断背绑的绳子。因为袖刺带有轻微的机关响动声音,石秀英知道鲁奇要动手了。她低语:“记住头目们聚会的大厅了吗?”
  “知道,不用说了。”鲁奇暗暗回答。
  石秀英接又说:“那老大胖豆是他外号,实际叫庞斗,大家都喊他豆哥,人最胖的那个一定是他。他没啥智商,就是力气大!你要小心他身边那个军师,一个瘦瘦的小白脸,叫范春,人称春哥。你记清了,这人比较阴!如果你动手的话,先杀春哥,再挟持豆哥。”
  “唉呀!知道了老婆,你都啰嗦好几遍了。你倒是要小心你自己,遮阳山就这一条道,你不解决把门那几个人,万一露了风声,咱们人上不来,等于白瞎!”
  “放心吧乖!我好不容易找个如意郎君,我可不想死那么早,嘻嘻!”
  说完她摸着黑对鲁奇咂上一口,“吧唧…”
  这时石秀英手臂上的背绑也被割开了,鲁奇被她这么一逗,立时春心荡漾!一把抱怀里又啃上了……
  过了会…鲁奇呼呼的喘着推开了,贴着她的脸,附耳低语:“要不是事情紧急!我真想就在这里……这才叫一个刺激呢!得劲!”
  石秀英跟着噗呲呲一声,嘻嘻轻语笑了起来……整个人像柳条似的在他怀里抖了起来……
  笑罢,两人起身摸着黑到门口,门在外面被锁着。石秀英一看这情况,返身又回到屋中央,对着门外嗲啦起来……
  “唉哟!我从小到大都没受过这份罪!都是你,你个挨千刀的,非得着急出门,现在被掳到这里,可咋办呀!哼哼…我的肚子快饿死了,哼哼……”
  门外好像有了动静…两个把门的在外面偷偷笑了起来……忍不住自语道:“这小娘们够骚兴的呵!够味!哈哈哈哈……”
  石秀英猛地又矫情喊道:“外面两位哥哥,求求你们行行好,给我弄点吃的来好吗?我真的好饿,我快撑不住了,哼哼……”
  “好!等着,哥哥这就让你吃个够!哈哈哈……”
  门外好像有人跑开了,一片安静!这时鲁奇一只手已袖刺出鞘,另一只手握着一根钉子。
  过了会,外面人开始窸窸窣窣的开锁,接着又哗啦啦的拉动铁链子…门开了。他们真的手端着托盘,整了两个下酒菜,要即兴喝上一壶!
  鲁奇不再给他们机会了,看着两个人都进屋,他是一手匕首,一手钉子,“滋…滋”两下……全插进了对方咽喉中。
  两人瞬时歪倒…手里的托盘跟着掉了下来,石秀英眼疾手快!挺身接住了托盘,半点声音没发出,全解决了!
  把这俩人放在墙根,装成人票睡着的样子。他们二人跨出屋门,互相挥了挥手,意即行动开始。随后各自猫腰转身,向着不同的方向跑去……
  鲁奇认准了土匪大厅的位置,贴着茅草房的墙根,轻手轻脚的前行着。此时已是夜晚,土匪们根本没想到有危机到来,早已松懈的不成样子。
  鲁奇到了大厅入口侧方,帖耳听到了里面吆五喝六的声音……里面的人在行令划拳。门前连个站岗的都没有,看来他们喝酒已进入即兴状态!他转身跑向大厅侧窗前,这个窗户破烂的只剩下几根窗户撑子。
  慢慢的露出半截头来,瞧到里面大概七八个人。先得认清哪个是老大老二,终于看清了,上座的这位胖豆,竟然还留着一根大清小辫,人是够胖的了。
  再看他左手方,那人是背对着自己,细细瘦瘦的身材,他在和大家惹呵着什么……
  鲁奇心想,干脆就从窗子这里动手吧,离得近,十拿九稳!他从贴身背包里抓出两把钉子,双手同时举起,用力向屋内甩了出去……
  这就像凌空扑来一阵钉雨,“唰唰唰唰……”两把刚甩完,又抓出两把,好家伙!这屋里成了滚烂的开水,一下子炸锅了,“啊…啊啊啊……”
  里面的人个个不成人形了,浑身成了刺猬!他们趴在桌子上和地上,惨痛的鬼哭狼嚎着…哆嗦着打着滚!
  “哪个瞎娘养的啊…我操他八辈祖宗!啊啊……”
  不敢耽搁,鲁奇后退两步,一个加速跑,纵身飞跃向窗户,几根窗户杈被他一下子生生撞开!
  “咔嚓……”一声,他飞进屋内一个猫腰低头打了个滚,起身扑向那个瘦子,手里的袖刺果断刺进他脖子里……可怜这个军师范春,连面都没照,直接见阎王去了。
  别看胖豆人胖,身手挺机灵!虽然他中了几根钉子,但不耽误他拔枪。刚拔出枪,一根钉子又飞了过来,一下钉手上了!他没来得及叫喊…鲁奇一个箭步蹿向胖豆身后,袖刺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别动,动了你先死!”鲁奇大声喊道。
  “不动不动,爷!你是大神,俺不敢!”
  中钉子受伤的人这时都忍着剧痛拔出了枪,外面的喽啰们瞬时赶来,把这里围了个水泄不通!胖豆喊道:“都不许动!听我的,放下枪,等爷开条件。”
  枪都放下了,胖豆再次说道:“这位爷,你想要啥,俺都给你!”他已疼的汗如雨下!浑身在哆嗦着……
  “去,通知寨子里的人全部放下枪,迎接我们的人上山。”鲁奇交代着。
  胖豆抬眼向上瞅了瞅,“爷,敢问咱是哪个宝地过来的?”
  “叫你去赶快去,哪那么多废话!”
  “成,大家伙听豆哥的,放下枪,迎接贵人上山。”胖豆吆喝着。
  外面的枪响了…只是朝天放了两枪,一个粗犷声音喊道:“所有人都放下枪,缴枪不杀!”
  郝大成喊着话,已带领众人扑进了寨子里,身后跟的是石秀英。他二人交代同伙就地收枪,随即大踏步奔进了大厅。
  郝大成进了大厅,胖豆立即认出来了,“好你个郝大成,你竟敢对我遮阳山下黑手!”
  “豆哥见谅!我们本是一家人,我就不说外气话了!今天我来,就是要收编你这遮阳山。咱们兄弟合在一块,人多力量大,能干大事!豆哥你要是同意,我留你一条命,做我郝大成兄弟,我们一起吃香的、喝辣的,一个锅里吃饭。你要是不同意,我就只好送你上路,来年今天就是你的祭日!”
  胖豆此时早已没了原则,他浑身疼的厉害!呲牙咧嘴道:“行,我胖豆今天栽了!以后我跟你混了。有一点,善待我兄弟,赶紧给我们治伤。”
  “爽快!豆哥,伤立即给你治。但你这山上我们得清理完毕后,你们才能正式归队。”
  “知道知道,快给我拔钉子,疼死我了!唉哟…我的妈呀!你这位兄弟下手可真狠呀!”胖豆已快撑不住了。
  郝大成挥手进来几个人,开始逐个给他们拔起钉子来…这一顿钉子拔的,屋里活着的人个个疼的是哭爹叫娘的,甭提啥滋味了!三个字,爽死了!
  郝大成上前拍了拍正在给胖豆拔钉子的鲁奇,“兄弟啊!照你这弄法,咱们离一统江湖不远了,哈哈哈……”
  “大成哥,是这帮人太菜,不够我喝一壶的,呵呵!”
  趴在地上的胖豆紧跟着问:“我说兄弟,你这手打钉子的功夫,应该出自少林寺妙坤大师之手吧?唉哟我去…你轻点!”
  “咦…豆哥,你竟然知道我师父?”鲁奇惊奇的问。
  “不是我知道,是我怕他手里的钉子啊!我见了他,那得有多远跑多远。哦哟哟…兄弟,轻点轻点!”拔钉子的痛苦比钉子打进去疼多了,胖豆一口一个唉哟着。
  石秀英这时已看着外面缴枪完毕,她走过来楚目含情的望着鲁奇,“我家相公真给力!哈哈!”
  “哟,石妞哇!这你家相公啊!得得得,你算找着尊神了。以后啊!你们靠着这小子,统一附近山寨,指日可待啊!”胖豆接话道。
  “嘻嘻!豆哥,以后跟着我们混,不亏吧?”石秀英笑道。
  “不亏不亏!等我伤好了,豆哥陪着你们打天下,咱们先端了黑龙洞去,我早就看着那帮王八蛋不顺眼了!”
  “哈哈哈哈……”众人跟着一起笑了起来。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