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袖刺 > 第二十一章:进入康家

  瞅着丁四哥进了屋,过了一会,他屋里熄灯了。鲁奇蹑手蹑脚的走向他房门,轻轻的敲了起来……
  “咚咚…”
  “谁呀?”
  “四哥,刚才我中枪了,没敢吭!”
  屋里人瞬时起床,灯又亮了,“卡嗒…”一声,门开了。
  他再一瞅,不认识,“你谁呀?”
  就在这时,鲁奇弹出了袖刺,一下顶在了他的喉结处,“出声没命!给我进屋去。”
  这四哥乖的很,知道碰上硬茬了,吓的不敢声张,忐忑着往屋里退,“哥们有话好说,我不吭!”
  进到屋里,鲁奇关上门,命令他蹲下,又道:“看见你这桌子没?”
  说罢他拿出钉子,一甩手,钉子打进桌子腿,“看是你脑袋硬,还是这桌子硬!敢吱声,立马钉你脑袋!”
  “大哥我不敢!有事您直说,能帮到的一定帮。”他已吓的浑身冒冷汗!
  鲁奇看了看屋里,又道:“把你衣服穿好,跟我走,委屈你一晚上。”
  “成,听您的!”他开始七手八脚的穿起衣服来。
  二人出了镇公所,鲁奇开始问他:“说说你吧?丁四哥,青龙峡排行老四?”
  “哟!哥嘞,猜得挺准啊!是的,我们青龙峡一共七个兄弟,中间死了一个五弟,平日里我和三哥还有七弟轮流驻扎这康店镇。”丁四哥回答。
  “吴庆是不是去了青龙峡?”鲁奇又问。
  “没有,我们青龙峡不收回头人,收回来没他位置。倒是那个杜三在,但他不要位置,只是小兵一个。这位老大您是拔了吴庆的…哪位?”
  鲁奇笑了笑,“你应该能猜到吧?”
  “呵呵!猜到了,就是想求证一下。”
  丁四哥说完又道:“鲁老大,您这身功夫,投了青龙峡,保准老五的位置给您!”
  “呃,这我还没想过。再说说你们老大吧?”鲁奇再问。
  “我们老大是真正的山大王世家出身,他就是赫赫有名的张九,您随意打听一下就知道了。二哥曾经在吴佩孚将军那里当过差,三哥是镇嵩军出来的营长,目前三哥手下人数最多。”这丁老四倒是实诚,一番话把家底抖的差不多了。
  “那你这丁老四又是……?”鲁奇追问。
  “嘿嘿!丁老四是我在山上的称号,我本名丁秀,本身就是公职人员,老大他们有时也称呼我秀才。”
  “秀才,不错!有点意思。”鲁奇顺口接话。这时不知不觉已走到镇子街里,老远看到一辆马车,原来牛林已在驾车等候了。
  上到车里,鲁奇拿出事先准备好的纸和笔,说道:“劳烦秀才哥亲自执笔,帮我写一封进康家大院的引荐信。”
  秀才惊愣的瞅着他,“你去康家干嘛?康家现在没有油水了。”
  “这跟你没关系,秀才大哥赶紧吧!”
  秀才也闹不懂啥意思,只管蒙着个头,提笔写了起来。这家伙还是个挺仔细的人,写完不忘从怀兜里拿出一枚印章,用舌头舔了舔印章,盖了上去。
  “鲁兄弟,我的事情是不是干完了?我可以回去了吧?”
  鲁奇诙谐一笑,“秀才哥配合的不错,你也知道咱这行的规矩,你这会不能回去,我得给你换个地方。”
  转而他又说:“牛大哥,人交给你了哈!”
  “放心!尽管去吧。”牛林回答。
  鲁奇下了车,一阵小跑,人消失了。剩下丁秀才坐在车里,不知道该咋办了。这时牛林过来掀开车帘,嘿嘿一笑,“还得需要丁四哥配合一下。”
  “嗯,配合配合,全力配合!”
  “嘿嘿,那就委屈丁四哥了!”牛林说罢,猛地举起枪把子,一枪把子砸了上去,秀才顿时昏了过去。
  趁着他昏睡过去,牛林拿出绳子把他五花大绑一通。回到马车上,抬手一鞭子,“驾……”马车驰骋而去。
  他看来要把这丁老四带回黑龙洞,让他永远消失。
  ……
  第二天早晨,鲁奇照常起床洗漱、吃过早点,离开客栈,来到康家大院。这次有了丁老四的引荐信,进这康家是如履平地。
  不多会,他被家丁带至一处连片宅院内。这康家真是大户人家,门套着门,胡同连着胡同,干净明亮的一排排瓦舍,看上去甚是气魄!
  鲁奇进到一间堂屋内,家丁让稍等,剩下他自己在屋里等候起来。这间堂屋不大,但陈设很是中规中矩,有模有样的。尤其这屋里的桌椅等,一看就是质地考究的上等木材制成。
  鲁奇举目看着堂桌后面一幅画像,也不知道是谁,愣神瞅了起来……这时外面驻足一位中老年人,他远远的看着眼前的后生,脸上露出徐徐微笑!
  “知道这画上是谁吗?”他问。
  鲁奇怔愣着转身摇了摇头,“还请赐教!”
  “这是先祖画像,迄今已有四百多年历史了。”他说完进到屋里,示意坐下。
  “说吧,你拿着丁秀才的信,有什么目的?”他开门见山问道。
  鲁奇心里一阵紧张,他没有直接回答问题,“敢问先生是?”
  “哦,你来不就是想见我呢吗?我就是康家掌柜的,康子乾就是我。”
  “不好意思,康掌柜,小的唐突冒昧了!”鲁奇忙起身拜过!
  “不必拘礼,有事就说。”康掌柜伸手示意,让他就坐。
  “这样的,我呢,也怕您不信任我!丁…秀才呢,已被我劫了,远走他乡了,他不会再回来了。”鲁奇也不知道该从何说起,紧张之间,只能张口就来。
  康掌柜一听此话,立时惊奇!他再次上下打量一眼鲁奇…“没想到啊!你小小年纪,竟然能……”
  “哦,我再补充一下,我对康家心存敬意!我的师父是少林寺妙坤大师。所以,还请掌柜的对我,不要有忌惮心理!”
  康子乾一听妙坤大师,忽腾一下站了起来…“原来是妙坤手下高徒!恕老朽眼拙!怠慢小兄弟了,还望见谅!”
  “没有没有!我报师父名讳,是想试试看能不能拉近和康家距离,掌柜的不要客气!”鲁奇忙起身说道。
  “当然能了!少林寺千年古刹,正气名门,尤其是妙坤大师这样的,我康家想结交还来不及呢!快坐快坐。”
  他接又喊道:“来人呐,快上茶来!”
  不一会,茶水来了,然而端茶的人竟然是一个老人,看上去很是面熟!但一时又想不起来了。老人看着他笑了笑,转身离去了。
  鲁奇迷茫的说:“这位老先生我好面熟,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康子乾微微一笑,“这个是后话,你自然会知道的。咱们先说正事,说说你的目的,不要拐来拐去的。”
  鲁奇这才开始延绵不绝的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