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袖刺 > 第六十五章:刺杀

  南下的列车上,坐着三对夫妻,鲁奇和绫音、体真和麻架妞、意外的金斗和马佳花也跟着一起来了。
  如同绫音所说,四个黑龙会成员在通道对面坐着。他要先解决掉这四个人,然后再跑到一号车厢,杀掉那位满洲国高官。到现在为止,他都不知道要杀的这位高官是谁。
  列车第一站要停靠葫芦岛站,鲁奇借故说饿了,要下车买东西,两名跟班起身跟着他往车厢门口走。
  鲁奇下车看到吃的喝的、水果之类的买了一堆,要跟班帮着拿。
  这时列车快要关门了,列车员催促着赶快上车。人群开始推搡着往车上挤,鲁奇暗地里弹出了袖刺,对准抱着食物的跟班后背,刺了进去……
  这袖刺太锋利了,鲁奇这刺杀位置也真够准的,袖刺贴着肋骨直通心脏。
  跟班根本不知道什么情况,就感觉一阵剧痛,大叫一声,后背的血犹如喷泉一般涌出来……喷的人群到处是鲜血。
  人群乱了,不知道这从天而降的血从哪里冒出来的,个个被喷的一张大红脸,惊慌失措的四处乱跑!
  还有一个跟班,趁乱不能停手了,鲁奇惊慌转身,“唉哟妈呀!”故作惊慌的样子去扶身后的跟班。
  跟班蒙了,手里的食物掉了一地……就在这一瞬间,对方的胸前再次喷发……
  好家伙,两个人成了喷血枪,原地转着圈,倒下了!
  鲁奇已暗里收回袖刺,他大喊着:“不好了,杀人了……”跌跌撞撞的上了列车。
  这时车上的两个跟班慌忙起身要跑过去看,体真和金斗赶忙跟随,一人一个,暗里撸起匕首,捅了起来……他们扶着对方身体,一路走一路捅,一直走到了车厢尽头,推开厕所的门,把人丢了进去。
  还好,这人穿的厚,至少捅的地方不是心脏,血冒出来没人注意到。
  鲁奇和他们会合,转身不带回头的,向着一号车厢走去。
  一号车厢是进不去的,外面有两个守卫,里面有两个守卫。如果外面一旦有动静,那么里面的门就锁死了。
  唯一的计策就是吸引他们注意力了,马佳花和麻架妞这一对姐妹花此时派上了用场。
  为什么绫音没有来呢?因为她要装作不知道,这是为了演戏给所有旅客看。此时列车已经停下不走了,列车员和警务人员在维持秩序。
  马家两位大美女一扭一扭的来到一号车厢门前,旁边两个守卫看的眼都直了……
  “这位大哥,这里面为啥进不去呢?我们饿了,想找餐车。”马佳花娇气说道。
  这两个守卫脸上立即泛起了桃花脸,“哈哈!这里面有吃的,走,我带你们进去。”
  他们敲了敲门,小窗户里掀帘露出一张脸,他看了看,紧跟着打开了门。
  就在这一瞬间,后面的大块头体真疯跑两步,对准车门,连人一起撞了进去……
  这里面的人可是不少,守卫人员不下七八个,这后面就得看鲁奇和金斗的了。他二人后面紧跟尾随,进了车厢即开始了他们的拿手绝活!
  钉子加飞刀,好家伙!里面的人个个被悄无声息的杀戮,先让钉子打成了马蜂窝!接着再打头,打脖子……
  这一顿暗器,打的里面守卫躲都没地方躲!惨叫着、扭曲着…接受着铁钉的洗礼!
  金斗的飞刀够猛的,甩出去直接取命。鲁奇和金斗这一高一低两个人,此时成了真正的哼哈二将!配合的天衣无缝。
  车厢里安静了,桌子下面钻着一个瑟瑟发抖的人,这应该就是那位满洲国高官了。
  “说,你叫啥?在满洲啥职位?”鲁奇的袖刺对准了他。
  “别,我说!”这人惊慌的把老花镜扶正,看了看鲁奇,又道:“我叫谢徳民,天津人,我是旗人,汉化了的。”
  “你废话太多,说重点!”鲁奇催促道。
  “哦哦,我是满洲国官员,邮政大臣。”
  邮政部长跑这火车上干啥?鲁奇有点纳闷了,“你这是去哪里?办什么事?”
  “这样的,我去谈判,通邮洽谈,去南京。”这老头子还在战战兢兢的。
  通邮洽谈,杀这样的人管啥用?鲁奇有点蒙横了…“你坐下,具体说说你这通邮是咋回事?”
  “哦哦,这个大日本帝国……”
  “一副奴才样,大日本帝国…哼!”鲁奇打断话补了句。
  谢徳民立即补充:“日本,日本人想推动满洲国获得国际承认,但是失败了。所以他们想和关内通邮,主要目的在于这张邮票上,上面是满洲国皇帝。这样的邮票被南京方面拒绝了,这次是去第二轮谈判。”
  谢徳民说着,从公文包里拿出了一整版的邮票,递给了鲁奇。鲁奇对这些不懂,既然是去洽谈,杀了他又是什么意思?
  来不及多想了,时间长了麻烦就该来了。鲁奇灵机一动,心想,你不是去洽谈吗,我让你洽谈不成!
  “师哥,来!”鲁奇趴在体真耳朵边嘀咕起来……体真听的霎时笑了,他捂着嘴点着头,“嗯嗯,嗯!”
  鲁奇把这一版邮票折了折,放进口袋里。他要拿着邮票去问绫音,看这里面到底有什么玄虚?
  他出了车厢,关好门,车厢里面隐隐传出低哼的惨叫声……
  体真和金斗一起,把这位邮政大臣的舌头修成了两半,成了蛇舌。满嘴血的用布条封上,塞进了列车储物箱里。
  鲁奇为啥不要了他的命?因为他怕中了日本人的圈套,没搞明白的事情,还是留他一命吧。
  回到座位上,鲁奇示意绫音该下车了。因为过了山海关后,就要换乘前往内地的列车了,当时只有这一条沈山铁路通往关内。
  鲁奇问起邮政大臣是什么意思?并拿出邮票给绫音看。绫音回答说这位邮政大臣如果死在列车上,可以给南京方面造成压力,促成谈判成功。这是日本谋求南京方面承认满洲国,耍的一点小手段,也就是在邮票上做起了文章。
  鲁奇没想到的是,在他闯入邮政大臣车厢那一刻,有人给他录了影。而这个影像,拍在了南京外交院的桌子上。他们以示抗议,要求缉拿凶手,并要求立即开放通邮。
  这把双刃剑打的是正反两面对他们都有利!可以说日本人不傻,算计别人一套一套的。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