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袖刺 > 第一百四十二章:奔逃

  鲁奇在田野里飞纵奔跑,他就认准了一个方向,那就是照直了朝西跑。如果放在现代,鲁奇一定是一个跑步名将,因为他在豫南山里,躲过了狙击手的枪。
  吉野也不弱!可以说这俩人在田野树林间,玩起了猎人的游戏。
  但是鲁奇有一点长处,他有钉子,有袖刺,只要能让他找到藏身的地方,他会加倍回报近卫队。
  鲁奇不是没脑子的疯跑,他在边跑边看地形。可是他跑了大半晌,没有找到合适的藏身地。如果再找不到藏身地,那么这场马拉松,就得一直跑到天黑,只有黑夜里,才能更好的发挥他的长处。
  鲁奇已累的浑身接近抽筋的感觉,身后追赶的近卫队,也是累的要虚脱!追兵队伍被稀稀拉拉的扯开了,前后延绵好几里,都是不停奔跑的追兵。当然,也有直接累趴下不追的。
  吉野没想到,鲁奇竟然这么难缠,按道理吉野出身日本陆军学校,一等特种兵,怎会跑不过鲁奇?
  其实这得益于鲁奇小时候,每天来往于佛光洞山路的锻炼,而且鲁奇腿上是绑着沙袋上下山的。
  这群所谓的日本帝国精英,追不上一个少林寺出身的俗家弟子。吉野不想放弃这次机会,他在咬牙坚持,他要为自己正名!
  亏得鲁奇随身带的有干粮和水,跑到这一步,拼的就是最后的耐力。都已经没有体力了,鲁奇形同慢跑,恍恍惚惚的一边啃着杂粮馒头,一边喝着军壶里的水。
  他环顾左右,不知道自己跑到啥地方了,是不是一时间跑迷糊了。其实他的方向是正西,但是太行山在西北。
  和豫西支队约定的支援地点是济源县附近,鲁奇还是跑偏了方向。眼前有一个村庄,不知道这是啥地方,不管他了,进了村庄再说。
  不知不觉,鲁奇已跑了接近一下下午,天色在一点一点转暗。他一头扎进村庄,随便找了一户人家,扒墙而入。
  要放在平时,他跳过这围墙应该很轻松的,可现在他太累了,筋疲力尽!刚跳下围墙院内,突然一条大黄狗“旺旺旺……”的叫唤起来,奔着他扑了过来。
  鲁奇吓了一跳,实在没力气了,一条狗就能把他扑倒了。无奈只好弹出袖刺,刺进了狗脖子里。
  屋内的人出来了,手里拿着棍棒,跑过来大喊道:“贼人,吃我一棍!”
  鲁奇哪还能招架的住,瞬间几棍子打在了他身上,他大叫:“哎哟…停手!我不是坏人!”
  男的听他这么一吆喝,停手了。屋里又出来一个女的,她紧忙跑过来看地上的大黄狗,狗已经死了,地上流了一滩血。
  “还说你不是坏人,你为啥要杀狗?”女的起身呵斥!
  鲁奇无奈的双手合掌,“对不起!对不起!狗刚才扑我,我才……我赔你狗。”
  男的这时蹲下问道:“你跑院子里干啥来了?”
  鲁奇刚要张口说话,忽然,外面传来一阵凌乱的脚步声……完蛋!看来追兵追来了。
  鲁奇指了指外面,痛苦表情的低语:“救我!”
  男的意识到了,双手扶起他的肩膀,“你是杀日本人的?”
  鲁奇紧忙点头,“看在同胞的份上,救我!”
  旁边女的也明白了,她一脸紧张的跑去墙根,慌忙的扒开劈柴垛,下面有一个铁盖板,拉开来,下面有一个洞。
  “快!下去。”女的催促。
  “你也下去,小日本是畜牲!”男的说。
  女的不带犹豫的跳了进去,鲁奇慌忙的连跑两步,跳了进去。
  这好像是一个临时挖的土坑,就是为了防备鬼子扫荡用的。上面的盖子盖上了,狭小的空间里,是鲁奇和这个不相识的女人。
  头顶上的男人把劈柴垛又聚拢在一起,鲁奇不自禁的低语:“谢谢你们了!”
  “说说吧,你是哪支队伍?”女的问。
  “不知道你听说过没有,我是豫西支队,鲁奇。”
  黑暗中的女人好像捂住了嘴,有点惊讶的样子,“英雄鲁奇已经家喻户晓了,我怎会没有听说过。”
  “谢谢!我已经跑一下午了,实在跑不动了,所以……”
  “你不用解释,只要你是鲁奇,我保定你了!”
  鲁奇感动的无言以对,“谢谢支持我的乡亲父老们!”
  这时地面上传来了急促的敲门声,“开门开门……”
  好像是伪军在叫喊,不一会,声音再次传来,“你这是在干啥?”
  “老总,不好意思!明天家里来远房亲戚,我想连夜杀狗炖肉。”
  “黑不溜秋的,你杀狗?稀罕了,家里还有人没了?”
  “没了,老总,媳妇回娘家了。”
  “哦哦,那啥,赶快去北边门牌坊,到那里集合,皇军要问话。”
  “好的老总,我把手清理一下就去。”
  伪军走了,男的到压水井洗了手,又过来说道:“听着,你们千万不要出来,我去牌坊场了,一会就回来。”
  男的说完,径自出院去了。
  黑洞洞的地坑里,鲁奇问:“这里是啥地方?”
  “哦,这里是贾村,我是这贾村的闺女,我男人是外来户。”
  “贾村…我想问下,济源县在哪里?”
  “那可远了,在北边,你跑错方向了。”
  “不对啊,我是一直朝西跑的呀!”
  “可是济源县在西北啊!”女的回答。
  鲁奇拍了拍额头,累的想昏迷,他又说:“我没力气了,我的部队在济源外围等我,他们在那里接我,能不能帮我去通知他们?”
  忽然,外面传来了枪声,只是一枪。鲁奇紧张的问:“这是什么意思?”
  “鬼子一定在杀人,他们不杀几个人,乡亲们有人也不会交。”
  鲁奇蒙了,急问:“他们不会屠村吧?”
  “不知道。”女的在黑暗中摇头。
  “不行,我得出去,我不能连累乡亲们!”
  “不敢!你老老实实呆好,你出去也决定不了乡亲们的命运。”
  “我可以把人引跑,让他们接着追我。”
  “你不是都跑一下午了吗?你还能跑呀?”
  鲁奇再次拍了拍脑门,“乡亲们万一遇难,我怎么交代?!”
  说话间,又是一阵机枪突突声……
  “天哪!不行,我躲着算怎么回事,我要出去!”
  “你最好给我老实点,说过了,为了保你,我们死一村子都值!你不要让我们的血白流!”
  鲁奇难过的哭了,他的双手抓在泥土里,头在坑壁上不停的撞击着……
  “我他妈的这算怎么回事!”他还在不停的撞头,泥土沾了自己一脸。
  女的一把拽住鲁奇衣服,“我求你了,你消停会儿吧,你这么下去,暴露了,我们得不偿失啊!”
  鲁奇瞬间不动了,他一屁股坐了下来。
  外面好像没有再放枪,然而,这个女人的男人,再也没有回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鲁奇朦朦胧的睡着了,再次睁眼时,头顶的盖子掀开了。
  那女的不知道啥时候出去了,她在上面说道:“你可以出来了,人都走了。”
  鲁奇恍恍惚惚的起身,扒着坑壁,纵身跳了出来。当他出来的一瞬间,他第一眼看到的是,地上躺着个男人,人已经死了。
  鲁奇的心咯噔一下,走上前跪了下来,看着躺在地上的庄稼汉子,他的心里是无尽的抓挠纠结,捶了捶自己胸口,“我对不起他呀…啊啊……”
  鲁奇从来没有哭出来过,这次他实在忍不住了,憨牛般的大哭……
  “哥哥呀!让兄弟再多活一天,兄弟帮你杀尽畜牲们!”
  女的蹲下身来,说道:“昨晚鬼子把村子里的青壮汉子都杀了,只留下了老弱妇幼。要不是二狗子求情,估计就屠村了。”
  鲁奇的拳头疯狂的在地上捶打起来……“我操他八辈!我要是不屠杀日本人,这辈子我猪狗不如!”
  “好了!你别这样了,死的是我男人,我都已经想通了,你也节哀吧!”
  鲁奇停下手来,这才看到眼前的女人,圆圆的脸,长相挺顺溜,只不过脸上好像故意抹了灰土,一副十足的乡村大嫂样子。
  “你叫啥?能说吗?”
  女的像是凄惨一笑,“我叫贾小凤,这里是贾村。”
  “哦哦,我要去找队伍,要不你跟我进队伍吧?我要报答你的……”
  女的摆了摆手,“不要说报答,这词不受用,这年头,活着就是万幸!我可以跟你走,男人走了,我成了寡妇,我留在这里也是难免受欺辱!”
  “好!那咱们收拾收拾,把大哥埋了。”鲁奇接话。
  “不,现在不能走,鬼子的封锁特别密集,他们还没有放弃搜寻。我们就在院子里挖坑,先把我丈夫埋了吧。”
  “好,我现在就干。”鲁奇说着到墙根去拿锄头和铁锹去了。
  ……
  整个方圆百里,到处是日军,他们知道,鲁奇不可能就这么跑掉,不定在哪里藏着呢。
  为了把鲁奇挖出来,吉野上报开封总司令部,司令部从焦作以及附近各县,纠集了接近一个日军联队,在这十里八乡里来回搜索着。
  这么大的动静,也惊动了整个豫西支队,太行山纵队,肖文的三十一师和偃师的九十四师。
  他们都得到一个消息,那就是鲁奇还在敌人的封锁圈内,具体在哪里,都不得而知。
  国共几个大兵团的不断靠拢,引起了日军的恐慌!他们继续增兵,新乡区域内的日军再次向这里集结。这下好了,日军接近两个联队。
  疯了!这个世界疯了!国军驻扎洛阳的十五军开始集结,郑州的第三集团军开始集结。
  开封城内的远山登大佐坐不住了,亲率大军出城。
  这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的大兵团迁移,到最后连远在濮阳的敌后救国军高松成,都开始蠢蠢欲动!
  所有人都是一个目的,不能让鬼子得逞!不能让精神之柱坍塌!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