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袖刺 > 第八十六章:弹棉花

  绫音在家里同样的难熬,这么多年下来,她把鲁奇当成了依靠,甚至是她的护身符。缺少了鲁奇,她感觉自己活的暗无天日!
  大家伙都搞不清绫音为啥这么害怕!以为她是不是以前做亏心事做多了?
  这里面只有麻架妞最清楚,她们之间相处的最多。麻架妞知道,绫音一直以来把鲁奇当支柱,现在这个支柱不在身边,她再有天大的本事,也整日活在惶恐之中。
  她从小在黑龙会受训长大,可以说心灵上受到的震慑!远大于一切。她就是觉得,谁怕黑龙会,鲁奇不怕!
  其实她过于紧张了,这山里面不怕黑龙会的大有人在。麻架妞把绫音的恐惧告诉了体真,体真知道后拎了两瓶高度老白干,把大家伙聚一起了,为的就是去除绫音的恐惧。
  酒桌上,绫音说她不敢喝这高度酒,喝了烧心,说她以前偶尔喝的是清酒。
  体真接话:“告诉你,喝了这个,阎王爷的脑袋也给他拧下来!听哥的,喝!”
  绫音开始试摸着举杯品尝,马佳花一看起身道:“妹子,干嘛那么秀气!俺东北那旮瘩的女人都喝酒,喝这个老爽了!来,姐陪你。”
  “没错,我也来!”麻架妞起身一马当先的抱起半铁缸子酒,咕咚咕咚的下肚了。
  这把体真看蒙了,自己媳妇头一回见她这么豪爽!合着以前她捏着不喝都是装的…“我嘞去,不得了了,我也来!”
  几个人男人不约而同的共同举杯。
  绫音看着豪爽的一大家子,心中的阴郁一下子挥去不少,“那我也豁出去了!”说完她闭着气抱着铁缸子一口闷了。
  绫音这酒量没喝几下就不行了,慢慢的开始胡话连篇起来……
  “我…这辈子的选择,我不后悔!我知道,我们日本强大。但是,这场战争他们一定会输的!”
  众人不约而同看着她,马佳花接话:“妹子,愿听高见!”
  “告诉你们为什么吧,中国…太大了,他们,吃不动…呜咳咳咳……”绫音的酒没消化掉,捂着嘴差点喷出来。
  “来,妹子,喝口水,顺顺气。”麻架妞递了水杯过来。
  绫音喝下两口水,又道:“我不后悔!我知道…他喜欢的谁,我不会输给她的。我出身黑龙会,我不会生孩子,呜啊啊啊……”
  她说着说着又哭了起来……
  马佳花看了看周围一圈男人,说道:“你们男人们都走吧,今天我们女人的天下,这里不需要你们了。”
  体真有点不乐意,正想往下听呢,一看她这么一说,无奈道:“走,咱们男人换屋喝去。”
  屋里剩下三个女人,麻架妞紧说道:“你不要自责啊!我们姐妹俩这么长时间了,不也没动静呢吗!回头咱们一起看大夫去,咋样?”
  绫音这会忽然又清醒了,看了看她俩,点了点头,接又说起了自己不孕的原因……
  马佳花听完即说:“这不是个啥事,回头找中医调理调理就行了,咱们这里的中医老给力了,放心吧,别往心里去了。”
  麻架妞补了句:“你想多了,那鲁奇兄弟也算我的小叔子了。他其实都有俩孩子了,他现在心思恐怕不在这上面。这年月兵荒马乱的,怀了孩子受苦啊!妹子。”
  绫音叹了声气,“唉…我要孩子不也是想要完整嘛!”
  “完整个鬼!惯着他们男人呢!”马佳花张口即来。估计金斗把她宠天上去了,她也没这种心理感受。
  绫音换了话题,说起了石秀英的事情,说这事是她这辈子最对不起鲁奇,内心最愧疚的一件事。
  麻架妞知道这件事,她说:“当时你立场不同,战争本身就是你死我活的。如果换做我,我也会下阴招!掀篇了的事,别再提了。”
  麻架妞随后重点提到黑龙会,她说无论谁再强大,他也是人,不是魔鬼!是绫音把对方妖魔化了。无论什么时候,都要有一颗强大的内心!自己内心不够强大,到最后输的还是自己。
  绫音表示认同麻架妞的观点。
  马佳花又提到晓惠的事,她说人的姻缘是老天爷牵好了的,他俩再好,有缘无分!她劝绫音不要钻牛角尖,想多了都是自己受累。
  绫音自己心里也都明白,但有时候不免往窄里想。或许别人说出来,她心里会更舒坦些。
  麻架妞倒是对绫音的功夫很感兴趣,她提议让绫音闲来时可以教教她们。绫音爽快答应。
  从这次以后,绫音不痛快就来找马家姐妹喝酒,最后她的酒量也上来了。慢慢的,绫音算是又重新活回了自己。
  可以说,没有体真这第一顿酒的开始,绫音活不下去,什么糟糕的情形都能让她想到。绫音在这样的氛围里,慢慢找到了自我,慢慢更加坚信自己的选择。她认为错的人,应该是自己的哥哥。
  其实在这山上,和绫音最疏远的人应该是曲飞燕和郝大成,但是他们两口子在开封城经营俱乐部,所以她们之间才避免了更多尴尬!
  说起俱乐部,随着战争的不断扩大,黑龙会再次染指俱乐部的心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郝大成心里也很清楚,这俱乐部早晚有一天得关张,尤其是日本人有一天真若杀进开封城的话。
  郝大成这几年山里事务管的不多,渐渐的他成了一个很有经验的商人。他已开始找张九商量着,如果俱乐部开不下去,下一步该怎么办?并说这次不能再让鲁奇操心了,说鲁奇的心现在都在抗日救国上面,咱们哥俩应该为他分担些什么。
  张九听了很在理,他提议趁肖文尚未出征,提前去找他说说比较好。结果他们到了肖文那里就被数落了一顿,说都什么时间了,还考虑营生!
  张九不含糊!当即说这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不提前谋条后路,恐怕有一天大家都得喝西北风。
  这把肖文给说住了,肖文是吃官粮的人,从没有去考虑这些。他脑子转了转,即说:“这样,你们回去一个人,到山上去,吩咐各营寨收棉花,弹好的棉花制成军需品,将来一定需求量大。现在我就可以保证,你们做出来的东西不愁销路,我就可以全吃掉!”
  肖文一下子把郝大成和张九的心里说活了,张九坐不住了,说这狗屁俱乐部,自己一把年龄早呆烦了!干脆回山上,通知各营寨四处收棉花去。
  郝大成本来想自己回去专门组织这件事,张九这么一说,他只好留下继续经营俱乐部。
  张九回到山上就开始四处张罗起来,搞的最后附近山寨都开始模仿弹棉花。这军需棉被成了军队里供不应求的好东西,生产出来多少都有人要,订单赶都赶不及,每天一大车一大车的往城里送。
  这样的阵势最后竟然把康家也吸引来了,康家负责统筹调货,一车皮一车皮的发往全国各地。
  生意好到国内两个阵营之间抢着下订单,最后连吴庆这瘸腿也帮着收棉花,甚至到最后日本人也想掺乎这事。
  日本人为了这事专程委托绫音的哥哥藤森原,要他去找绫音,洽谈通吃棉被之事。
  话说回来,这弹棉花做被服的事,还真有人家绫音一份功劳!因为此时的日本棉纺技术胜过国内。而且藤森家族在日本国内经营这些东西,当然他们服务的是日本军国主义。
  绫音现在已改投门庭,哥哥委托的事情当然不敢接了。如果接了哥哥的订单,那么国内的订单就甭想了,肖文第一个就会取消订单。
  但这毕竟是绫音哥哥,她没办法,只好给哥哥出了个馊主意,她让哥哥去华北找华商代理,然后下半成品订单,通过康家的运输线运过去。
  藤森原表示理解,半成品他也要,人家技术成熟。到了自己地盘简单加工一下,日军棉被就做出来了。
  绫音这招欺上瞒下的馊主意,虽然临时给自己找了个台阶下,但有一天她却要为此买单。严重的可能拉她上军事法庭!这一风波在鲁奇回来后,会慢慢显露出来。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