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袖刺 > 第一百六十七章:《复活》
鲁奇回到自己在涉村的小窝,这是一个僻静小院,也可以说这是专为干部配备的生活区。
  
  餐桌上,小豆豆问起了父亲下一步的任务。鲁奇不想说,他避开话题,故意对晓惠说道:“我可告诉你,你给我写的入党申请书,没有通过,哈哈!”
  
  晓惠跟着笑了下,“很正常,这个申请书需要用你自己语言组织的,它不需要多么华丽的词汇。所以,我写的再好,代表不了你。”
  
  “知道知道,先吃饭,吃完饭我有重要事情说。”鲁奇开始低头吃饭。
  
  小豆豆不满意的说了句:“爹,我不是小孩了,你就不会说出来,我们全家分享一下。”
  
  “这……”鲁奇犹豫了,又道:“我不想说的原因,是怕你们担心!我哪一次任务,不都是九死一生啊!”
  
  “好了,豆豆,不该你操心的事,别问了。”晓惠说了句。
  
  小闯忍不住说了句:“妈,我爸是大英雄!我感到特别自豪,我在这里能感觉到。”
  
  “叫爹!说了多少次了,你咋就没记性呢!”小豆豆吵到。
  
  “好了,豆豆,改不过来就这了,无所谓。”鲁奇接了句。
  
  小闯忙又改口说:“爹,我想学你的打钉子,能学吗?”
  
  鲁奇看了看他,猛地想到,“小闯,我给你介绍一个小阿姨,你去找她学打钉子,一定行!”
  
  “谁?”
  
  晓惠突然咳咳两声,“你是不是不消停了啊!刚过两天舒坦日子,你咋就……”
  
  “我咋了?”鲁奇有点蒙了。
  
  “吃饭,吃完饭再说,当着孩子们的面,不说!”晓惠有点没好气的脸色。
  
  鲁奇只好埋头继续吃饭。
  
  ……
  
  饭后,晓惠把鲁奇叫进屋里,开始说道:“那小姑娘看你的眼神不一样,你没发现?”
  
  “谁?慕月?不是吧!”鲁奇惊讶。
  
  晓惠一脸严肃道:“我可告诉你,你这样的日子得来不易,你可千万不敢……”
  
  “得得得,用你说吗!我比你明白。放心吧!不会的。”
  
  “好!希望你言行一致,我党可不允许你的作风……”
  
  “看你都说的啥!你要是继续说这些,我可走了!”鲁奇有点不耐烦了。
  
  晓惠停住了,又道:“我知道,绫音的走,促成了我们……这不是你想要的结果。可是事情就是这样,你事事想要完美,那是不存在的!”
  
  “嗯嗯,我明白,理解!人都要有个过渡期嘛!慢慢来,你有点耐心!也可能就是我一时,别不过来这个弯。”
  
  晓惠长吁一声,“好吧,说说吧,说说你的任务,这个最重要!”
  
  “哦…你听好了,任务有点复杂,挺刺激的!”鲁奇开始慢慢叙说起来……
  
  晓惠听的眼睛扑闪扑闪的,心情随着紧张起来!她抓住了鲁奇的手,“我们…啥时是个头啊?!”
  
  鲁奇顺手抚弄她的头发,说道:“看看,少操点心,都有白头发了!”
  
  “没有白头发才怪呢!就你这样的,我不老,头发都得白完。”她说着说着,脸色又沉重下来。
  
  又道:“看来,这次任务,没有我的事了,难度太高!”
  
  鲁奇跟着笑了,拉她靠近,下巴抵在她的头顶,又说:“我们呀!有一天幸福日子,就当一年过。这么多人都走了,我们也就…庆幸着吧!”
  
  晓惠捂住了他的嘴,心绪起伏的说:“你说的对,我们不能奢求太多。这个世道,太难了!”
  
  她又问:“你走之后,我回黑龙洞?还是……”
  
  “你就在这里吧,我觉得这里挺好的,正好让豆豆和小闯跟着念书。”
  
  “可是我终究是……”
  
  “放心吧!知道你想说啥,你是军属,明白不?”鲁奇说完,故意的挤了下眼睛。
  
  “好!既然我是军属,那我就履行军属的义务。等着,我打水去。”
  
  “干嘛?”
  
  “给你洗洗,天天不洗澡,臭死了!”
  
  “哈哈!”鲁奇笑着躺床上去了。
  
  ……
  
  盛事在通许县城已蛰伏有一个多月了,连跟随的几名战士都埋怨起来,总是问啥时能回家。
  
  交通站的同志告诉他,说组织已开始着手准备了,因为牵涉到敌占区太多,所以这沿路环节都要打通。
  
  其实比盛事更着急的还有曲飞燕,她早就一天也待不下去了。
  
  第二天,盛事和曲飞燕再次前往交通站。这个交通站是一家书店,现在坐店的是一个面生的年轻伙计。
  
  盛事每次到书店,必先看看译文书架上有没有一本书,书名叫《复活》。如果看到这本书,那就是说有消息了。盛事可以取下这本书,到柜台结账,伙计自会领着他前往后院密室。
  
  曲飞燕一看见复活这本书,立即显露出兴奋状态!她看了一眼盛事,想要取下这本书。
  
  盛事一下拽住了她,他面无表情的说了句:“这里的书太老旧,咱们换别家转转吧。”
  
  曲飞燕不懂啥意思,但也不好再问,只好随他出了书店。
  
  书店外,盛事拉着曲飞燕急匆匆离开。突然,身后有人喊:“先生。”
  
  扭头一看,是这家书店伙计,他追上来问:“你们不是要复活这本书吗?”
  
  “没有啊!复活是啥书?”盛事对迷。
  
  “哦,可能是我记错了,不好意思!”伙计说完,转身回店里去了。
  
  盛事拉着曲飞燕开始小步快走,他说:“复活这本书的旁边一定放着一本《宋词精选》,国内书放在译文书架上,这本身就是故意放错位置的。掌柜的应该是暴露了,他应该没有叛变,叛变的是那个伙计。”
  
  曲飞燕倒吸一口凉气,“那我们往下该咋办?”
  
  盛事紧忙又拽住曲飞燕,说:“不要回头,你走两步,装作崴着脚了,我蹲下帮你看脚,后面可能有人跟踪。”
  
  “哦…”曲飞燕前行几步,脚突然崴了下。她“哎呀!”一声,盛事低身,关切的看她的脚。他用余光看到了,后面有便衣。
  
  他帮她穿好鞋子,搀起她继续走。又说:“前面十字街口有家百货商店,咱们进去,你不要出来。你到里面买一双平底鞋,我先出来把人引开。”
  
  “人可能引不干净,你朝南边跑,如果有人追,你用飞刀解决。记住了,围着县城转一圈,还回到这里。对面有家面馆,我们无论谁先到,都先进去吃面。后面的路要靠我们自己了,估计这顿饭是最香的一顿了。”
  
  曲飞燕听他说完,两人一起进了百货商店,盛事对她点了点头,自己出去了。曲飞燕虽然也算是杀人老手了,但是这样紧张的感觉!她从来没有过。
  
  突然,外面响枪了!按照正常思维,盛事不可能开枪。他开枪的目的,可能是为了把敌人吸引走。
  
  外面大街上的行人好像被吓住了,瞬间一阵尖叫慌乱。曲飞燕慌里忙张的买了双布鞋,匆忙换上,连那双半高跟皮鞋都不要了,匆匆出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