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袖刺 > 第三十九章:韩放之死

  事情起因就是因为青龙峡现在收入不景气!康家在这当地已是半死不活的状态。都说有钱的兄弟难相处,但是没钱的弟兄更难处!大家伙在一起总不能天天喝稀饭吧,那样还不如去蹲号所,至少不用花钱。
  因为收入不景气,张九天天是挠破了头!他去了趟坡子岭乡,把孙庄孙增奎的煤窑给收购了。可是孙庄煤窑面临的问题始终是矿井不够深,出来的煤质不行,卖不上价!
  这煤井往地下多打一米,那就是一米的钱,白花花的银子得可劲往里造!这把张九一天到晚的愁坏了!总不能把自己的老本耗光吧。张九每天是一睁眼就想着钱!钱!钱!
  所以他看鲁奇去抢官老爷,他也跟着学,久而久之成了鲁奇干啥,他也干啥。这让老三齐活很是看不惯!他心里想着我们本来就是土匪,干嘛要把自己装成大善人。
  有一天这仨老哥凑一块正商量事来着,齐活冷不丁来了一句:“为啥要这么艰难的活,我们这么多人,去把鲁奇给吃掉!他的变成我们的,不是啥都有了吗?”
  张九从来不会当面立即翻脸,老二韩放听不下去了,“你说的是屁!你去动动鲁奇试试,他不把你打的找不着北,算我白活一场!”
  齐活跟着上杆子了,“人家吴老大都说了,只要我们青龙峡动手,他会让地方驻军配合咱们一起剿灭他。”
  “地方军把他剿灭了,下一步是不是就该轮到你齐活了呀?唇亡齿寒啊!这道理你不懂吗?”韩放跟着理论起来。
  张九一看他俩又杠上了,立即道:“好了好了!你们别杠精了!再吵下去我们离散伙不远了。”
  “散伙就散伙!”齐活哼的一声出去了。
  韩放哪能忍得住齐活这么说,抓起桌上物件一把砸了过去…“他妈的什么玩意!”
  齐活在外面听见了,头也不回的走了。
  张九通过韩放了解到齐活现在和吴庆走的很近,他有点担心了!要韩放留个心眼,看着点齐活。
  韩放真把这事放心上了,派自己的心腹之人暗地里监视齐活。可是没监视几天,韩放的人竟然离奇失踪了……
  这让韩放大为恼火!心说齐活你这是真的不想一块混了,连自己人都下手!他忍住没把这事告诉老大张九,他知道告诉了老大,老大也是劝他小事化了。
  这天齐活说没事下山找买卖去,不能待在山上饿死,他领着几十个人走了。
  齐活前脚刚走,韩放后脚带着人,荷枪实弹的在后面尾随。谁曾想,韩放的人刚走到瓦窑沟附近,发现人跟丢了。韩放没想太多,紧跑一段路,还是没找到人。他心说,算了!跟丢了就回去吧。
  就要转身返回时,突然山上林子里一通炸雷扔了下来…“轰咚咚轰啪……”韩放这几十个人立时被炸的人仰马翻!
  韩放此时被炸的倒在地上,他的半条腿…已经被炸没了……
  “齐活你个王八羔子的,竟敢害我!啊……你个白眼狼啊!十几年的兄弟,你竟然这么对我!齐活啊!你该下地狱啊!啊啊……”韩放疼的哭天惨叫。
  齐活这时从林子里转身出来,慢悠悠的走下山坡,远远的说着:“二哥呀!咱俩尿不到一个壶里,这么多年了,你说咱俩小吵大闹多少回了?哪次不是我让着你。现在山上到了这般境地,你们还死扛着面子,要做义匪!”
  “哼!我从镇嵩军带来这么多兄弟咋办?不能都跟着喝西北风啊!老话说良才善用、能者居之!你有啥能耐?一天到晚的呵斥我!再说了,你这也不让干,那也不让干,你倒是给兄弟出个好主意啊!你总熊我,能熊出来钱吗?”
  韩放悲戚的闭上泪眼,“老三,没啥说的了,善待大哥,他不容易!你最后多一点良知,给我一枪,送我上路!”
  齐活不再接话,默默的掏出了枪,“二哥,下辈子,别找齐活做兄弟!”
  话说完,枪响了……
  韩放戎马一生,就这么结束了。第一次直奉战争时,韩放为直系立下汗马功劳!后来第二次直奉战争,他也是虽败犹荣!从那以后,韩放厌倦了军旅生活,打打杀杀的没个头。
  韩放带着自己的一帮过命兄弟,路过豫西境内,被镇嵩军土匪武装劫持,是老大张九无意之间救了他。从那以后,他就一直跟着张九到今天。
  韩放的媳妇也是张九帮着撮合的,他只有一个小女儿,还不到十岁。
  韩放的死致使张九被直接架空了,纵使他有一身的好功夫也无济于事!齐活回到山上不带解释的,张九问他韩放哪里去了,他只回答说不知道。
  此时吴庆的县大队已进入青龙峡,他们可能要联合威逼张九下台。张九再咋说也是个**湖,他现在唯一想到的就是山顶的流云寺。
  因为他平日里虔诚拜佛,所以他也算是流云寺的最大香客。他告诉齐活:“在我做任何决定之前,能不能让我上山顶拜柱香?我在佛祖面前了了心愿,回来就给你一个交代。”
  齐活一听这没有啥,点头答应了他,张九一个人步履蹒跚的往山顶走去。他眼里含着泪!这么多年的兄弟,最后出卖了他。韩放的走,让他犹为伤心!他知道,只有韩放对他最忠心!
  之所以这么多年一直让着齐活,就因为他带来了大量人马,壮大了青龙峡。他没想到,齐活就是一条喂不熟的狗!这么多年的相处,竟然养了个白眼狼!
  山下的一通**响了,他早已预感到不妙了!此事还不能告诉蒙在鼓里的韩放妻女,她们一旦知道,恐性命不保!
  流云寺到了,张九进殿跪下,对着佛祖三拜九叩!耳边是带有节奏感的木鱼声和缓慢的钟罄声。他没有起身,闭眼说道:“大师救我,青龙峡可能不保!”
  “要老衲怎么做?”旁边大师问。
  “去找鲁奇,这小子仗义!可以信任。他若能解了青龙峡危机,以后青龙峡听他的!”
  “好吧,我答应你,这个忙我帮,但有一点,青龙峡以后永远不能作恶!你若答应,老衲自会保你。”
  “大师有所不知,我虔诚拜佛,就因为自己永远有一颗善心!我手下人太多了,有时难以管控。鲁奇这小子不同,他除恶扬善,劫富济贫,我愿意和他合作,树青龙峡正义威名!”
  “好吧,你稍作停留,老衲这就去安排。”大师说完出殿去了。
  这位流云寺住持出了佛殿,找到自己的小和尚弟子,让他立即从悬崖顺绳而下,直奔黑龙洞。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