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超神机械军团 > 第三十章 怀疑!

  独孤洛把玉盒打开了,里面是一枚拇指大小的红色果子,用白色的丝巾垫着,静静的躺在上面。
  隐约间。
  似乎有淡淡的红色荧光在果皮表面流转。
  “这是?”
  江离闻到了一股带着炽热温度的灵药药味,这股药味很淡,要是不仔细感受的话,就很容易会忽略掉。
  而且。
  药味入体后,让江离的气血隐隐骚动。
  “十年朱果。”
  独孤洛缓缓解释道:“一品下等灵药。”
  “它是朱果。”
  许雅望来,眼中充满了好奇,语气惊讶,“我听说过,朱果不同于普通的药材,生长十年就能成为灵药,达到一品下等。”
  “是的。”
  独孤洛微笑,她将玉盒递给江离,“江帮主,朱果的功效能够改善体质,特别是对还未练成内力的准武者。”
  “还请江帮主收下,算是表达我们灵药商会的歉意,今天晚上发生的事情,让江帮主受惊了,以后不可能会有类似的事情发生。”
  “那就多谢独孤少主。”
  江离伸手接下,将玉盒盖上,拿在手里,脸上也浮现了笑容,“灵药商会的善意本帮主已经感受到了。”
  “以后本帮主会经常过来购买药材。”
  “江帮主要来做生意,自然欢迎至极,到时候一定会给予优惠,绝对不会让江帮主吃亏的。”
  “好,好,好。”
  江离笑了。
  “……”
  独孤洛也是面带微笑。
  时间流逝。
  江离让机械兵们清理战场,搜刮了流沙帮帮众的尸体,把他们身上的钱财之类的战利品全部搜刮完了。
  还有那些地上的弹壳。
  “对了,独孤少主,麻烦派几个人,帮我把这些装有药材的木箱一起运回天狼帮。”
  江离指着地上的箱子道。
  “没问题。”
  独孤洛点头应下,“这事我之前就答应了。”
  几分钟后。
  灵药商会的护卫把木箱搬上了马车,只不过他们在搬的时候,发现木箱很轻,不像是装有药材。
  当然了。
  他们虽然心中疑惑,却没有问出来。
  “告辞。”
  江离走出了灵药商会。
  “江帮主慢走。”
  独孤洛道。
  “驾!”
  马车往前行驶,江离坐在马车上面,四名机械兵守在马车的两旁,许雅,王朝,马汉三人走在马车的后面。
  “帮主,属下有个疑惑,您为什么非要杀了衡流沙呢?衡流沙是一阶圆满的武者,实力高强,而且有他臣服的话,我们更容易接管流沙帮,天狼帮还能多一位强者。”
  许雅询问道。
  “你要明白实力越强,威胁就越大。”
  江离回头,解释了一句,“把这么一个实力高强的武者放在身边,太危险了,死了的敌人才是最好的。”
  “……”
  许雅点了点头。
  没多久。
  马车的背影就消失在了夜色中。
  “少主,您把十年朱果给了江离,这会不会太亏了?”
  赵沛沛小声的道:“就是一般的一品下等灵药,都价值上万两白银,更别说十年朱果了,有改善体质的功效。”
  “你不懂。”
  独孤洛笑而不语,手里捏着一枚黄橙橙的弹壳,在掌心里把玩着,“我觉得江离的身上一定有什么秘密,他的手下实力很强,武器也非常的奇特。”
  “打好关系不会有错。”
  “而且,我们灵药商会别的东西不多,就是药材和灵药充足,区区一枚十年朱果,不算什么。”
  “少主深思远虑。”
  赵沛沛顿时道:“属下不如。”
  “少在这拍马屁,派人把这些尸体都给清理了。”
  独孤洛摆了摆手,“江离这个混蛋,把东西都搜刮了,然后留下这么一个烂摊子给我,真是一点亏都不肯吃。”
  “额,我这就去。”
  赵沛沛不敢搭这茬,迅速的道。
  凌晨时分。
  江离他们回到了天狼帮,灵药商会的护卫把木箱搬进了天狼帮的庭院,然后就驾着马车回去了。
  “你们几个也去休息吧。”
  江离道。
  “是,帮主。”
  王朝马汉点头,转身离开。
  “属下告退。”
  许雅行礼,离开了庭院。
  “衡流沙和大半的流沙帮主力已经被我干掉,明天就可以正式接手流沙帮的全部地盘,将整个城东纳入天狼帮。”
  江离暗暗的道:“来到这个世界这些天,总算是站稳了脚跟,不用再像之前那样提心吊胆了。”
  “虽然说,在接手流沙帮后,天狼帮只能算是个三流帮会,在永安城或许实力不低,但出了永安城,就真不算什么了。”
  “而且……”
  江离沉吟,“因为今天晚上的事情,我暴露了机械兵的一些秘密,肯定会引来多方的窥视,就比如‘灵药商会’。”
  “得让人查一查‘灵药商会’背靠什么势力,先把对方的底细弄清楚,这样才好化被动为主动。”
  思考间。
  江离回到了卧室。
  一夜无话。
  江离在天狼帮睡的很熟,但整个永安城却因为衡流沙的死而产生了不小的震荡,城北的白龙帮、城南的天门帮、城西的听雨楼。
  永安城最强的三个帮会,他们得到了消息后,心里十分的震惊,同时也在派人四处打听关于天狼帮,关于江离的情报。
  毕竟。
  四大帮会,实力相差无几。
  天狼帮的江离能灭掉流沙帮,就有可能有实力干掉他们,所以为了避免最糟糕的情况发生,他们必须以防万一。
  县衙。
  后堂的屋内。
  “这个江离,本事不小,之前看走眼了,只是一个晚上,竟然灭掉了流沙帮大半的主力,就连衡流沙也栽在了他的手里。”
  县尊杨子柯坐在木椅上,面前是一张桌案,双手放在桌案上,手里拿着一张信纸,他看完了上面的内容,将信纸放下,抬头看向了站在他面前的中年男子,“张凌,你怎么看?”
  “……”
  张凌顿了顿,“那些帮会,一个个的自以为实力不错,所以向来与衙门不和,很多事情都不听从衙门的吩咐,所以就让他们自己内耗吧。”
  “真没什么好管的。”
  “倒是那个江离,他是怎么掌握这么强的实力?竟然有四名一阶圆满的下属听从他的命令行事。”
  “这其中必然有什么蹊跷。”
  “我也很疑惑。”
  杨子柯点了点头。
  “大人,最近这段时间,永安城周边的村落,经常有消息传达上来,说是有妖族出没,那江离会不会……”
  张凌缓缓的道。
  “你的意思是说,江离很可能与妖族有联系?”
  杨子柯眉头一皱。
  “大人,我们没有证据,而且,这只是属下的一个猜测,具体情况是什么样的,还需要调查清楚了才行。”
  张凌说道:“再者说了,以江离现在所掌握的力量,明天再把流沙帮整个吞下后,势力再涨,我们也不好轻举妄动。”
  “哼!”
  杨子柯起身,冷哼了声,义正言辞的喝道:“如果江离真敢与妖族合谋,本官定会上报朝廷,哪怕拼着性命不要,也要将他斩了。”
  “张凌,你想办法把这件事调查清楚。”
  杨子柯吩咐道。
  “我会的,大人请放心。”
  张凌郑重的点头,“属下就先行告退了。”
  “好。”
  杨子柯点头,取出一枚令牌,“这枚令牌你拿着,可以调动衙门的捕快,这样你行事也方便一些。”
  “谢大人。”
  张凌接下。
  吱呀!
  张凌走出了门外,再关上了房门,他手里面拿着一枚‘令牌’,放在手里掂了掂,嘴角微微的上扬,回头看了一眼后堂,眼中更是浮现一抹不屑的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