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超神机械军团 > 第二十九章 可我没兴趣

  嗡!!!
  江离立刻运转内息功,周身气血震荡,挡住了这股强劲的掌风,但面对已经一阶圆满的衡流沙,他远远不是对手。
  而且。
  仅仅只是抵达掌风,江离就已经费尽全力了。
  “这实力的差距竟然这么大。”
  江离心里暗暗咋舌,越发的想要尽快提升自己的武道修为了。
  “死!”
  衡流沙面目狰狞。
  “休想伤害主宰。”
  咚!
  已经晋升为一阶圆满阶位的编号GD020号格斗机械兵,他从一开始就守护在江离的身旁,保护着江离的安全。
  对于自己的性命。
  江离可是要保证着百分之一千的安全。
  所以。
  编号GD020号晋升完成后,就没有离开过江离半步。
  慎之又慎。
  “你!!!”
  衡流沙骇然,眼睁睁的看着编号GD020号格斗机械兵杀了过来,格斗机械兵施展出了一阶极品格斗术,双拳在短时间里打出了上百拳。
  轰!!!
  空气炸裂,犹如炮弹爆炸,气浪翻滚。
  咔嚓!咔嚓!
  “啊!!!”
  惨叫!
  衡流沙凄厉惨叫,他在与王刚战斗的过程中,本就受了重伤,燃烧气血强行提升实力,面对编号GD020号的全力进攻,内力全面崩溃,掌力被击溃了。
  不仅如此。
  他的手骨已经断裂,强大的力道更是震碎了他的手臂臂骨,直入五脏六腑,身躯倒飞而出,砸落在地,在不停的咳血。
  一阶圆满!
  又是一位一阶圆满的武者!
  这一下。
  全场寂静了。
  周围所有人,全部望向了江离,行注目礼,眼神中充满了敬畏。
  谁能想到。
  小小的一个不入流的天狼帮,竟然是隐藏的真正大佬,帮内有足足四位一阶圆满的武者。
  “四名!四名一阶圆满啊!”
  “怪不得江离敢独身一人来灵药商会,合着他身边跟着整整四名一阶圆满的强大高手,这样的实力,就是谁来也不怕啊。”
  “啧啧,以天狼帮的实力,在这永安城里怕是能横着走了。”
  “我估摸着衡流沙现在想哭的心都有了吧,明明是他自己设套,想要干掉江离,结果却被江离反杀了,正如江离说的,衡流沙设的套不够结实,困不住猛虎,还得被猛虎反杀。”
  “天狼帮注定要崛起了,以后城东就是天狼帮的天下了,现在抱大腿还来得及吗?”
  “……”
  众人在感叹不止,这样的情况是所有人都没有料到的,谁能想象的到江离有这等实力,有四名一阶圆满的手下。
  没多久后。
  冷兵器机械兵和枪械机械兵回来了,他们身上沾染了鲜血,散发出一股浓烈的煞气,让人不敢靠近。
  “回主宰,任务完成,敌人已全部击溃。”
  他们两人走到江离的身前,向江离敬礼,汇报完战况。
  “嗯。”
  江离看了一下他们的受损度,满意的点头,“做的很好。”
  “这是我们的职责。”
  机械兵回应。
  “江离。”
  衡流沙这时从地上爬了起来,环顾四周后,发现地上全是流沙帮帮众的尸首,就算有没死的,也重伤濒死,活不了多久。
  数名元老,三位堂主。
  全部死亡。
  可以说。
  流沙帮的实力已经被灭了一大半。
  流沙帮基本上完了!
  “你赢了。”
  衡流沙扑通一声,他跪在了地上,向江离磕头表示臣服,“江离,是你赢了,我衡流沙愿意带着整个流沙帮加入天狼帮。”
  “可我没兴趣。”
  咔嚓!
  江离伸手,将枪械机械兵的手枪拿在了手里,枪口对准了衡流沙,然后扣下了扳机,‘嘭’的一声,子弹射出。
  “你!”
  刷!
  衡流沙瞳孔收缩,一跃而起,险之又险的避开了手枪子弹,江离这一枪未能打中衡流沙,在地面上射出了一个枪眼。
  “虽然我也能开枪,但没有枪斗术,枪械的威力大幅度减低,在乘其不意的情况下,都能被衡流沙避开。”
  江离略显遗憾的把手枪还给了枪械机械兵。
  “江离!”
  衡流沙怒瞪一眼,他转身就往灵药商会外冲去。
  “帮主,他要逃了。”
  许雅惊呼道。
  “逃不掉的。”
  江离道。
  咻!!!
  冷兵器机械兵取出了合金短剑,施展冷兵器掌握技能,将‘合金短剑’投掷而出,化为一道迅捷的利芒。
  百步飞剑。
  衡流沙察觉到了破空声,刚刚转过头,眼前就闪过了一道利芒,未能等他避开,合金短剑就刺穿了他的喉咙。
  “唔……”
  衡流沙张了张嘴,视线直愣愣的望着江离他们,喉咙处传来剧痛,眼眸中的生机逐渐的黯淡,最终绝灭。
  尸体倒地。
  冷兵器机械兵走到衡流沙的尸体旁,把刺入进衡流沙喉咙的合金短剑拔了出来,甩掉了上面的血迹,插回到腰间的剑套中。
  而后。
  冷兵器机械兵按照江离的吩咐摸尸,从衡流沙的身上找到了一门功法秘籍,一个装有丹药的玉瓶,以及一对一阶上品的武器‘岩铁指虎’。
  最后就是流沙帮的帮主手令了。
  “主宰。”
  冷兵器机械兵将搜到的东西递给江离。
  “你先拿着,回到帮会后再交给我。”
  江离道。
  “是。”
  冷兵器机械兵恭敬的点头。
  “恭喜江帮主,今晚就解决了流沙帮,从今往后,整个城东将会变成江帮主的地盘了,可喜可贺。”
  独孤洛缓步走来,脸上又浮现出了魅力十足的微笑。
  “嗯。”
  江离点头,耸了耸肩道:“本想着让衡流沙多活一晚,明天再把流沙帮解决,结果衡流沙嫌弃自己命长,非要今天晚上寻死,本帮主也只好成全了他。”
  “额……”
  独孤洛嘴角一抽。
  “少主。”
  赵沛沛将杜克林擒住了,丢到了独孤洛和江离的面前,并道:“刚才他还想趁乱逃走,但被属下擒住了。”
  “如何处置,请少主定夺。”
  “饶命,饶命啊,少主,江帮主,饶命啊……”
  杜克林在哭喊,不停的磕头求饶。
  “江帮主,今天晚上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杜克林是流沙帮的帮凶,为了表示灵药商会的歉意,他就交给江帮主来处置吧。”
  独孤洛厌恶的瞥了杜克林一眼,向江离说道。
  “杀他只会脏了本帮主的手。”
  江离淡淡的道。
  “额……”
  独孤洛怔了怔,反应过来后,就示意了赵沛沛一眼。
  “是。”
  嘭!
  赵沛沛点头,他一掌落下,内力涌出,击中了杜克林的天灵盖,杜克林双眸瞪大,全身僵硬,然后七窍流血,生机绝灭,尸体侧身倒地。
  “江帮主,希望今天晚上这件事情不会影响到天狼帮和灵药商会之间的友谊,我个人是非常愿意和江帮主做生意。”
  独孤洛微笑的说道。
  “刚才十万两白银的生意,你们灵药商会可是一点优惠都没有呢。”
  许雅在旁边似乎是无意的小声的嘀咕了句。
  “这……”
  独孤洛一愣,望了许雅一眼,然后再看了看江离,江离的表情没什么变化,在想了想后,从怀里取出了一个白色的玉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