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全民魔女1994 > 第199章:做些你该做的事情
    呼吸着带着些许阳光味道的空气,江涵很快就来到了那座小山头。
  
      地上的水洼泛起波纹,但用魔女的视力,江涵还是很清楚的看见了自己现在的样子。
  
      她的打扮变得平凡了很多,天蓝色的打底蓬蓬裙与黑色的背带裙衫外套,头上戴着顶草帽风格的宽大休闲帽,一副‘文学作品中的村姑’感觉。
  
      之所以说是文学作品中的村姑,是因为这套打扮是妥妥的中产地主阶级的富女儿打扮。
  
      哼,还不错嘛……江涵对着水洼眨眨眼,吐了吐舌,双手再拍拍脸蛋,自我感觉良好。
  
      旋即,她不管着裙子蹦蹦跳跳的就往山头的几个小树洞与岩洞住宅跑了过去。这里是梦境,作为熟练运用各种环境的魔女,她们天生就可以有着在梦境中自由活动的能力。
  
      如果不是害怕把这个梦变成‘惊吓梦’吓醒做梦的人的话,江涵都可以飘起来,或变身为迪迦奥特曼,甚至是具现化一台高达出来。
  
      遗憾的是,通过梦境获得的经验不能算是经验。
  
      因为梦境只是个规则类似于地球,但却完全不同,随时可以毁掉的架构。
  
      并且有着心想事成的负面buff。
  
      比方说在梦境里面联系壁球,你会发现自己简直无所不能,神经反射速度约等于十个蔺昭君!
  
      又比方说在梦境里练枪,你会觉得自己就是个宇宙无敌大陀螺,螺旋穿墙透视锁头!
  
      但梦始终是梦,假的始终是假的。
  
      梦境里做到的事情,含金量甚至不如热身赛!
  
      这一点热身赛之王萝娅深有体会——伟大毛萝次次热身赛痛揍安洁、阿加莎和克拉肯,但一到正赛就被这三个人无情殴打。
  
      江涵并没有想在梦中做十里坡剑神的想法,顺着梦中产生的直觉寻找到了一个门口种着茶树的洞穴门口。
  
      木门上有着一把锁。
  
      “呼,这里没有锁。”江涵默念了一下,合上眼睛,再睁开的时候锁已经消失了。
  
      这就是梦境,任何不合理的事情都有可能发生。
  
      她推开门,毫不客气的往里面走进去。
  
      不出意料,她走进去后,就在这个装修休闲田园的房中,见到了这个梦境的主人。
  
      拥有一头娟丽黑色直发,皮肤白皙,容貌靓丽且拥有一双…一双永结眼的圣女维拉。
  
      她穿着蓝色的背带裙与白色的底衣,在裙子上有着各种黑色的布带作为装饰。
  
      江涵能够感觉到自己的魔力就附在对方的身上,但似乎无法深入,无法入侵到对方的精神中。
  
      简单来说,就是她现在还没有办法从对方的梦境中挖出来一些秘密。
  
      “不过很快……”江涵咕哝着。
  
      她坐到了圣女的面前,对方面无表情的望着她,眼神空洞。
  
      江涵并没有入梦体验,但她曾经在克拉肯的大书库里看到相应的知识,梦境中的生物都会处于一种‘虽然很奇怪,但我觉得合理’的那种状态。
  
      合理,就是万岁!江涵瞄了眼桌上,上面放着两个杯子,都是热腾腾的茶,还有大概是野猪肉的大型火腿,与一种独特的用茶以及果子制作的名叫做特拉佩的酱料,是忒斯特南戈的当地名产。
  
      两个茶杯,是有客人吗?江涵眯了眯眼,又展开笑脸晃晃头,她觉得自己又忽略了什么东西,但认真的思考一下,梦里发生什么都不奇怪。
  
      所以她干脆就不去思考,捧起那杯热腾腾的茶咕噜一口,只觉得香气四溢。
  
      “好茶。”她眼睛简直快要发亮了。
  
      梦中的美味是来自于梦的主人的。
  
      一个没有吃过鸡肉的人,梦中即使出现鸡肉也是没有真正的味道的。
  
      一个没有过桃色经历的人,再怎么做桃色的梦都是自我发电的一种升级版,不会有真正的体验啦。
  
      江涵品尝了一口野猪肉,这也是美味至极!
  
      简直不像是忒斯特南戈这个贫乏世界生产出来的美味!
  
      她满足的吃了一顿,虽然知道回到现实中这些食物就会从她的胃袋里消失,但转念一想,这不是太好了吗!?梦中吃一顿,回到现实中又可以再吃一顿,简直是魔女梦寐以求的能力。
  
      吃完了肉,又喝了一口热茶,她满足的拍了拍肚子。
  
      本以为维拉作为一个村姑,没吃过什么好东西;没想到只是嘴上说说的村姑!实际上很有可能是某个中产地主阶级家的女儿,估计有着一整座山做领地的那种村姑。
  
      ……江涵揉了揉脸蛋,她这才想起来正事。
  
      她得小心翼翼的操控魔力渗入对方的思维当中,慢慢的低语将对方变成二五仔!
  
      吃饱喝足,她正要行动时,圣女维拉站了起来,拿起茶壶给她倒了杯茶。
  
      “……”江涵一下子像是被吓到的猫一样,眼睛瞪大,眉毛挑起,贝齿轻轻咬着下嘴唇。
  
      咕噜噜……
  
      热茶冒着咕噜气泡,像是坩埚中熬煮的魔药。
  
      维拉放下茶壶,坐下来,望着她,沉默少许,嘴角不是微笑的抽动了一下:
  
      “你是谁?”
  
      她,她,她清醒着?江涵先是一阵担忧,旋即脸一下子红了起来。
  
      她尴尬的眨眨眼,偏过头去,尴尬的瞄着桌上只剩下残渣的火腿,然后又楚楚可怜的瞄了眼维拉。
  
      圣女近乎没有呼吸,在双方沉默了大概二三十秒后,才轻声说道:
  
      “告诉我。”
  
      克拉肯,你给我的书上面没有讲到怎么应付忽然清醒的梦境主人啊!江涵的数条思维快速的碰撞思考,过了半秒,才迟疑道:
  
      “…你知道我是谁,也知道谁会出现在你的梦境里。”
  
      梦里面的人,纵使清醒着,智商也不会太高!
  
      江涵一句话中,蕴含着些许的魔力,引导着对方想起来‘这是一个梦’,而后面的补充则是触发对方自动脑补的能力。
  
      毕竟,梦里的人智商都不高。
  
      她们可以轻而易举的自己说服自己!
  
      ……就是不知道对付这种清醒着的梦境主人时有没有效果……江涵小爪子在桌子下轻轻敲击自己的大腿,满怀希望对方的脑补能力起到作用。
  
      也许今天是她的幸运日!
  
      她那半生不熟,简直像是种水稻技术一样的引导能力起作用了。
  
      圣女维拉的表情缓和下来,又有点迷茫,她重复道:
  
      “我知道的……”
  
      “我……”
  
      江涵注意到不远处的一个橱柜变成了书柜,里面有着不少的书本。
  
      她知道这是维拉的意识导向。梦是不稳定的,意识更是朦胧的,当维拉思考事情的时候,她的思考来源会以各种方式展现在梦中,这次是书架。
  
      “意味着她正在从自己过往学到的知识中去寻找答案……呼!”江涵松了口气,露出笑容,再次游刃有余的品了口茶,小小的在内心评价了下那个书柜,“哇哦,对于一个村姑来说,她学到的东西有点多啊……呵,果然是我想的那样,这家伙也是个封建社会残余!”
  
      她晃动身体,又从桌上拿过一盘干酪,品尝了一口。
  
      味道也不错!呵,封建残余……江涵塞了点干酪到嘴里,脸颊鼓成了仓鼠样子。
  
      维拉陷入沉默,数秒后,她才迟疑道:
  
      “你是……你是个,魅魔?”
  
      噗!
  
      江涵凭借着良好的教养,保证了自己没有吐出来。她加速咽下食物,眼睛眨动两下,正要说‘我不是’的时候,就听见了维拉自顾自的分析:
  
      “古书上面记载,魅魔类似于梦魇,会潜入别人的梦里,污染生物的思想,让他们提高对深渊的沉醉,最终堕落。我似乎最近,最近和恶魔战斗过?所以,你是一个魅魔,潜入我的脑海里?”
  
      江涵抿了下唇,忽然觉得脑袋有点重,伸手摸上去发现自己长了一对恶魔的弯曲羊角。
  
      梦境主人对入侵者的认知,也对改变入侵者。
  
      最重要的是,梦境主人的‘认同感’能够加速魔女破解她们心灵之防……
  
      江涵收住了自己的话,转而深呼吸了一下,媚笑道:
  
      “是哦,我就是魅魔。”
  
      维拉眼睛睁大了些,表情严肃:
  
      “恶魔,从我的梦境里滚出去,我不会出卖我的同胞的。”
  
      这会儿义正言辞啦?江涵内心吐槽,不过她也知道,梦中的人的说话方式就是这么的断片!上一秒还跟你搞现实系,下一秒就给你整出残酷天使行动纲领给你玩超级系。
  
      她顺着话头,像是给猫顺毛一样的安抚道:
  
      “我不想让你出卖你的同胞,事实上,我只是个迷路的魅魔,想要问问路……”
  
      这种错乱的说词,却起到了效果。
  
      维拉平静下来,望了她一眼,表情严肃中还带着点期待:
  
      “那个,魅魔!你不做点魅魔该做的事情吗?”
  
      “哈?”江涵眨了下眼。
  
      这就是忒斯特南戈圣女的道德水准吗?真有够好笑的呢……江涵摆摆手:
  
      “我说了我只是迷路了而已,才不会做魅魔都会做的事情呢。”
  
      圣女表情越发严肃,只不过江涵从对方脸上看出来了一丝失望。
  
      维拉单手手掌托住脸:
  
      “果然这是梦啊,而且书上记载的知识有不少错误;不过,魅魔,我会把你和你的深渊同胞,全部送回深渊中的……”
  
      她这样说道。
  
      江涵感觉到了这个梦境发生了一丝颤动,然后——
  
      梦醒了。
  
      她的意识飘忽千里,一瞬间进入永暗,又陷入温暖的光芒。
  
      “呜啊……”她打了个哈欠,坐了起来,闻到了火锅香味,看见了谭月小组的魔女与米雅正在吃火锅。
  
      米雅见她醒了,问道:
  
      “怎么样?梦里有什么收获没?”
  
      …………
  
      义军营地。
  
      圣女维拉捂着头,从行军床上坐起来。她咳嗽了一声,感觉到还是有点眩晕。
  
      她皱着眉抚摸着自己的左眼。
  
      “那个恶魔……她的血似乎溅到了我的眼睛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