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火影之虚空之眼 > 038 死亡

  “不要!”
  这时,一旁的江流风挣扎着扑了过来,在无心出手的瞬间,挡在了橙水的身上。
  砰!
  无心布满暗红色查克拉的手掌击在了江流风的背上。
  “呵!还有个忠实护卫呢。可这又有什么用呢。”
  无为将江流风提了起来,他转过身看了看还被悟拦住的自来也和蛤蟆三人众。
  “不过,多一个人质也不错。”
  说完,他将江流风丢在一旁,左手再次竖起剑指,然后泛红的右手再次击出,这次,手掌毫无阻碍地狠狠印在了橙水的胸口。
  江流风和橙水两人痛苦地蜷缩着。
  “哈哈哈,中了我天牢,你们就沦为了普通人,乖乖当我的人质吧!”
  “呃阿..,”两人痛苦地爬起来,扯开衣领,胸口亮红色的纹路明灭不定。
  默默地合上衣领,遮住胸前的纹路。江流风抬头看着如同恶魔般向他们走过来的无心,想调动查克拉反抗,可刚调动查克拉,胸口的火牢封印就如果加热的烙铁般灼烧着他,疼得他满头大汗。
  “呵!别挣扎了,中了天牢,你们是不可能再反抗得了我的。”
  我心一手一个,将他们两个提起来,转身面向自来也他们。
  “给我住手!”
  远处的自来也其实一直都在关注着这边,可无奈悟的速度太快了,一直拦着他们,他们怎么也突破不了,只能干着急。这下看到无心终于是将橙水他们抓了起来,他们也只好认命般停手,准备和无心谈条件。
  见他们停了手,悟煽动羽翼,慢慢落到了无心身后不远处。
  自来也也从文太的头顶跳了下来。
  两人互相对峙,无心面带冷笑,自来也则满脸严肃。
  。。。。
  “说吧,要怎么样你才肯放了他们。”
  “放了他们...,简单啊!”
  无心将右手的江流风提高到与他等高。
  “右边这个,便宜!只要你们木叶不再插手我们草隐村的事,我就放了他。”
  说完,他松开了右手,江流风径直摔在了他的脚下,痛苦地挣扎着。
  “至于左边这个,啧啧,听他说,他是你们二代火影的孙子、千手一族的独苗?可惜了,堂堂忍者之神和忍界神速的族群,居然只剩下了这么一个独苗,你说,他要是在这出了事,可怎么办呢....?”
  说着他提起了左手的橙水,似笑非笑地看着自来也。
  “呼...说吧,你到底想什么样。”
  自来也深呼一口气,再次沉住了内心的火气,低声和无心说道。
  “哈哈哈哈哈~!”
  看着木叶三忍之一的自来也在自己面前低声下气,无心的心里的虚荣心到了巨大的满足。
  “哈哈哈哈,其实也简单,只要你们木叶承认我们草隐第六大忍村的地位,并将临近我们草之国的区域划分给我们,同时,还要赔偿我们各类属性的忍术一百种,其中A级忍术每种属性不能少于4种,B级忍术不能少于十种,哦。对了。还是S级的忍术,也得来几种吧,还有。。。”
  “够了!我们不可能答应你这种要求的,你实际一点吧!”
  无心还在滔滔不绝地说要求,却被自来也一口喝断。
  “是吗!”
  无心的神色变得狰狞。
  “那你们千手一族的独苗,是不想要了是吧,那我就成全你!”
  说着就装作要动手的样子。
  “等下!”自来也也知道无心很大概率是在装样子,可橙水千手一族最后男性的身份让他无法不慎重。
  “无心看着自来也着急的样子,让他的心里无比畅快。他举起橙水,看着他。
  “你可真是个宝贝,我该怎么谢谢你呢,哈哈哈哈……呃啊!”
  无心正在得意,却忽然感觉自己的背部和胸腔传来一阵剧痛,同时身体的力气快速失去,意识开始逐渐抽离。
  “怎么....回事....?”无心迷茫地喃喃道。
  砰!
  无心无力的右手已经抓不住橙水,只好任由橙水撑开他的手掌落下。
  早已准备好的江流风抗起落下的橙水,几个跳跃就来到了自来也旁边。迅捷程度哪里像是被封印了查克拉的样子。
  无心低头看向自己的胸口,一抹紫色,透过衣服,逐渐浮现了出来,随后缓缓扩大,紫色蔓延过的地方,无心的身体连同衣服都是消失不见。是以无心通过胸口消失的地方,还能看到自己的内脏还在紫色的蔓延中,逐渐被紫色蚕食、分解。
  “你……为什么....”
  无心惊愕地看着江流风,眼中充满着疑惑、迷茫。
  “不。。!!呃!”
  他用尽最后的气力和生命力发出了人生中最后一声怒吼。
  。。。。
  随着声音的落下,无心所有的愤怒,不甘,和野心,也都随着他这声怒吼的结束而消逝。
  砰!
  无心直挺挺地倒在了地上,溅起一阵的尘土。
  “父亲....”远处的无为看到无心倒下,泪眼朦胧,瘫坐在地。
  江流风率先上前,自来也和橙水也连忙跟上,三人来到倒下的无心身旁,看到无心胸口的紫色不仅没有停止蔓延,反而随着无心的死去,没有了他的查克拉的抵抗,蔓延的速度更加快了。
  因为是第一次使用虚空能量对敌,且江流风也不知道其他人的查克拉对虚空能量的抵挡和阻隔有多严重,所以刚才那一击,江流风可是完全没留手,用了他差不多5分之一的虚空能量,以至于现在无心死后,大量多余虚空能量依旧在迅速地分解他的身体。
  江流风现在本可以将多余的能量吸收,但他没有这么做。而是和自来也和橙水一起默默注视着无心的尸体,在紫色的蚕食中渐渐消失不见。到最后,地上除了一个不规则的坑洞外,竟然连一丝一毫无心曾经存在的痕迹都再也无法看到。
  这是江流风第一次在外人面前使用出虚空能量,虽然现在他的忍者等级还是木叶下忍,但实力,已不是一般中忍能比得了的了,无所顾忌火力全开的状况下,他甚至连上忍也敢一较高下。
  他早已不是当初那个初到木叶,手无缚鸡之力的战五渣了。
  现在既然决定显露出来,那就要表现出来足够的威慑力,让那些想打他注意的蝇营狗苟都仔细地掂量清楚——来找他麻烦,是否能承受得住后果!。
  “你们……”
  自来也忌惮地看了看江流风,欲言又止。
  这时,无心死亡后,天牢之术被解除的橙水,有了查克拉后也再次活跃了起来。
  “怎么样,自来也大人,我们没帮倒忙吧!这可是我们的计划,我们。。”
  “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自来也大人,你看悟,现在是个什么状态。”
  橙水正要详细解释,却被江流风打断了,因为他发现悟的身体突然开始颤抖起来。
  自来也也发现了,他凝神观察了一会,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
  “你们先远离一些,我也不知道现在它是个什么情况。但远离一些总是没错的。”
  “好。”江流风和阳炎也不怠慢,直接远离,自来也看他们远去,也是几个纵身再次来到了文太头上。
  “文太。你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吗。”
  “不知道,不过既然操控的人都死了,它却还没消失,出问题的概率很大,我们要小心了,现在先静观其变吧。”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