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西游之绝代凶蟾 > 第二十五节 谋划

  一番相互的确认身份之后,云翔与敖烈的谈话终于进入了正题。
  云翔也不绕圈子,直接道:“三太子,我已知晓,望海菩萨以五公主相威胁,逼迫你交出法宝。”
  敖烈听了这话,顿时大惊失色,身体也难得地扭动了几下,道:“你如何会知道此事?难道你与望海也有什么关系?”
  云翔自嘲一笑,叹道:“我一个蛤蟆妖所化的半龙,又是纳晦宫的坐骑,能和神通广大的佛门菩萨有什么关系?三太子未免太过多疑了吧。今日来此,我也正是为了和三太子商议此事。”
  敖烈沉吟了半晌,无奈道:“便是知道了,你又能如何?望海卑鄙无耻,以婕儿作为人质,逼我就范,我又该如何拒绝?云翔,若你真是婕儿的朋友,便当将此事想办法转告大伯父,请他出手相救婕儿。”
  云翔道:“你所说的办法,我又怎会没有想过?只是我口说无凭,望海定然矢口否认,龙王又怎会信我?更何况,据我所知,龙宫对西天也是颇有顾忌,只怕未必敢轻易与望海翻脸。”
  敖烈叹道:“如此说来,那我也只能交出定海珠,先换回我二人的平安再说了。”
  云翔断然摇头道:“不,我却以为,若你交出了宝物,你和五公主必死无疑。”
  敖烈惊道:“这是为何?”
  云翔道:“三太子可否先告诉我,定海珠到底是何等宝物?”
  敖烈盯着云翔看了许久,方才道:“事已至此,告诉你也是无妨,定海珠乃是我西海龙宫的至宝,与原本东海龙宫中的定海神针铁,并称水族两大至宝。”
  嗯?竟然和金箍棒是同一等级的宝物?如此说来......
  云翔忍不住又问道:“如此说来,南海和北海,也有类似的宝物了?”
  敖烈颓然道:“南海和北海原本也是有的,只是早已丢失多年了,如今定海神针铁,也已经被人夺走,定海珠眼看也是保不住了,真是天要亡我龙族啊。”
  云翔皱了皱眉,道:“三太子,你可知道,如今到底有多少人窥觑这定海珠?”
  敖烈苦笑道:“这等宝物,自然是人人都想得到的,捡大的说,天庭玉帝、三清圣人、西天、东天自然是都想得到,那望海菩萨,可不就是西天派来的夺宝之人么?”
  东天?又是东天?这到底是个什么组织,竟然能够和天庭玉帝、三清圣人、西天相提并论?
  云翔只得再次问道:“三太子,恕在下无知,不知这东天,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地方?”
  敖烈道:“东天的来头,实在是复杂得紧,一时半会却也说不清楚......对了,你到底想说什么,如此问东问西的,让人当真是一头雾水。”
  云翔见敖烈已是有些不耐,只得转向正题道:“三太子,依我之见,这望海菩萨,很可能并不是西天佛祖派来夺宝的,而是想将其占为己有的。”
  敖烈惊道:“这怎么可能?”
  云翔便将前日关于金吒引出的猜疑讲了出来,最后道:“三太子,我这猜疑其实并无太多的根据,也可能事实并非如此。但若事情真如我所想,待得交出法宝之日,便是望海灭口之时,到时无论动用什么手段,她都不会让知道此事的你和五公主再活下去了。”
  敖烈听了这话,顿时呆在了那里,半晌才怒喝道:“如果真是如此,那望海一直都在诓骗于我,根本就没打算饶过我们。望海,你欺人太甚,我敖烈与你势不两立!”
  龙怒之声,在这空间中来回激荡着,听得云翔也是心惊不已,忙道:“三太子,你小声些,莫要引来了旁人。为今之计,咱们还是要好生商议个对策才是。”
  敖烈道:“事到如今,还能有什么好对策?”
  这话说完,两人顿时沉默了下来,他们一个身份低微的坐骑,一个天牢中的龙子,又有人质在对方的手中,根本不敢跟对方翻脸,还能有什么对策?
  沉默了半晌,云翔忽然道:“三太子,若我没有记错,按照你与望海的约定,可是需要她先救你出去,你才会献上宝物的吧?”
  敖烈道:“正是,你想到了什么?”
  云翔道:“那如果她救不出你来,你便也无需献上宝物了吧?”
  “救不出我?”敖烈沉吟了半晌,道:“按照约定,若是她救不出我,我确是无需献上宝物,只是怕她会为难婕儿。”
  当真是关心则乱啊!
  云翔忍不住出声纠正道:“非也,非也,五公主的作用,只是用来钳制三太子,可望海救不出人,怪她自己本事不济,又怪不得三太子,又有何理由去为难五公主?若是这样无端端得罪死了三太子,她岂不是永远也得不到宝物了?据我所料,只怕她还会善待五公主,不停地向三太子示好,再另想办法救你出去,以便讨要宝物。”
  敖烈颔首道:“你这话倒是有些道理,望海只是为了宝物,与我们无冤无仇,确是没必要下此毒手。只是要阻止她救我出去,只怕也是有些不易啊。”
  云翔点了点头,继续道:“据在下所知,她若是要救人,当从托塔天王李靖那里下手,三太子可知道,她还有什么其他的手段救人么?”
  敖烈想了想,道:“望海在天庭交游甚广,若是真想要救我出去,倒也还有不少门路。但她终究是打着西天佛祖的幌子,若是既想救人,又不想传扬出去,怕是只有走李靖的门路才最为稳妥了,李靖的次子木吒是他的徒弟,自然与她交情深厚些,换作旁人,她却未必能信得过了。”
  云翔点头道:“那好,其实换句话来说,就是咱们要想办法阻止李靖救你出去了?”
  敖烈道:“应当正是如此。”
  云翔叹道:“只是如此一来,只怕三太子还要在这天牢中多受些罪过。”
  敖烈道:“无妨,我终究是信不过望海,比起我们两个人的性命来说,多受些罪过又何足道哉。”
  云翔叹道:“三太子无需太过忧心,依我所见,你最多还会被关上百余年,必然能够脱困。”
  敖烈奇道:“这是为何?”
  云翔摇头道:“不过是一种直觉罢了,也没什么凭据。”顿了顿,他又继续分析道:“对了,在下初来天庭,还不知这李靖到底是何等人物,三太子可否告知?”
  敖烈道:“这李靖乃是天庭兵马大元帅,与太白金星并为玉帝的左膀右臂,极受玉帝宠信。虽然此人好大喜功,四处揽权,德不配位,天官中也多有怨言,但在这天庭中,若说他做不到的事,只怕极为有限。若是望海当真说动了他,想来也定然能够救我脱困。”
  好大喜功,四处揽权?这么说,这李靖得罪的人也不少了,倒也不是个难缠的主。当然,相对他的身份来说,恐怕连让李靖得罪的资格也没有吧。
  等等,既然这李靖得罪了不少人,只不知道他和那位的关系如何,如果能够借助那位的势,倒是有些操作的余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