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女皇新宠 > 第一百零九章姬家人的反击

  “仁慈就是犯罪”
  姬飞雪现在算是深切体会到这句话的含义了,同时明白也佟喜为何要对姬家其她皇族斩草除根了。
  在有心人的策动下,姬家各房全部出动,首先冲破近卫军的阻拦,将被软禁在朝天宫的家主们都救了出来,然后鼓动各家主召开宗族大会。
  要知道这些家主根本就没病,被关了这么长时间,早就憋一肚子火了,所以被救出来后,立刻由被动变成了主动...
  事情发生的非常突然,当姬飞雪和佟喜等人得到确切消息的时候,姬侠等一众元老,已经快冲到宫门外了。
  敲钟之人是姬侠安插在宫中的眼线,虽然第一时间被拿下,但已经于事无补了。
  钟声已经敲响,文武官员正在向皇宫聚集,正常情况下,姬家宗族大会,是不会让官员们参加的,但幕后之人深感姬家皇族势力单薄,这才想要把官员们都拉进来的。
  坤乾宫、德政殿。
  姬飞雪面罩寒霜地高坐在玉阶上,佟喜侍立在一旁,下面则是姬飞鸿、姬飞洋,以及伏牛氏和云熙偌几人。
  城门和宫门都已经关闭,同时三军戒备,皇宫内外也是弓上弦刀出鞘,大有大战一触即发的架势。
  “你们有什么要说的?”
  听了姬飞雪的话,姬飞鸿率先上前一步道:“姬侠等人来势汹汹,同时又裹挟了很多不明真相的官员,值此多事之秋,朝廷还是应以平稳为主,还请陛下明鉴”
  姬飞鸿和姬飞洋虽然支持姬飞雪,但说到底,她们还是姬家人,姬飞雪的新政已经触及了姬家人的利益,受损失的当然也包括她们,所以她们打心底是不赞同新政的,恰好姬侠她们闹了起来,这也就给了姬飞鸿插话的机会。
  姬飞雪眼睛在两个皇兄身上扫过,最后落在伏牛氏身上。
  “伏牛城主,你可有什么好建议?”
  “圣明不过陛下,微臣知道陛下其实已经有了主张,所以只要陛下颁下旨意,伏牛氏无不遵从”
  一番话说的漂亮至极,却也滑头到了极点,反正就是不担一点责任。
  姬飞雪嘴角闪过一丝冷笑,目光忽又转向站在最末、一直没有开口说话的云熙偌身上。
  “云熙卿,你来说说”
  听了姬飞雪的话,大殿内除了佟喜,其她人均是一愣,心说这么大的事,不来征询我们的意见也就罢了,怎么还问起一个不入流的外人了?
  云熙若心中虽然有了些想法,但在场的都是朝中大员,她怎敢胡乱开口?却不想女皇陛下会向她问计,一时间又是紧张,又有些兴奋。
  略一沉吟,道:“陛下,据草民所知,皇族的宗族大会,一般是不准许外人参与的,现在却弄得人尽皆知,草民想,对方不外乎想逼您表态,为此,草民有个大胆的想法,请陛下和诸位大人参详”
  事实上姬飞雪已经有了快刀斩乱麻的想法,但作为一个帝王,她必须考虑所做事情的后果,这才想听听众人的想法,却不想这个被佟喜极力推崇的人,真想出法子来,不由感兴趣地道:“什么想法?说出来听听”
  在众人疑惑和讥讽的目光中,云熙偌缓缓道:“陛下新政,利国利民,受损的只是极少数权贵,既然她们要把宗族大会公开,那陛下也可以招百姓来一同旁听啊!”
  好一个以己之矛攻己之盾,佟喜差点没拍手叫起好来,可只有他高兴有什么用?
  云熙偌话音刚落,姬飞鸿就不悦地道:“皇族大会,叫上百官已属不该,再弄一群泥腿子进来,皇家的颜面何存?你到底安的是什么心?”
  伏牛氏认识云熙偌,原本云熙偌出现在这,就已经很让她意外,现在发现姬飞雪似乎很重视云熙偌,这就不得不让她多想了。
  “云熙偌想干什么?她怎么会在这?是云熙氏授意的吗?她有没有把我跟云熙氏说的话告诉姬小七...”
  想法多的人,烦恼自然也多,这边商量对策呢,伏牛氏却开始打起自己的小算盘了。
  “四皇子此言差矣,正所谓君为轻、民为重,陛下发布的政令又都是切身为百姓着想的,现在文武百官都能来,为何不能让百姓也来参与宗族大会?”
  佟喜恰到好处地开口替云熙偌解了围,而他一说话,顿时就让姬飞鸿和姬飞洋明白过来,这人说的这些话,怕都是佟大总管授意的吧?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还反对个屁啊!谁不知道姬小七是跟他穿一条裤子的...
  姬飞雪把众人的反应收入眼底,微微一笑,道:“云熙爱卿之言,深合朕意,传旨,召集全城百姓齐聚皇宫外广场,一同观摩我姬家的宗族大会”...
  礼藩院。
  如果佟喜在这看到厉明风的样子后,肯定也会吓得不轻。
  短短十余天不见,厉明风已经瘦成皮包骨,要不是胸口还有呼吸,就跟个死人没什么区别。
  黑星云脸色凝重地站在一旁,手里捧着个药碗,想要给厉明风喂药,厉明风却说什么都不肯喝。
  “二皇子,您先喝点吧!这是圣君命最好的医士熬制出来的解毒药...”
  “快、快拿走,要不想让我死,就赶紧送银子来”
  病成这样了,厉明风的气息倒还不算弱,也不怪她不肯吃药,她变成今天这样子,可以说就是因为乱服解毒药造成的,她现在算明白了,除了佟喜的独门解药,其它都不管用。
  说到银子,黑星云也很为难,沙西国是不缺银子,但佟喜要的太多,而且距离又这么远,根本不可能一下就把佟喜要的数目送过来。
  可看二皇子这样,怕也挺不了几天,太子已经被废,圣君平时最关爱的就是这个二皇子,所以无论如何都不能让二皇子出事。
  “二皇子放心,银子已经在路上,您先好好休息,我跟佟公公还有些交情,这就去恳求他先把解药拿来”
  “好、好...你快去,只要能救我,回去我一定求圣君封你个大大的官”...
  其实黑星云到月氏城已经有些天了,之所以一直没来见厉明风,就是在暗中挑拨姬家人,而这也是厉姝的命令。
  在这期间,黑星云也知道了厉明风和水玉清中毒的经过,所以让她上门去求佟喜赐药,还真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轻轻带上房门出来,就见一个护卫快步靠了过来。
  “大人,刚刚收到消息,姬皇要在皇宫广场召开宗族大会,而且特命百姓可以参加和发表意见”。
  “你说什么?”
  饶是黑星云养气功夫到家,听了护卫的禀报后,也失声惊呼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