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暗黑之间 > 第二十三章 “橄榄枝”

  “也就是说,只要我只要在接下来的活动中保证自己不死掉的话,就能够加入裁决之手?即便是后勤文职应该也能算作裁决之手的队员了吧?”徐明珏看了一眼端坐的潘恩,确定自己想要得到的答案。
  潘恩笑了笑,道:“确实如此,实际上我个人认为文职人员可能比我们这种职业者更幸福,他们虽然被限制了大部分自由,但起码能有稳定的生活。而不像我们,今天还好好坐在这里,明天也许就会因为脑海中的一些呢喃而变成一滩行尸走肉。”
  徐明珏想起了帕梅拉告诫他的那句话——“越是深潜,越是黑暗,越接近真相,就越靠近疯狂”,不禁打了个寒战。
  潘恩好像深有感触,他感叹一声,随即抽开自己的抽屉,从里面翻出一件被牛皮纸袋包住的长条物体扔了过来。
  啪,徐明珏下意识接住,从牛皮纸袋里传来坚硬的触感和不轻的分量。
  他疑惑地看向潘恩,问题脱口而出:“这是?”
  “打开你就知道了,算是借给你防身的武器吧,以便应对一些预料之中的危险。”潘恩微笑,打了个响指,“你需要尽快熟悉这件武器,这方面我建议你向亚柰子请教,她是专业大师。”
  徐明珏打开纸袋,里面是一把银色的左轮手枪,无论是枪膛笔直的线条,还是枪身光滑如镜的表面都凸显着热兵器的气质,冰冷而致命,而樱桃木削切的温润握把则将枪械带来的暴力冲击感稍稍软化。
  “史密斯战术转轮手枪,双动式击发模式,可装填六枚子弹的转鼓式弹仓,手动退壳,如果搭配快速装弹器的话还是蛮适合新手使用的。”一旁的亚柰子扫了一眼纸袋中的左轮,给出中肯评价。
  说实话,徐明珏从来没有实际接触过枪械,他在吃鸡的时候都是捡到啥用啥,所以经常会被骂“神坑”。此刻真切摸到一把转轮手枪才明白为什么军事迷们会说枪械才是男人的浪漫,原来这种简单粗暴的兵器真的有着生命,让自己着迷。
  徐明珏把玩着转轮手枪,迫不及待地问道:“我该怎么使用它?”
  潘恩拍了拍手,发出声响吸引他们的注意力。
  一边站起身晃动自己的身体,浑身骨节发出噼啪的响声,潘恩一边叮嘱道:“我建议你们你们去隔壁的房间去试枪,徐明珏先生,我知道你不会不理智到用这把枪去做不法之事,但我仍旧要提醒你,既然我们敢把枪借给你,就有能力在你犯错之前及时解决掉你。”
  他不等徐明珏回答,直接推开房门走了出去,“记住这把枪的名字,我更喜欢叫它橄榄枝!它是收割生命的死神镰刀还是象征和平的橄榄枝,取决于使用者。我会让人暗中保护你,但你也不能放松警惕!”
  “好了,我还要再和艾德蒙玩上两个回合,你们的到来让我过早地终止了拳击,该死的小子,不能让他那么容易就逃脱了。”
  “潘恩先生一向这样说话吗?”徐明珏感受到了对方话语中的威慑,那实质性的杀气让他条件反射一般缩了缩脖子。
  亚柰子无奈苦笑:“队长说话一向如此,等你慢慢习惯就好。现在我带你去试枪,那边应该还有一些子弹。”
  恰如亚柰子所说,这把枪很适合新手使用。
  相比较自动手枪,这把“橄榄枝”采用的是双动式击发,既可用手压倒击锤使之待击,也可直接扣动扳机进行自动待击的射击。虽然弹巢只能填充六枚子弹,但用于自保应该勉强够用了。
  砰,砰,砰,连连扣动扳机的徐明珏费力抬起手臂,视线顶住了十米开外的枪靶,不出意料全部脱靶。
  亚柰子在一旁给出自己的建议:“别着急,命中率本来就是靠子弹慢慢喂出来的,更何况枪械最大的威力在于子弹未出膛之前,遇敌之时一定要沉着,冷静,千万不能随意开枪,务必追求一击即中。”
  她抽出自己腰间的那把规格巨大的枪械,双手平举,甚至不需要瞄准目标,毫不犹豫地扣下了扳机。
  砰!一颗泛着银光的子弹拖拽着一道赤色焰尾飞向枪靶。
  哒!正中靶心!
  亚柰子抬起枪口,吹了吹并不存在的硝烟,表情冷酷地收枪入套。
  徐明珏带着几分艳羡赞叹道:“你应该穿一身牛仔服的,头戴一顶宽沿高顶毡帽,再蹬一双镶着刺马钉的高筒皮套靴,哦,脖子上最好再围一块印花大方巾,美丽的西部牛仔小姐。”
  “为什么不呢?”亚柰子耸了耸肩,在她的颜值加成下,这个略显不雅的动作都有着格外的风味,“可是先生,如果你再不练习的话恐怕我们没机会准时去吃午餐了。”
  于是徐明珏收敛杂念,开始专注练习。
  经过将近三个小时的不断练习和感受,他的命中率终于有所提高,开始能够稳定上靶,只是环数较低。
  “好了,今天就练习到这里吧,再练习下去你的胳膊明天可能都抬不起来了。”亚柰子及时叫停。
  徐明珏这才感受到手臂传来的酥麻无力,这把转轮手枪的后坐力不小,当然威力也比较可观。
  亚柰子满意地点点头,递过来一条长条布带,示意徐明珏贴身穿上,并解释道:“给你装配二十枚子弹和一件腋下枪套。考虑到你并不是官方人员,所以我觉得腋下枪套更加适合你,它足够隐蔽。”
  “哦,对了,记得留下防止误击发的弹巢位置,我听说隔壁的乔安奈市有一个可怜的调查员,他习惯性把枪塞在裤子口袋里,结果不小心走火了,希望他已经有了孩子!”
  顿觉裆下一凉的徐明珏顺从地接过腋下枪套穿戴上,然后仔细检查转轮手枪弹巢是否留下误击发的空弹位,最后才提心吊胆地将转轮手枪贴身收好。
  现在他是一个有武装的人了!左腋传来的坚实触感让他觉得可靠,如果遭遇那群救赎会的职业者的话,虽然一把转轮手枪并不一定能击杀对方,但应该能造成足够大的伤害和威慑了。
  “下次再来练习吧,我每天早上都会在教堂门口等你,如果我有执勤任务的话,我会委托艾德蒙带你进来,他就是那个陪队长练习拳击的队员,你应该注意到了吧?”
  徐明珏点点头,那应该也是一位职业者,正常人应该挨不了潘恩那大块头的一击,他同时注意到对方提到的一个词“执勤”,疑惑道:“执勤?你们需要看守什么吗?”
  “那是正式队员才能了解的秘密,等你成为正式队员就会知道了”亚柰子伸手在鼻子面前扇了扇,提议道,“现在让我们先出去吧,这里的硝烟味道太浓了。”
  徐明珏微微侧过身子,以无可挑剔的姿势行了一个绅士礼,温声说道:“当然,美丽的女士,您先请!”
  亚柰子捂嘴轻轻一笑,带头离开了练习室。
  当他俩前后脚穿过训练室时,徐明珏突然想起了什么,他观察了一下,潘恩果然还在和艾德蒙练习着拳击,不,严格意义上来说,应该是潘恩单人练习着拳击,而艾德蒙只不过是一个人形沙包而已。
  他看着艾德蒙被动防御的姿态,眉头紧皱,似乎被打的就是他自己一般,顺便将自己的疑惑抛了出来:“潘恩先生是什么途径?我看他……有点特殊,是天生的,还是职业者的缘故?”
  “哦,怪不得你这样想,”亚柰子点了点头,带着聊八卦时的那种夸张表情,她微微放低声音,“队长他的职业名称是【铠武士】,位格7,也是克洛德的努力目标。不过他的相貌并非因为职业原因,其实他是亚人种,所以和普通人类的相貌有点不同。”
  “亚人种?”徐明珏重复了一遍,内心却在呐喊,不会真的是狼人吧?
  亚柰子嘴角露出微笑,补充道:“好像是叫什么,狼人?”
  正在单方面练习拳击的潘恩微微耷拉着的毛茸茸耳朵动了动,嘴角迅速绽开危险的笑容,接着他突然猛力出拳,击打得本就招架不住的艾德蒙惨叫连连。
  “队长,我快受不了了,你倒是,哎呦,轻点啊……”
  “呵呵,小子,有求饶的功夫不如多花点力气用在防御上吧!”
  “敢在我背后议论,等你进了队伍我再慢慢收拾你!”
  背后传来的惨叫声让徐明珏为之侧耳,他疑惑地看向亚柰子,轻声问道:“为什么感觉艾德蒙叫得更惨了?会不会出什么事啊?”
  “放心吧,”亚柰子摆摆手示意他不用担心,面色轻松地带头走进来时的隧道,“艾德蒙是以防御力著称的位格9【守护者】,队长经常通过击打他,来促使他被动锻炼自己的能力。”
  转过隧道尤能听到身后隐隐约约的惨叫,她不确定地补充了一句:“大概是艾德蒙说队长什么坏话了吧,毕竟队长除了特别记仇之外,也没什么不好的品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