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暗黑之间 > 第二十四章 诱饵?潜伏者?

  重新穿过教堂回到了外界,徐明珏却有了与之前截然不同的感受。
  已经接近上午十时,教堂门口的小型布道广场已经不再有信徒聚集,毕竟不是安息日,大家都要开始为了生活而工作。
  “你接下来准备去哪?”亚柰子含笑问道。
  “嗯,我想想,”徐明珏不自觉伸手触碰腋下枪套,然后突然意识到自己的动作显得有点恶俗,他带着讪讪笑容放下自己的右手,“也许先去一趟图书馆,然后去吃午饭,要一起吗?”
  记忆中图书馆里还有几本感兴趣的书没来得及翻阅,正好趁着今天空闲去阅读。
  亚柰子微皱眉头,脸上的不情愿表现得毫不遮掩:“我还要去奇物协会给我的枪械做一下维护,就不陪你去图书馆了。如果来得及的话我会在提雷瑟斯等你一起吃午餐。”
  说完之后,她不等徐明珏开口,径直迈开步双腿,尽量用最温柔的步伐走出了最快的速度,就像是当着老师的面偷偷溜课的一名学生。
  喂,亚柰子同学,你这样可不行,要好好学习啊……徐明珏内心暗暗吐槽。
  摇了摇头,徐明珏只得一个人步行前往图书馆。
  好在图书馆里教堂并不算远,徐明珏决定安步当车,当他离开教堂穿过一条街道时,背后突然传来一股淡淡的恶意。
  如果作为一个普通人的话,徐明珏未必能发现有人跟踪。但自从成为【阅读者】之后,他发现自己的意识对外界种种刺激的反应变得格外敏锐。
  此刻,后背传来的如同虫豸爬过或羽毛搔弄的麻痒让他确信跟踪自己的应该不是裁决之手的队员。
  这个人对我有敌意!徐明珏一边思考,一边脚步不停,他瞬间改变了自己去图书馆的想法,转向另外一条街道。
  接着他试图通过随机性改变方向来摆脱身后的跟踪,但那个潜伏的跟踪者却如同跗骨之蛆,牢牢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
  这个时候应该怎么办?徐明珏回忆起在地球看的那些谍匪片,首先为了保证自己的安全,自己千万不能去人际稀少的地方,必须保持自己在很多人的视线中。
  其次,暂时不要考虑再尝试甩掉身后的人,刻意改变方向或者突然加快步伐会让跟踪者警觉,也许会刺激对方做出危险自己的行为。
  最后,想办法向官方求助!
  徐明珏还记得在教堂地下的裁决之手小队的基地中,那位“狼人”队长潘恩可是承诺过会让一位队员跟着自己,再说了自己还有一把枪,这可是跟踪者绝对没有想到的。
  先假装不知情迷惑住对方,然后伺机利用各种渠道通知裁决之手!
  打定主意的徐明珏双臂微微夹紧,感受到腋下枪套仍旧好好绑缚在自己身上之后,他长出了一口气,装作如无其事的样子继续前行。
  同时他不断调整自己的呼吸,试图让自己变得更加冷静,甚至右手开始有节奏地曲张,以便万不得已的时候能够以最快的速度开枪反击。
  他穿过教堂所在的东区主街——神恩大道,不敢尝试回头,他开始去往鲁恩市警署所在的郁金香大道。
  一边随意漫步以安抚身后的跟踪者,徐明珏一边在脑海中回忆鲁恩市的地图:
  鲁恩市被划分成四个大区,南区是是一般市民的住宅区,那里有着鲁恩市最大的海产市场,西区则是贫民、流浪者扎堆的地方,甚至有黑帮势力盘踞,而北区则是上流社会精英阶级的集中地。
  而他所在的东区,地标建筑就是光辉教堂,占据了整条神恩大道。再往西边走便是十字走向的郁金香大道和市政大街,这两条街道的交接处便是鲁恩市警察署的所在地,也是徐明珏想到的脱身地点。
  和记忆中的路线同频,他踩着不紧不慢的步伐来到了郁金香大道,再往前大概一千米便是警署了,背对着上午的阳光,他已经看到那栋四层高楼上立着的旗杆如同标枪。
  和徐明珏构思好的想法略有出入,除了不远处警署外一个黑衣巡警正在来回走动巡逻之外,整个郁金香大道上并无其他人。
  糟糕,徐明珏不敢放松,他也不知道身后跟踪自己的人会不会疯狂到当着巡警的面出手,他的手微微蜷着,准备一有不对就立刻翻身扑倒,然后迅速拔枪回击。
  嘶……背后的不适感突然加重,那跟踪者的恶意犹如实质的钢针狠狠地插进徐明珏的背脊,但很快这恶意迅速退去,连一丝踪迹都未曾留下。
  对方这是理智撤退了?徐明珏不失警惕,他保持着防御姿势,继续试探着往前走去。
  乓,身后徒然传来什么物事高速穿破气流的声音。
  几乎就在听到声音的瞬间,徐明珏一个附身,就地往前一滚,然后迅速躲到路边的灌木丛后,同时他的右手已经握住了枪柄。
  “什么人?”他怪异的姿势引起了警署外的执勤巡警注意,对方警惕着走过来询问。
  “快离开这里!”徐明珏只来得及低声提醒一句。
  话音刚毕,那个巡警的身体便被一道黑光穿过。
  “呜呜……”巡警倒下的身躯一阵抽搐,他那因为死亡而扭曲的脸庞仍旧看向徐明珏,发出濒死的哀鸣。
  在哪里?徐明珏努力平复自己的心情,竭力让自己变得冷静,他试图透过灌木丛的枝叶找到跟踪自己并悍然出手的那个疯子。
  找到了,下一秒他便看到了对方,那个穿着麻布衣的干瘦身体,毫不遮掩地站在街道一侧,他的手里还抓着一只正在挣扎蠕动着的奇怪生物,方才那道黑光便是从那个生物嘴里喷射出来的。
  砰!已经瞄准了对方的徐明珏果断扣下扳机,一颗子弹径直飞射,然后在那个跟踪者身上留下一道鲜红的血花。
  击中了?徐明珏再次准备好击锤,只要一有异动就会立即再次扣动扳机。
  果然,对方被击中的身体晃晃悠悠跑动起来,手里抓着的奇怪生物微微膨胀,在其狭长口器之中有黑光凝聚。
  对方要再次袭击!徐明珏身体微微后撤,瞄准了跟踪者直线跑来的身体,依照直觉留下了提前量,再次扣动开枪。
  “没有用的!无能的虫豸!”
  对方狞笑着任由子弹穿胸而过,在那里留下巨大的开创性伤口,他的身体仿佛不知道痛苦,仍旧向前冲刺。
  这是怪物吗?徐明珏翻身躲闪,右手持枪往后射击。
  砰,砰,砰……生死关头徐明珏已经忘记了亚柰子教导射击时的叮嘱,遵循本能,机械式地打光了橄榄枝弹仓里剩下的五颗子弹。
  倘若他能回头观察的话就会发现,身后的跟踪者连中五枪,甚至整个胸膛都因为子弹爆破而炸得血肉横飞,露出里面狰狞的脏器。
  但对方并没有丧失行动能力,手上抓着的奇怪生物有着狭长的如同枪口的古怪口器,里面正在酝酿着嗜血的黑光。
  下一刻,黑光闪过,一道强劲气流划过徐明珏的面颊,有温润液体流下。
  徐明珏猛地顿步,那道黑光带着他脸上留下的鲜血溅射在他身前的石板街道上,那里突然出现了一道细碎的裂缝。
  这诡异的攻击威力堪比枪械!
  “不要再挣扎了,闭上眼睛品尝死亡的味道吧!”
  身后那几乎打不死的怪人停下了脚步,手中抓着的奇怪生物平举,对准了面前的徐明珏。
  从背后传来的恶意再也不加掩饰,顿时如同潮水汹涌而至。可是徐明珏却意外的平静,他的嘴角微微向上翘起,无声地吐出了一个格鲁特词汇。
  “思维之触!”
  脑海中的意识凝聚成最尖锐的细针,迅速向后方射去,同时徐明珏身子一矮,依靠下蹲躲开了对方的致命一击。
  回转身体,对方已经呆愣在身后。意识之触针对敌人的意识进行攻击,一旦击中便会出现短暂的僵直。
  没有头盔和其他实体介质保护的跟踪者成了这个技能威力的最直接表现。
  跑!徐明珏一边拔腿往前奔窜,一边推开手中橄榄枝的弹巢完成退壳。
  这把转轮手枪的弊端开始显现,因为弹巢容量有限,一旦打光子弹,退壳换弹的时间足够任何人在生死之间走上几个来回。
  乓!乓!乓!
  对方转瞬之间便从思维之触的僵直状态中恢复,然后开始残酷地反击。
  徐明珏只来得及装填两颗黄铜子弹就被迫合上弹仓。为了躲避威力奇大的黑光他不顾风度,时而下蹲,时而前扑。
  乓!命运之神不再眷顾,黑光滑过徐明珏左边肩头,那里顿时传来一阵血肉割裂的、难以忍受的痛苦。
  砰!下意识反击,徐明珏的这一发子弹倾斜着从对方头顶飞射向天空,只留下一声悠悠的爆裂声响。
  “呵呵,你是打不死我的!”
  跟踪者再次端起手中的奇怪生物,对准徐明珏,狞笑声中一道黑光直射而来!
  砰!砰!两声前后交接的枪声响起。
  徐明珏只感觉自己手腕传来一阵后推力,一颗子弹出膛,在弥漫硝烟中击中了对方手中的奇怪生物。
  于此同时,不远处有个消瘦的人影也开了枪,一颗闪烁银光的子弹打爆了跟踪者的头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