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暗黑之间 > 第十三章 美食作家王刚

  “所以,你准备好了吗?徐明珏先生。”
  身材矮小肥硕的美食品鉴家穆尔站在门口,貌似平淡的话语之下是按捺不住的激动,那感觉仿佛下一秒他便会咧开嘴大笑起来。
  徐明珏并没有注意到穆尔先生的怪异,他微微弯腰,表示自己的谦逊,回答道:“能接受您的测试是我的荣耀,穆尔先生。”
  “那就跟我来吧,”穆尔先生迫不及待地转过身扭动身后的门把手,一边带着徐明珏进入自己的办公室,一边对他做简短的说明,“在你之前我也有过几位助手,很可惜他们都远达不到我的要求。我希望你,徐明珏先生,我希望你是那个被选中的人。”
  “我也期望能和大名鼎鼎的美食品鉴家穆尔先生一起工作。”徐明珏适时送上自己的阿谀之词。
  房门吱呀一声被穆尔先生推开,里面的陈设立即跃入眼帘。
  和外面堆满报刊纸张和大型打字机的报社不同,这间特别给穆尔·克拉克先生腾出来的办公室更像是一个舒适而精致的茶水间。
  顺着一套陈列着光洁餐具的白枫木质地的玻璃门橱柜,两边墙上挂满了各种奖章证书。紧靠窗沿的一块能晒到太阳的区域被主人改造成了小酒吧,摆满了各色酒品的酒柜和一眼看上去就让人觉得舒适的躺椅,甚至地上铺着的毛茸茸灰色地毯……这一切都显得和报社充斥着油墨气味和打字机哒哒作响的忙碌氛围格格不入。
  “要来点什么?我这里的杜松子酒味道不错,或许你更喜欢更刺激的朗姆酒?”穆尔先生站在酒柜前豪爽推荐自己的藏品。
  徐明珏扫了一眼,矜持地回答:“一小杯杜松子酒就可以,可惜这里没有柠檬和冰块……”
  “哈哈哈,你的品位不错,”穆尔先生弯下腰从酒柜下取出骨瓷果盘,里面是新鲜的黄色柠檬,“可惜你却小看了我的私人餐厅。不过鲁恩市的天气太过温暖,我没来得及储存冰块。见鬼的天气!虽然才四月份,可是却让我觉得在度夏。”
  接过对方递过来的酒杯,徐明珏并没有急着喝下,他微微摇动酒杯,视线聚焦贴着杯壁旋转的透明酒液,他试探着开口道:“穆尔先生,我们的测验内容是什么?”
  正在小口啜饮着杯中杜松子酒的穆尔先生却不着急回答他的问题。他喝了几口酒,终于发出满足的长叹,顺手把酒杯搁在窗台,臃肿的身体顺势沉没在躺椅之中。
  等穆尔先生整个人舒舒服服躺在躺椅上,他才不紧不慢地说道:“考验的内容很简单,作为一个美食品鉴者,你知道最需要具备的天赋是什么吗?”
  他不等徐明珏回答,自顾自说开了:“是灵敏的舌头!敏锐的味觉是一个优秀的美食家必不可少的要素,上流社会的那群伪君子们懂得欣赏美味吗?他们的心思全都放在了食物附加的价值上了,而美味永远只属于食物本身。”
  “我需要一名助手,一名拥有敏锐舌头的助手,他要代替我去品尝这座城市的美味食物……”
  “可是穆尔先生,”徐明珏打断了他,“您为什么不自己去亲自品尝这些食物呢?您想必也明白,通过语言是没办法描述食物真正的滋味的。”
  穆尔先生愤怒地咆哮了一声,圆鼓鼓的脸庞甚至带上了几分狰狞:“那群混蛋!他们在剥夺我的味觉!”
  这话脱口而出以后,他自觉失言,含糊道:“未来一段时间,我要忙着帮助市长先生招待一位大人物,暂时没有办法抽出时间去继续品尝那些让我痴迷的美味,但报社专栏必须要保持每日更新,所以……”
  “需要一名助手协作?”徐明珏若有所悟。
  “不不不,小伙子,”穆尔先生连连摆手,“不仅仅是协作,实际上我已经厌倦了报社每天的美食品鉴工作,这限制了我的活动范围,我需要一个接班人代替我,以便我能脱身前往其他城市品尝更多的美味!”
  徐明珏点头表示赞同:“探索美食的历程不亚于一次漫长的冒险。”
  穆尔先生似乎很中意这句话,手指敲击着躺椅的把手,那里显得格外油亮,显然经常被人抚摸。
  “我吩咐市里几家知名的餐厅送来他们今天的推荐主菜,我的测验就是希望你在品尝完这些食物之后能够用语言复述它们的味道,顺便拟出相应的搭配菜品!你给出的搭配菜单和餐厅今天的实际主推套餐重叠程度越高,你的表现就越好!”
  “就这么简单!”穆尔先生又往自己的酒杯续了一杯酒。
  徐明珏大概从来没想过自己会以这种戏谑的方式去应聘美食品鉴家这种工作。不过拮据的生活和对方许诺的高薪还是迫使他点了点头。
  这时穆尔先生从自己外套口袋摸出一块怀表,摁开看了一眼,咕哝道:“按照约定时间,送餐的侍者差不多该到了。”
  果然,没过一会门外传来一阵有节奏的敲门声。
  “请进。”
  门被推开了,进来的是一位皮肤黝黑的中年黑人。在他身后则是两个侍者装扮的少年推着一架餐车。
  黑人面带恭敬地上前两步,轻声问道:“穆尔先生,这是您叫的午餐吗?”
  “嗯,你让他们把餐车推进来吧!”穆尔先生点了点头,语气显得很冷淡,随手从钱夹中掏出三张纸钞扔在了地上,“喏,巴比特,这张5瑞尔是给你的小费,剩下的给那两个孩子算跑腿的奖励吧!”
  到底是狗大户,小费都给的这么奢侈。徐明珏捏了捏眉头,对穆尔先生这种近似侮辱的动作有些不满。
  但那个叫巴比特的黑人显然并没有太多自尊,他笑嘻嘻跪下身捡起地上的纸钞,用近乎讨好的语气感谢着穆尔先生。
  装着丰盛午餐的餐车被两个少年推了进来,黑人巴比特在一旁严苛盯住他们,不等他们开口便将两个少年带出了房间。
  “这是穆尔先生给你们的小费,你们每个人能得5克朗……怎么?你嫌少?现在快滚吧,到傍晚再来取餐车!”门外传来了黑人颐气指使的话语,他居然光明正大地昧下了1瑞尔的小费。
  叮叮,穆尔先生用刀叉敲了敲酒杯,把徐明珏的注意力重新拉回房间:“那么我们现在开始测验吧!”
  第一道主菜是肥厚的煎牛排,摆盘的样式很粗犷,在微微焦黄的牛排表面撒着还没完全融化的大颗粒海盐。
  徐明珏片下一块送入嘴里,这块牛排的火候不错,里面还保持着鲜嫩的红润。
  “味道不错,这种烹调方式很直接,新鲜的谷饲牛肉直接放在火上煎烤,厨师应该加入了白兰地增加鲜味,这很好地锁住了牛排的水分。嗯,小惊喜,胡椒粒不像调味盐那么粗犷,被研磨得很细,味觉层次极其丰富!”
  穆尔先生喉结耸动,他咽下口水提问:“说说它的缺点,和你想给出的配菜。”
  “虽然这种做法最大程度地凸显了牛肉本身的品质,可这恰恰是它的弱点,太注重食物本身的材质让厨师束缚了调味料的使用。如果按照这道菜的风格,最后撒上的应该是大粒孜然,那这道菜就更加具有野性了!如果有得选,一杯生啤,外加一份不加盐的烤胡萝卜便是最佳的搭配。”
  “完美的品鉴!”穆尔先生鼓掌,他迅速撤掉桌上没吃完的主菜,换上了另外一份,“试试看这份……”
  “这道牛油果香炭烤三文鱼看起来很精致,但口感平平。各种调味料甚至烹调手法都说明厨师的小心谨慎,但对于美食来说,平庸就是最大的缺点!”
  接着是第三道、第四道……在五道主食都被徐明珏品尝和点评过后,穆尔先生兴高采烈地灌下一大口酒,用力拍着自己的大腿赞叹道:“棒极了!徐明珏先生,我从来没有遇见一位这么挑剔的食客,你一定品尝过很多美食……”
  品尝过很多美食?这就多了,红烧牛肉、香菇炖鸡、黑椒牛柳、蟹黄鲍鱼、日式豚骨、双椒炖牛腩……各种口味的泡面多到你不敢相信,徐明珏在内心吐槽了一句。
  宅男生活让徐明珏多次和美食番频繁接触,也曾经复刻过那些传奇大厨们的招牌美味,理想和现实的差距让他十分熟悉这些“套路”,小试牛刀居然真的靠这些知识通过了美食家的考验。
  想到这里徐明珏仅仅微笑以对,并没有解释自己的“美食”经历。
  穆尔先生赞叹一声,一口喝干了自己手中的酒,醉醺醺道:“恭喜你,既然通过了测验,那么从明天开始请你正式撰写美食专栏吧!嗯,每晚我会差报社的报童去你家取稿子,我想你应该住在教堂吧?”
  “至于你的报酬我会按周支付给你的,按之前说好的每周35瑞尔,如果出外就餐,凭账单报销费用。当然还包括你的车马费。”
  “感谢您的豪爽,”徐明珏点头致意,突然间他的脑海中浮现了一个人影,“穆尔先生,我可以签署笔名吗?”
  “当然可以,这是你的权利,”穆尔先生合掌一笑,顺手推过来一份合同,“那么在这里签字吧,顺便写下你的笔名,明天开始这个名字就要传遍整个鲁恩市了!”
  徐明珏轻轻一笑,抓起笔用格鲁特文签下了自己的名字,然后顿了顿,一笔一划用汉语写出了自己的笔名:
  美食作家王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