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暗黑之间 > 第十章 和神签约

  再次踏入全知之塔,徐明珏的内心也已经变得轻松了许多。一天之内造访同一地点两次,任是谁都不会太过紧张了。
  “你这么快就想好了?”光柱中的万事通晓之书优哉游哉地开口,似乎笃定徐明珏会回来和它签订契约。
  “呵呵。你是不是痴迷于培养一名学霸?”徐明珏对着万事通晓之书竖起了中指,宣泄着自己内心的郁闷。
  “虽然不理解你的动作是什么意思,但是你游离的思维告诉我这并不是什么高雅的动作。”
  徐明珏捂住了自己的脸,他有一种一拳打在棉花堆上的不着力感,“作为你潜在的客户,我觉得你的态度很有问题。”
  “嗯?”万事通晓之书表示质疑。
  “想要推销一件产品,呃,我的意思是说,想要我和你签下所谓的契约,你应该让我提前了解到和你签订契约有什么好处,并给我一点甜头,这样我就会被你给深深吸引住……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万事通晓之书愣住了,甚至忘记扑扇自己翅膀一样的书页,不过它还是稳稳当当地漂浮在光柱之中,过了很久它才试探着说:“类似于钓鱼,要提前洒下鱼儿最喜欢的饵料?”
  徐明珏点头,心想这书还不算太笨。
  “可是我给你指点的【全知学者】途径难道不好嘛?那可是许多职业者梦寐以求的珍宝……”潜台词就是你这小子真的是不识货。
  徐明珏差点背过气去,他揶揄道:“什么全知学者,难道在你看来知识就是力量?”
  “知识就是力量……真是极复哲理的一句话,一定要记载在我的书页之中。”万事通晓之书丝毫没有听出徐明珏的讽刺,反而觉得这是一句极高的赞扬。
  接着,它才后知后觉地品味出徐明珏话里的意思,“你的意思是想要换一种更强大的战斗职业途径?”
  徐明珏微微颔首,从克洛德他们的表现来看成为职业者并拥有完整晋升渠道的人应该极其稀少,所以他对这本怪异的书掌握着许多条完整的职业晋升渠道存着怀疑态度。
  “我确实掌握着不少强力的战斗职业者渠道,类似于操纵雷电攻击的【独眼神王】、在灰雾世界收割生命的【冥河摆渡者】,不过……”
  万事通晓之书顿了顿,一道意识扫过徐明珏的身体,“你的身体太过羸弱,这些职业的入门仪式对你来说门槛太高。”
  这算是来自官方的吐槽吗?这年头,一个沙发土豆就不配成为威风凛凛的战斗职业者了吗?
  徐明珏感觉彻底悲剧了,自己确实不爱运动,可是平时打游戏操作意识强啊。虽然说爱吃垃圾食品,但自己身体一向很健康,难道还要给你出示一份体检报告吗?
  “还是【全知学者】途径比较适合你,虽然低序列的时候你并没有什么自保之力,但搭配一些超凡奇物的话,也勉强能在低位职业者中生存下去了。”万事通晓之书继续劝告,顺便抛出了一颗重磅炸弹,“再说了,现在对你而言最宝贵的就是时间了,毕竟在你房间里布置着的阿诺德之眼可不是个摆设哟……”
  什么?有人居然在监视自己?徐明珏脑海中瞬间浮现老神父卡塞涅和善的面容,看样子这个老神棍从一开始就一直不放心自己。
  该怎么样才能摆脱监视呢?徐明珏陷入沉思,伸手捏了捏自己的眉心,毕竟自己身上现在隐藏着不少秘密,如果被一个疑心很重的宗教分子发现了……
  他蓦地想起了很久之前在历史书上读到的因为坚持日心说而被教会烧死在罗马百花广场的先驱科学家布鲁诺。
  “其实【阅读人】级别的职业者已经可以掌握部分隐秘仪轨,我恰好就知道几个干扰阿诺德之眼这种监视灵术的仪式,怎么样?有没有需求?”万事通晓之书逐渐开始暴露推销员的本质。
  该接受吗?不知道为什么徐明珏对这本书推崇至上的【全知学者】途径有种天然地排斥,他总有种预感在未来自己也许会因为这个选择而感到后悔。
  不过远水解不了近渴,眼下的危机如果不解决的话哪里还有什么更美好的未来呢?
  “你大概不知道吧,”万事通晓之书干脆抛出另外一个重磅信息,“因为你掌握着神契之印,暗之间的众神已经在谋划派遣眷者寻找你了。这些眷者们可不是阿赖耶那种低级的堕落种,如果不想办法尽快提升自己的能力,你恐怕会死的很难看……”
  “神契之印?”徐明珏疑惑着拽出挂在自己脖子上的玉珏,那一端刻着月亮甲骨文符号的地方已经不再散发红光,“这东西到底有什么用?”
  “想要知道?和我签订契约就可以……”万事通晓之书继续诱惑。
  “我拒绝,没有体验到好处我是不会盲目和你这种存在签订契约的,毕竟,人类存在的意义就在于白嫖。”徐明珏打定主意实在不行就扔掉这枚玉珏,大不了就被困在这里一辈子。
  保命要紧,该苟就得苟。
  不过对方所说的紧迫感的的确确需要考虑,他再次回忆起脑海中对【全知学者】序列的介绍。
  从入门的【阅读者】开始,这个职业只是简单地开发人体的脑部结构,让职业者变得记忆力更强大,思维更敏锐,不过聊以慰藉的是因为格外注重对意识和思维的锻炼,所以会加强职业者对精神类灵术的抗性,勉强算是有一点看得见的好处。
  而脑海中的【阅读者】入门仪式看起来既简单又复杂:找到一本你正在阅读的书籍,让你的思维和它产生共鸣。是书籍在响应你的思维?还是你的思维被书籍唤醒?
  考虑再三,徐明珏终于下定了决心:“我需要了解【阅读者】入门仪式的意义,最起码要给我一点明确的介绍。”
  “明智的选择,”万事通晓之书的声音之中带上了几分兴奋,开始向徐明珏进行科普,“在各种途径的职业晋升渠道中,入门仪式算是最简单也最基础的了……”
  废话,徐明珏开启吐槽模式。
  “问题即是答案,你选择的职业名称就是晋升的钥匙。”万事通晓之书不紧不慢地讲述着神秘学的观点。
  如果头上有弹幕的话,徐明珏一定会发上一条:奇怪的神秘学知识增加了……
  “【阅读者】的入门仪式就在于获得一本书的主动认可,只要你做到这一点就能够成为一名正式的职业者。”万事通晓之书漂浮到徐明珏头顶,投下巨大的阴影,“所以你准备好了吗?”
  “什么?”徐明珏感到一股压抑感传来,下意识开口发问。
  “准备好开始你的入门仪式了吗?”万事通晓之书的声音变得威严可怖,仿佛一直潜伏在羊群的狼按捺不住嗜血的欲望,终于脱下了厚重的伪装。
  “嗯……”徐明珏意识到不妙,开口拒绝,“不,我拒绝!”
  “太迟了,”万事通晓之书感叹一声,一股浩瀚的意识刺穿了徐明珏的脑海,“为了蛊惑你,我付出了这么多的代价,甚至允许一只低级的堕落种踏入这里……你这愚蠢的蝼蚁,都是为了你这副躯体!”
  无穷尽的知识碎片从光链中源源不断地传递过来,疯狂挤压着徐明珏的意识。
  “蝼蚁,被迫举行仪式的感受如何?你这个愚蠢的家伙,居然教导魔鬼如何诱惑自己?”
  知识,太多的知识……徐明珏感觉自己是一个独身漂浮在汪洋大海的可怜虫,冰冷残酷的知识海水从四面压迫过来,快要涣散的思维仿佛被冻结住了,下一个瞬间便会被卷入黑暗、阴冷的深渊。
  在那里,无声的死亡在静静等待自己的归来!
  尝试呼吸,尝试思考,尝试感知,他勉强在这种溺毙感中挣扎于生死边缘,思维从未变得如此沉重。
  只有迷失,无尽的迷失……
  “呵呵,你在挣扎什么?你见证了一位【全知之神】的诞生!我是新神的缔造者!真名的记录者!契约之书!万事通晓!这旧神束缚我的囚笼,我即将逃脱!”
  疯狂的声音回响在自己的意识海中,徐明珏被迫伸出手胡乱挥舞,突然,他抓到了自己胸前的一块圆环硬物,那是自己名字的来源,一块被称为“神契之印”的玉珏。
  脑海中闪过明悟,他仅存的意识只来得及说出唯一的契约申请:“我要借助万事通晓之书完成职业晋升!”
  轰然大响!万事通晓之书惊然发觉一道鲜红的光链从徐明珏的脑海笔直激射过来,它飞舞着想要摆脱,但最终还是被光链捆住。
  “神契之印?蝼蚁,你要和我签订什么契约?不……”
  诡异力量从玉珏上迅速蔓延,鲜红光链连接着徐明珏和万事通晓之书的意识,扭曲的灰白文字突然浮现在脑海之中,那是契约内容:是否与万事通晓之书(伪神)签订契约,对方将成为你入门仪式的祭品……
  是……涣散的意识只来得及说出这一个字。
  下一个瞬间仪式倒转了!
  思维从黑暗中开始上浮,意识重新凝聚。淹没在知识汪洋之中的旅者被海浪重新托起。
  “不,我要修改条约,你这蝼蚁,居然想利用我完成入门仪式?”万事通晓之书爆发璀璨光辉,它正在尝试修改契约内容。
  不能让它如愿……
  嗡嗡!徐明珏下意识使用了刚学会的思维冲击,他并不强大的意识被刻意扭成尖锐的形状,狠狠刺向头顶颤栗着的书籍。
  成功了吗?徐明珏只能听见自己的喘息声,除此之外世界是如此的平静。
  地上静静躺着一本古老的典籍,泛黄的纸张上用奇怪的语言写满了不知名的符号,渐渐地那些符号都消散了,大片大片的书页变得空白。徐明珏依靠双手撑住身体才没有倒在地上,他慢慢地爬过去捡起了那本空白书籍。
  手掌传来的纸张触感清晰而又熟悉,这种感觉让他感到,生命,从未如此真实地存在过。
  意识飘忽,他居然以一种奇怪的视角看到了自己的身体,和身体之外重叠着的闪光人影。
  “我成为职业者了。”这是他意识陷入昏迷前的唯一念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