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暗黑之间 > 第二十六章 仪式魔法

  “那么,你是被夏盖蠕虫的幽影之光击伤了?”
  对面盘膝坐在香蒲草垫子上的女士双眼紧闭,用近乎呢喃的声音悠悠问道。
  她身穿宽松的类似魔法师的褐色袍子,一头栗色长发并没有佩戴任何发饰,任由披散,她的脸因为房间里不甚明亮的灯光照耀显得格外神秘。
  “嗯,是这样的。”徐明珏本想点头,但想到对方是闭着双眼的,于是嘶哑着开口出声。
  “十二瓣苦橙花瓣,一点点白鼠尾草,干枯的槲寄生一束,从绿化白千层汁液中萃取的纯露半盎司……”对方报出一大串稀奇草药的名字。
  维尔摩皱了皱眉头,语气中没有一丝起伏:“卡嘉莉,如果我的记忆力没有衰退的话,这里面很多材料都不是治疗仪式需要用到的。”
  “维尔摩,你的睿智足以照亮夜空,”卡嘉莉女士睁开眼帘,露出浅蓝色的眼眸,“剩下的那些材料是我今天试验另外一个仪式魔法要用到的,可是潘恩那个吝啬鬼,他开始限制我取用材料,所以……”
  “所以你就打主意到我这里来了?”维尔摩站起身推开房门,冷漠的声音被留在门内,“我只帮你这一次,条件是不要再让我当你的实验对象。”
  “成交!”卡嘉莉女士对紧闭的门扉露出甜美微笑。
  于是,气氛旖旎的房间只剩下了卡嘉莉女士和徐明珏两人。
  “在仪式开始之前,我需要先对你介绍一下我们接下来要做些什么,以便你能更好的配合我。”卡嘉莉女士站起身来,开始在房间的柜子里开始翻找着什么。
  “和外面那群臭男人不同,我是一名位格9的【女巫学徒】,我没有强力的攻击能力,却能够借助仪式魔法来做到一些让他们啧啧称奇的事情,比如治疗你的蛊毒之伤。”
  “蛊毒之伤?”徐明珏咀嚼着这个有点绕口的词汇。帕梅拉留下的知识解释这个词的意思是被某种诡异生物诅咒后留下的伤口,依靠常规的治疗方式是无效的,只有借助某些针对性的仪式才能治愈。
  “我将采取卡巴拉祛除仪式,先行祛除你体内夏盖蠕虫留下的诅咒之力,然后再对你进行常规治疗,在仪式中我要求你,不管听到什么异样的声音都不要尝试去回应,仅此而已。”
  徐明珏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
  “在维尔摩取来材料之前我需要对你进行洁净,父神摩尔告诉我你身上有纯粹的男性气息,看来你很洁身自好,这对于仪式魔法的效果也有着加成作用。”捧着一堆器皿的卡嘉莉女士站起身来。
  这意思是说我还是个处男?所以治疗效果有增益?徐明珏暗暗琢磨。
  她取出一只银质酒杯,微微倾斜杯口,从里面倒出细碎的白色粉末,围绕徐明珏身边画出了一个未封口的圆圈。
  “这是洁净之盐,我必须最大程度保护你的神庙不受那些邪恶存在的叨扰,接下来是圣水洁净……”卡嘉莉又伸手蘸取身边一只海螺杯里的圣水播撒在徐明珏的头上。
  “父神摩尔,母神阿娜扎,愿你们庇佑我,使我的神庙常被看顾,免受邪恶侵扰!”
  在祷告声中卡嘉莉将两只蜡烛和一个香炉摆放在用洁净之盐围出的圆圈中。
  “你一定很惊讶吧!为什么我会信奉别的神灵,”卡嘉莉歪着头看了一眼满脸疑惑的徐明珏,自顾自微笑。
  确实,徐明珏也对卡嘉莉的信仰很好奇,一个信奉别的神灵的信徒是如何混进裁决之手小队的?
  “其实我是威卡教徒,在我们威卡巫师眼里一切宗教的神灵都可以分为父神和母神两种,而我们正是借助这两类神灵来完成仪式魔法。”
  泛神教?但是又承认光辉主神的存在,所以才被教会允许成为裁决之手队员?徐明珏若有所思。
  他又注意到自己脚畔的两只蜡烛刻着不一样的符号,其中一个如同圆盘上加着一对牛角,而另外一个则如同新月、满月和残月三种月相交联。
  “女士,那是否就是两种神灵的象征?”徐明珏指着蜡烛上的符号问道。
  卡嘉莉点点头,“在我们威卡流派中,每一个仪式魔法都会使用到五个基本元素。盐等同于守护之土,线香象征着智慧之风,蜡烛寓意神灵之火,圣杯则是代表自性之水。”
  “不是五大元素吗?最后一个元素是什么?”徐明珏好奇。
  她手中又拿起一把未开刃的银质匕首,摆在了自己身旁,“第五元素就是通过这把仪式巫刃表示的精神元素,我将用它切断你与诅咒的联系。”
  “好了,这是仓库的全部存货了,待会要是扎迪来了,我可不负责。”维尔摩带着一脸冷漠推开门,徐明珏注意到在他的怀里抱满了瓶瓶罐罐。
  “这是星灵粉?居然还有毒鹅膏……”卡嘉莉一把抢过维尔摩怀里的各种草药,欣喜若狂地分辨起来。
  “咳咳,先举办仪式,卡嘉莉,我去找潘恩汇报一下情况。”维尔摩善意提醒,然后带上房门出去了。
  “好,这些扎迪的珍藏品都是我的了。”卡嘉莉女士嘴角含笑,兴奋地从其中挑选出仪式所需的草药。
  “苦橙花,这是象征纯洁和丰盈灵性的魔法草药。同时也能很好的愈合伤口,白鼠尾草点燃以后会有安抚灵性的效果,槲寄生平衡元素,用来综合所有药性……”一边挑拣各类仪式中用到的药草,卡嘉莉一边解释每一种的作用。
  接着她把围绕着徐明珏的盐圈补全,郑重叮嘱道:“直到仪式结束之前,你都不被允许离开你的神庙,也就是这个被我用洁净之盐画出的圆圈,你明白吗?”
  等徐明珏点头回应之后,她伸手搓动代表父神摩尔的那支蜡烛的烛芯,随着一阵微风,房间里突然多出了一点摇晃着的微光,那支蜡烛被凭空被点燃了。
  密闭的房间里随之生出一阵轻柔的旋风,似乎有什么无形的存在围绕着徐明珏的身体打旋。
  “我用馨香供奉您,伟大的父神,愿您显示您的灵,替我驱除那不洁!”
  卡嘉莉祈祷着,一边把挑拣出来的药草扎在一起,放在蜡烛的火焰上点燃,然后围绕着徐明珏的伤口画着无规律的轨迹。
  药草燃烧的浓郁香味传来,淡蓝色的烟雾缭绕着,飘忽着,那围着徐明珏身体的轻微旋风突然变强,无形体的“灵”在他的视线中展现了形体。
  那是不可言喻的苍白和扭曲,既有残缺破烂的各种生物尸骸,也有迷离梦幻的美好场景。他的意识开始略微有点飘忽,耳畔也传来了似有若无的诡异呢喃。
  “这种程度的幻象我完全可以接受啊,难道是因为我成为职业者,对这些抵御力加强了吗?”徐明珏保持着清醒注视着眼前的一切,他并没有觉得疯狂和被诱惑。
  一旁站着的卡嘉莉微闭双眼,张开双手仿佛在拥抱从天而降的某个人,一头栗色长发如同丝绸倾斜,闪烁着盈盈的反光。
  “我崇敬您,您的灵是治愈所有疾病的灵药!”
  她举起了手中未曾开刃的仪式巫刃,平平刺向徐明珏的头顶。
  呜——旋风再次加强,但站在盐圈之内的徐明珏却没有一丝感觉,仿佛有无形的墙壁将其牢牢阻挡在外。
  肩膀和脸颊上的伤口突然传来一阵剧痛,仿佛有生命和意识一般涌动变幻的黑暗席卷而来,而下一瞬间一点明亮的银光驱散了黑暗。
  卡嘉莉的仪式巫刃划过徐明珏头顶,做了个切断的姿势。
  仿佛无形中的锁链斩断,徐明珏的意识传来一种奇怪的感知,他与诅咒的关联被切断了。
  像是验证他的观点,肩膀上、面颊上的两处伤口突然腾起一股黑色烟雾,呼吸间黑烟散去,痛苦再次从伤口传来。
  嘶,因为疼痛,他的五官都紧紧皱在一起,但马上一股清凉就从伤口处传来。
  徐明珏侧头一看,卡嘉莉手中药草已经化为一滩灰烬,她正把那些灰烬撒在了自己肩膀的伤口之上。
  “仪式完成!因为诅咒被清除后你会重新感知到伤口的疼痛,这是无法避免的,好在你的伤口并不深,大概静养一个月就会好了。”卡嘉莉收回仪式巫刃,并吹熄了地上燃着的蜡烛。
  “我可以出来了吗?”徐明珏想起之前对方告诫的一定要等仪式结束才能离开圈子,于是开口确认仪式是否结束。
  卡嘉莉微微一笑,平静回答:“当然,但如果你愿意一直站在我给你画出的神庙里,我也不会介意。”
  徐明珏长出一口气,肩膀传来的疼痛让他忍不住龇牙,他微微弯腰向一旁兴高采烈轻点材料的卡嘉莉道谢。
  “不客气,如果不是因为你,我也得不到这些稀有的材料。”卡嘉莉翻检这手中的药物,脸上的笑意越加洋溢。
  “如果你真的要感谢我的话,不如下次有空来配合我完成几个仪式魔法的实验……”
  “我最近在研究的是强力褪毛仪式,潘恩身上的毛发太过浓密,总让我想起某些犬科动物。”
  徐明珏打了个冷战,终于明白了为什么维尔摩对卡嘉莉的实验避之不及了。
  “女士,继续你的研究吧,我还有些信息需要传达给潘恩先生。”
  徐明珏几乎是逃窜一般离开了女巫卡嘉莉的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