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暗黑之间 > 第十五章 新住所

  “两位,这一间房怎么样?”
  中年商人拿手帕擦了擦额头的汗珠,他早已经感到口干舌燥,但仍旧滔滔不绝地做着介绍。
  “看啊,这面对繁华大街的落地窗,充满人文气息的复古装修,以及毫不拘束的生活方式……每个月仅需要1瑞尔8克朗!如果你愿意三个月缴纳一次房租的话,我甚至可以做主抹掉零头,每个季度的房租只需要缴付5瑞尔。”
  徐明珏哑然失笑,他的目光扫过整个房间,所谓面对繁华大街的落地窗在某种程度上等同于时刻能听到外面熙熙攘攘的叫卖声,而复古装修则是对老式装修和旧家具的美称,毫不拘束的生活方式则是指在这里生活你并不需要讲究礼节,可以随手丢下垃圾,只要你不会因为一直没有人收拾而抱怨的话。
  不过相比这些,更令他在意的是房子的其他租客们。
  他们大多数是附近集市的商贩,花费辛苦积攒的金钱租下房子并不仅仅用于住宿,除了必要的床铺之外,房间剩下的地方都被他们用来堆放货物。
  从进入这栋内部被改造成许多单间的居民楼之后,徐明珏已经注意到四五间堆满货箱的房间,大开的房门向过路人热情展示里面随便摆放着的两层或者三层木板床,有一间甚至连床都没有,只有地上铺着的几片麻袋充当睡具。
  还有那些因为父母太忙而无人照顾的孩子,他们大多数都光着脚,或许是害怕孩子长得太快而不舍得给他们制作合身的衣服,每个人身上都穿着脏兮兮的、肥大的成人衣裤,在房间里堆着的货物上玩耍。
  他们的愉快童年并不会长久。等到再大一些,他们就要去工厂做童工,或者去学手艺,总之他们要想尽一切办法挣取金钱以负担家里的开销。鲁恩市并不是所有人都很富庶,更多的人甚至穷到连一日两餐都没有办法保证。
  虽然足够便宜,但徐明珏更想要一间清静的房间,以便他研习神秘学知识。而这里,他无语地看了一眼围在门口张望的一群孩子,几乎没有一丁点隐私。
  “你觉得不满意?”商人察觉到了徐明珏的犹豫。
  “我想找一栋比较清静的独居,”口袋里刚领到的薪水让徐明珏有了很大的选择余地,他伸手摸了摸口袋,钱给了他更多的底气,“我的预算是每个月30瑞尔。”
  商人难以置信地抬头看了一眼,他没想到面前这个穿着简朴的男人居然愿意花这么多钱用于租房,回头看了一眼亚柰子腰部挎着的皮套,那里露出了炽热者之吻的握柄,他仿佛明白了什么。
  原来是个靠女人吃饭的小白脸,商人心里鄙视一笑。但脸上却保持着几分客套,嘴里迅速转换称呼:“也许有一套独立居室适合您和这位美丽的小姐。”
  徐明珏通过刚刚的介绍已经大致了解了鲁恩市租房的价位,以他身上的现金和穆尔先生许诺的薪水,甚至可以租下一栋公寓,在报社工作顺利的话还能过上有品质的生活。但豪华生活并不在他考虑范围之内,毕竟他还要积攒金钱以备未来的开销。
  他没有犹豫,平静地提出要求:“可以给我简单介绍一下吗?”
  “这是正是我要做的,先生,我推荐的是城市东区市政大街的一栋二层小楼,”商人掰着手指头数了起来,“有两间卧室,一个环境不错的客厅,加上舒适的餐厅。当然,还有一个书房,附带有独立盥洗室和一间小厨房。”
  “那里环境特别幽静,非常适合刚刚……在一起的伴侣居住,”商人似乎误解了什么,特意强调了一句,“以便培养感情。”
  亚柰子哼了一声,把自己的不满表达得格外明显:“我只是陪他过来看房子而已,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关系……”
  徐明珏没有理会这些,他心中有点意动,他需要隐私空间学习神秘学知识,像这样的房子正符合他的预想,但前提是租金不能太贵:“租下这栋房子大概需要多少钱?”
  “因为某些特别的原因,房东希望房客愿意答应一些条件,他可以降低租金作为补偿。嗯,我想想,只需要每个月25瑞尔,并不算太高的价格……”
  何止是不高,简直是低得过分!站在小楼外面的徐明珏甚至怀疑房东是否要吃上几个疗程的脑残片。
  这栋两层小楼坐落在鲁恩市最中心的市政大街的角落,和周围高大的市政建筑相比,这里显得有些寂静和特别。
  花岗岩砌成的外墙面仍旧保留着古早风格,无论是几扇临街窗户上镶嵌的宝石蓝色玻璃,还是白色木门上郁金香形状的铜制门把手,抑或是门口挂着的云石壁灯都彰显着主人对于高品位的不俗追求。
  “缇葛默尔先生应该快到了,这个时间他一般都在附近的公园写生。”房产商人笑呵呵宽慰徐明珏。
  不怪他这么高兴,只要这单生意成功了,他就可以向双方收取首月租金的六分之一作为抽成。
  “是画出《尤格尔的厄运》的缇葛默尔·查尔斯先生吗?”亚柰子显然很熟悉这个名字,带着几分敬仰喊了出来。
  “没错,美丽的小姐,”商人含笑点头,他已经看到了画家缇葛默尔顶着标志性的乱糟糟栗色头发,大步向这边走过来,“您看,他来了。”
  这位画家似乎并不讲究外表的风度,过长的头发不经打理,乱蓬蓬犹如灌木,下巴的胡髭也不曾刮过,身上斑斑点点都是各种颜色的油画染料。
  “下午好,”他对着徐明珏伸出了手,“做个自我介绍,我是缇葛默尔·查尔斯,我猜就是您要租下我的房子吧。”
  “是的,缇葛默尔先生,我是徐明珏。”对方伸过来的手一握即松,但徐明珏还是敏锐感受到了手心的粗糙触感。
  一个画家,不应该有这么粗糙的手!
  房产商人甚至不等画家问候亚柰子就笑着迎上来,他急切地想要做成这笔生意,于是立即开口道:“两位先生,哦,还有这位美丽的小姐,来吧,让我们赶快来参观缇葛默尔先生的灵感源泉吧,外面的天气实在是太热了……”
  “为什么不呢?”缇葛默尔咕哝了一句,掏出钥匙插入门锁,“请各位进来吧。”
  一走进房子,徐明珏就立刻有股立马签下租房合约的冲动,这样的环境居然只需要25瑞尔的租金,简直是太划算了!
  和门外的考究相似,屋内的布置也格外有品味。转过进门的玄关便是会客的大厅,格调高雅的苏梅尔曼风格皮质沙发、雍容华丽的辛格茜贵妃躺椅,小矮几和陈列柜上摆设的各种风格的石膏塑像,以及墙壁上的各色挂画都把这里装点得像一个小型博物馆。
  “还算不错的房子,”缇葛默尔显然是在谦虚,“二楼是主卧和书房,需要再去看看吗?”
  徐明珏点了点头,他知道交易的时候买方尤其不能露出急切的心情,以免被卖主抓住心理狠狠砍上一刀。
  二层布置也很有风格,主卧也许曾经是缇葛默尔的画室,墙壁上绘满了各种生动的油画,各种画风交融,凸显出创作者浓厚的个人风格。徐明珏心想,在这里陷入梦乡一定会有种安眠在完美艺术作品之中的感觉。
  至于书房,那里有一副被巨大白布遮挡着的画架,徐明珏想要上前揭开,但身后的缇葛默尔立刻阻止了他:“先生,您想必也知道我这房子的租金相比较市价略微低了一些。”
  不是略微低了一点,是低了很多,徐明珏在内心默默纠正。
  “这幅画就是我事先说好的约定,只要您答应不破坏这幅画作,允许她静静待在这里,那么我情愿每个月以低价租赁这所房子给您。”
  她?徐明珏意识到对方似乎把这幅画当成了一个有生命的个体,疑惑着开口道:“仅仅是不去破坏这幅画?缇葛默尔先生,请您原谅我的直白,如果您想要保护这幅画,那么不对外出租房子也许是更好的解决方式。看您的样子似乎并不在意这点租金。”
  “哈哈哈,先生,您大概还不知道吧,这事关一个约定,”缇葛默尔放声大笑,“一位朋友在离开鲁恩市之前创作了这幅作品,他说这个书房就是这幅画作的诞生地,临走时嘱咐我一定要把这幅画放在这间书房里好好保护,但这幅画实在太美了,她让我觉得我灵感枯竭,为了让我的画技得以精进,我必须要远离这幅画。”
  “临走的时候我会锁住这间书房,这就是我唯一的要求。”
  大概艺术家都是这样怪里怪气的吧,连带着这幅画都让人觉得有点怪异。徐明珏心想。不过看在瑞尔的份上,这点怪异能算得上什么呢?
  身旁的亚柰子朝他点了点头,显然女孩也认为这是一笔很合算的交易。
  “成交,我这就给您支付第一个月的房租!”徐明珏微笑着伸出手和画家握了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