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暗黑之间 > 第二十章 不速之客

  “这就是帕梅拉的神秘学知识吗?”
  徐明珏再次确认意识中帕梅拉刚刚留下的信息碎片。
  那里包含着一位已经晋升位格8【捕梦人】掌握的所有神秘学知识,对于现在的自己来说,算得上是最需要的东西。
  思维触碰,提取,消化,吸收……不过是短短几个呼吸,徐明珏就完全熟知了这些记忆。
  他毕竟是一个从信息时代穿越过来的人,帕梅拉遗留的知识虽然诡异,但对于之前每天在网络冲浪的徐明珏来说,并不算繁复庞杂。
  嘶……在了解了职业者的一些基本常识之后,徐明珏不禁抽了口冷气。
  虽然之前他就猜到了职业者晋升很困难,不仅仅是依靠天赋,还需要时间的积累和金钱的辅助,但他不知道这个过程居然如此复杂!
  【捕梦人】帕梅拉,即便算上她的入门仪式,前前后后一共也只经历了两次晋升。但却整整耗费了她五年时间,这期间所花费的金钱更是多到让徐明珏舌挢不下。
  仪式材料、超凡奇物、研究设施……这些几乎都是用钱生生堆出来的。还有更多的材料有价无市,如果没有一定渠道,根本就没有办法获取到。
  而这只不过是位格8的职业者日常使用的材料而已,等到位格再次提升,所花费的材料必然是更加复杂,也更加稀有。
  圈子、金钱,这成了徐明珏现在急需要积累的两种资源。
  待会再去想这些令人头疼的事情吧……徐明珏颇有些债多不压身的体会,伸了伸懒腰准备继续睡个回笼觉。
  但甜美的梦乡注定与他无缘。当他刚躺下,就听到一楼门厅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笃笃笃……笃笃笃……”
  连续而急促的敲门声让他彻底失去了睡意,带着几分抱怨,他冲下了楼,发誓不管敲门的是谁都要给对方一顿好看。
  门外站着的是眼圈乌黑的穆尔先生,他正焦急地搓着手,不停地在门厅外走来走去。
  “你……”徐明珏生硬地将质问改为早安,“早上好,穆尔先生。”
  实在是早得过分了,天际刚刚显露出鱼肚白,街道上甚至连早起清扫路面的清洁工都没有出现。
  “啊,徐明珏,早上好,不请我进去喝杯咖啡吗?”穆尔先生说出一句干巴巴的问候。
  “当然,这正是我要做的,”徐明珏偏转身体,做了个请的姿势,“您请。”
  进门以后,穆尔先生带着几分好奇打量着房子,随口赞叹了一句:“你的眼光不错嘛,没想到居然会租下缇葛默尔的房子。”
  正在忙碌点起炉火的徐明珏嗯了一声,他还不知道原来穆尔先生也和缇葛默尔认识,抬头问道:“您也认识缇葛默尔先生?”
  穆尔先生正在欣赏客厅摆放的石膏像,漫不经心回答道:“嗯,那是个天才的画家,可惜对于美食并不擅长。”
  这句话很“穆尔”,徐明珏心想。
  手中的水壶已经被他灌满水放到火炉上,他才发现自己家里根本就没准备什么咖啡,于是带着几分尴尬对不速之客苦笑道:“穆尔先生,昨天忘记储备咖啡和茶了,我这里只有热水,抱歉,来一杯吗?”
  “你应该雇佣一位居家女仆,最起码要有个做杂活的钟点女佣,这才是体面绅士该有的生活。”穆尔先生扫了一眼徐明珏乱糟糟的头发,和因为一晚上折腾而满是褶皱的亚麻睡衣,“别把这些当成不必要的开销,你赚多少钱的薪水,就应该过什么品质的生活。”
  徐明珏点头表示理解,心里则不置可否,伟大导师说过阶级社会早晚要被取缔。同时他很好奇对方这么早过来是为了什么,至少不应该是为了传授自己该怎么过小资阶级生活的。
  “您起得这么早?是出来晨练吗?”徐明珏开始旁敲侧击。
  “晨练?我只有每周五的上午才会去绅士俱乐部打打马球,”穆尔先生顺口接过话题,但他很快就理解了徐明珏的言外之意,“实际上我一整晚都没睡,这都是因为你,先生!”
  他从怀里掏出一份报纸,递给满脸疑惑的徐明珏。那份报纸显然被翻看了多遍,有很深的折痕。
  徐明珏一眼扫过开头,这是一份《鲁恩日报》,日期则赫然是今天。
  他猜到了对方来这的目的,开口问道:“这是今天出版的报纸?是我的稿子出什么问题了吗?”
  “没有问题,你写的实在太出乎我的意料了!”穆尔先生拍了拍他的肩膀,“我从来没想到美食居然可以从这个角度来写,出乎意料,完美的作品!这份报纸我已经安排报社发到其他城市了,你即将掀起一场新的美食潮流!”
  穆尔先生还和往常一样,一提起美食就格外容易激动,他挥舞着双手喊道:“或许你都不会相信,昨晚接到巴比特送来的稿子,我整整研究了一晚。不得不说,你最后附加的几个菜品堪称完美,那些新奇的口感令我难以忘怀。”
  所以你是直接过来夸奖我的吗?徐明珏强忍住骂人的冲动,端起水杯倒了一杯热水递了过去。
  “我以为您是来兴师问罪的,说实话,我直到现在还感觉有点忐忑不安。”
  “对于有天分的人,光辉之神总是格外青睐一些,你会拥有双倍好运的。”穆尔先生喝了一口热水,微微皱了眉头,“抱歉,我还是觉得早上如果不喝上一杯咖啡,总会让人感觉提不起劲来。”
  他放下杯子,正视徐明珏,思考了一会开口道:“我想你对我的突然拜访应该也很疑惑,刚刚你想必还在香甜的美梦之中……”
  他扫过一眼徐明珏的睡衣,接着说道:“我并不是来告诉你报纸的事情,实际上,再过两个钟头你就能在报筒收到这份晨报。嗯,好吧,我就直说了吧,虽然这让我觉得难以启齿,我想你应该掌握着不少新奇的菜式,就如同你昨晚的稿子上写的。”
  他展开报纸,指着其中一大串被红色墨水标注出来的菜名,眼神中闪过一丝渴望,“这些被你称作麻辣口味的菜式,你应该还掌握着不少吧?”
  徐明珏点了点头,自己因为口味比较嗜辣,所以曾经特别留意过川式料理,他的记忆中还保留着不少搜索过的麻辣口味菜式的做法。
  “那就可以了,”穆尔先生露出如释重负的表情,“我想请你成为我的美食导师,一周一次,不,一周两次教导我做菜,直到我掌握了这些菜式为止。”
  “我以为,”徐明珏斟酌着自己的话,好让对方能够更容易理解一些,“一位从事美食品鉴的绅士只需要拥有灵敏的舌头就够了,怎么?穆尔先生您要自己开始创新,推出新的菜品?”
  “可以这么理解,实际上我最近接触到一个隐秘的,美食沙龙。作为新入会者,我必须要呈现出一道和比索朗帝国现有风格完全不同的菜品,用来完成我的入会申请……”
  徐明珏有些理解了,他总结道:“所以您希望通过学习我列举的那些菜品来获得灵感?”
  穆尔先生点点头,把手中的水杯搁在桌上,长舒一口气道:“没错,就是这样。你所列举的那些香料大部分我都熟知,但也有一部分只有在药剂店才能找到,按照你的文章,我尝试调配了一些复合调味料,它们给我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
  “但这些远远达不上我要参加的那个美食沙龙的条件,他们要的是令人战栗、仿佛被人诱惑,甚至令使用者无法自拔的完美菜品。我希望你能给我带来足够的灵感,当然,我会额外给你支付酬金,或者满足你的一个条件。”
  听起来你要参加的美食沙龙像是黑暗料理界啊,你应该在菜里下点迷幻剂,让人吃完觉得碟子里冒金光的那种。
  徐明珏回忆起某部动漫里的剧情,恶趣味地看了一眼穆尔先生的手背,但那里并没有黑色麒麟衔着菜刀的刺青。
  穆尔先生并没有注意到徐明珏的异常,急切追问道:“怎么样?如果你答应的话我们什么时候开始第一次学习?”
  “如果可以的话,我想每周三和周五的下午怎么样?”徐明珏耸耸肩,补充道,“因为我刚刚搬过来,还有很多必要的东西没有准备齐全。”
  “当然可以,那么后天下午再来找你,现在我迫不及待要去喝一杯咖啡来提提神了,你可不知道缇葛默尔推荐我参加的那个美食沙龙是多么的诱人,为了研制出能够通过他们审核的菜品,我已经很久没有睡过好觉了……”
  恍惚之间,徐明珏想起了帕梅拉提到的那群救赎会的疯子,正是在他们的诱惑下缇葛默尔才利用仪式魔法杀死了未婚妻,现在穆尔先生又提起了对方推荐的美食沙龙,直觉告诉他这两件事有着不为人知的联系。
  还没等他在脑海中理顺思路,穆尔先生已经站起身告辞了,他那肥硕矮小的身体微微弯腰,向主人告辞:“记住,后天下午我再来找你,希望等待我的是一道神奇的菜品。”
  徐明珏点点头,没有提报酬,因为通过这段时间的接触他明白这位穆尔先生肯定不会让自己吃亏。
  走出门口的穆尔先生背对着徐明珏摆了摆手,又强调了一句:“如果可能的话,后天下午我希望你家里准备着上好的红茶,我比较喜欢西波尔红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