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暗黑之间 > 第三章 穿越者

  “他怎么晕过去了?阿兰,你用了多大力度的灵素冲击?”
  “可能不到一威尔顿,我已经尽可能控制自己的输出了,应该是他的灵素感应太灵敏了。”
  ……
  模模糊糊的对话回响在自己耳畔,不知道过了多久,徐明珏终于缓缓苏醒过来。
  他刚费力睁开眼睛便看到阿兰略带歉意的表情,“抱歉,我不知道你对灵素冲击居然这么敏感……”
  “啊?”徐明珏还是有些茫然,但立马想起刚刚对方说要用什么“灵素”给自己检查来着,检查的结果是?
  似乎是察觉到徐明珏的想法,结束仪式的阿兰对他眨了眨眼睛,道:“没问题,你身上没有异神的残痕。”
  “异神?”徐明珏咀嚼着这两个字眼,愕然想起之前自己脑海中的那个古怪声音和方才近乎神迹一般的场景。
  “是的,异神,”克洛德接过徐明珏的话茬,耐心解释道,“暗之间盘踞着的诸多异神一直对我们光辉国度虎视眈眈,祂们都是诡秘阴暗的存在,觊觎我主的光辉权柄。为了防止祂们的偷偷潜入,所以我们才会对你进行灵素检查。”
  看来自己穿越的世界并不是什么好地方啊,徐明珏心想。然后忽然想起方才因为亚柰子破门而被吓掉了的玉珏,那也许就是自己回家的钥匙,可千万不能弄丢了。
  “你们有看到一块沾着血的玉吗?”徐明珏对着三人比划了一下玉珏的形状。
  旁边的亚柰子冷哼了一声,伸出手把玉珏递给他,应该是方才徐明珏失去意识的时候这个女孩捡起来的。
  “谢谢,”徐明珏对亚柰子点头表示感谢,顺手接过了玉珏。
  通过刚才的一番接触他已经能肯定面前这三个人应该都是超凡脱俗的神秘侧人士。
  而这个世界,显然也和地球截然不同。
  “既然确定你身上没有异常的话,我们应该要带你回去了……”克洛德想起了对徐明珏的承诺。
  “等等,你们难道不惊讶吗?我可是一个穿越者哎……”
  “哈哈哈,看来你还不了解我们这里的情况,”阿兰把视线投向墙壁上的诡异图纹,漫不经心地描述着,“我们的物质界连通许多异空间,因为界体构造的问题,我们这边属于比较好进入的那一种,所以会有很多异界强大存在破开界壁穿越过来。”
  “物质界?异界?”这些莫名其妙的词汇让徐明珏一头雾水。
  克洛德看他一眼,露出理解的微笑,道:“看你的样子应该没有接触过超凡者吧?”
  徐明珏点了点头,自己确实没见过所谓的超凡者。
  “我们三个人是隶属于光辉国度中鲁恩市的裁决之手小队,你可以把我们理解成神秘侧的警察巡逻队,专门负责处理这个城市的神秘事件。”
  克洛德不等徐明珏发问又继续滔滔不绝地讲了下去,“我们来这的原因很简单,有监测仪器显示这里的界壁出现了低幅度的灵素波动。一般来说光辉领土之中因为有神恩加持,不会出现异界穿越的情况,所以我们怀疑是异神教徒在这里举行降灵仪式……”
  这就完美解释了三人之前的表现,徐明珏点头表示理解,“那如果我想要回到我之前的世界该怎么办?”
  “这就是我接下来要说的内容了,”克洛德掰了掰手指,发出嘎巴嘎巴的脆响,“虽然我们这边经常出现异界穿越者,但怪异的是界壁设限是单向的,也就是说穿越这种行为是许进不许出。所以很抱歉,也许没有办法可以让你回到原来的世界了。”
  “不对,在我之前不还有一个穿越者嘛?就是在你们这里留下汉语的那一个前辈……”
  克洛德叹了口气,湛蓝色的眼眸流露出几分黯然:“你是说平衡圣者姜预之?他早在一百多年前就因为邪异神灵的侵袭而陨落了。”
  “一百多年前便陨落了?”最后的希望也消失了,徐明珏心头涌起一阵失落,自己和这个穿越者前辈实在有点拉低了“同行们”的逼格啊。
  克洛德感受到了徐明珏的失落,拍了拍他的肩膀鼓励道:“也许这是因为我知道的信息太少了,等你变强大了或许会了解到更多的隐秘,说不定就能找到回家的路径了。”
  “我该怎么样才能变强大?”徐明珏迫不及待地发问。
  虽然对这个世界了解得并不是很多,但从对方讲述的只鳞片羽中也能够拼凑出这个世界的轮廓:强大而又诡秘,精彩而又混乱,毫无疑问还充满了巨大的危险。
  徐明珏心里明白,相比这个世界,也许更适合自己的是地球上千篇一律的生活,虽然单调但却足够稳定。
  所以,无论如何自己都一定要找到回去的方法。
  克洛德低沉微笑道“不要着急,你现在更需要的是学会熟悉这个世界的规则。”
  “比如学会我们的语言。”阿兰似乎已经看完了墙上的血色图纹,对着亚柰子使了个眼色,后者便把手中的枪械收回了腰间的皮套之中。
  “你的意志似乎有点不集中?应该是方才的灵素冲击对你造成的不良影响,”克洛德打了个响指,环顾四周一圈,“这里也不是什么好地方,我建议先行撤离这里,回到市里我再给你找点入门的语言教材……”
  不用他特意提醒,徐明珏也发觉自己似乎有点不大正常,自从苏醒过来,他就有点乱了方寸,实在是太容易激动了。
  在没有弄清楚事情真相之前还是尽量多苟一下,他握紧了手中的玉珏,沉默地点了点头。
  一旁的亚柰子因为听不懂汉语早已经觉得百无聊奈了,见到克洛德示意可以回去她立即头也不回地走出了房间。
  只是临出门前,她稍微停了停,对着身后的徐明珏比了个大拇指。
  “和你一样,亚柰子也是异界穿越过来的人,所以她不懂汉语。”克洛德对着徐明珏一阵挤眉弄眼,“小伙子你得向这个小姑娘看齐啊,千万别丢了我们男人的脸!”
  “咳咳,”身后的阿兰轻咳两声,恶狠狠地瞪了克洛德一眼。
  经过这个插曲徐明珏也已经调整了自己的心情。确实如同克洛德所说的,眼下最重要的是熟悉周边的环境,然后尽可能提升自己的实力,掌握更多的信息……
  只有这样自己才能更快地找到回去的路。
  他抬起头看着背对着自己的娇小身影,心想,也许在这条路上自己并不是一个人孤独前行吧。
  克洛德见他已经接受了现实,露出了肯定的笑容:“在最后,我想问你一个困扰我很久的问题。”
  接着又挠了挠头,话语中露出几分疑惑:“为什么'老铁'是朋友的意思,嗯,年纪大的铁金属和朋友这个词怎么能等同呢?”
  一旁收拾东西的阿兰也转过头来好奇地看着徐明珏,从她的表现来看,徐明珏能断定克洛德提出的这个问题她也很感兴趣。
  “这意思是说,我们之间的关系就好像铁那么牢靠。”
  “铁很牢靠吗?”克洛德咕哝一句,随手抓起壁炉边的铁栅栏,面色轻松地掰断了看似牢靠的铁条……
  徐明珏这才意识到自己面前的这个貌似忠厚的男人和之前从地球穿越过来的前辈姜预之应该都不是什么正经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