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暗黑之间 > 第十二章 高薪工作

  “中午好,先生。欢迎光临提雷瑟斯!”
  依旧是之前的侍者,热情又不失礼貌地迎了上来。
  “中午好,”徐明珏点头示意,“克洛德他们在?”
  “克洛德先生在靠窗的位置,您还是老样子,先来一杯乔尼治黑咖啡?”
  “是的,不加糖!”徐明珏从口袋里掏出一枚青铜克朗,顺手抛进侍者左手的托盘里。即便在这里呆了两个多月,他还是对给小费这件事满怀怨艾。
  侍者并不去看托盘里的小费,依旧把托盘高举着,然后右手搭胸,弯腰致礼,“您的慷慨足以媲美太阳。”
  这小子准是在心里骂自己抠门,徐明珏一边想着一边快步走向侍者指出的位置。
  克洛德、阿兰仍旧对面而坐,看两人的样子应该刚刚发生过争吵,一旁的亚柰子则是一脸无奈地看着两人。
  “午安,各位!今天中午我们要品尝点什么?”徐明珏尝试打破尴尬的气氛。
  阿兰面色稍霁,推过桌子上的菜单,示意徐明珏来点单。
  “亚柰子今天想要吃点什么?一杯姜啤,搭配蒂博朗雪花牛腩炖土豆,主食就要一份灰球菌奶油焗饭,至于甜点的话,要不就来一份撒上榛子碎和覆盆子果肉的冰淇淋球?”徐明珏扫了一眼菜单,迅速报出一大串菜名。
  亚柰子瞬间来了精神,直接点了点头,然后想了想,又认真地补了一句:“姜啤要大杯的!”
  徐明珏忍住笑意,咳了一声掩饰自己的失态。熟识之后他才发现亚柰子并非初见时候表现的那么暴力,相反平时的她有点呆萌,除了爱喝酒和脾气暴躁了一点之外,更像一个普通的女孩子。
  “我要和亚柰子一样的套餐,反正听你推荐的总不会错了!”克洛德不等徐明珏发问便径直开口,现在的他已经彻底被徐明珏的口味圈粉,除了依旧不能接受乔尼治黑咖啡之外,日常点餐他都无条件信服对方。
  点了点头,徐明珏在菜单上画了几下,然后转头看向阿兰,语气平和地问:“那么,阿兰你呢?”
  阿兰双手交叉,下颌微收,似乎在纠结着什么,嘴里喃喃念叨:“你推荐的套餐确实很棒,但今天穆尔先生推荐的主菜是波尔多红酒汁牛排配烤芦笋,我也想尝试一下。”
  “嗯哼?”徐明珏把自己的目光从菜单页挪开,在整个餐厅寻找其阿兰口中的穆尔先生,很快他就在角落找到了这个人。
  穆尔先生是阿兰订阅的《鲁恩晨报》美食版块的特约专栏作家,每天早晨他都会在专栏上推荐一道主菜,然后在当天中午亲自去品尝,第二天会在专栏进行品鉴。因为犀利的点评和中肯的意见,所以他很受大众追捧,鲁恩市中流社会更是把他的美食专栏视作外出就餐的活动指南。
  此刻穆尔先生正和一位风度翩翩的老年男子享用着午餐。
  他大约五十岁左右,和他流利酣畅的文风不同,他的外表看上去像是个市侩的商人,身材矮小,却有着高高凸起的大肚腩,一身华贵正装穿在身上更显得滑稽。
  倒是他对面的老年男子显得格外气度不凡,银灰色的中等长发明显用上好的发蜡精心打理过,无论是内敛而不失奢华的银边眼镜还是修剪得整整齐齐的鬓角和下巴都显出此人富裕的经济条件和不俗的品味。
  “那是奇物协会的代理会长普尔曼·加西亚先生,有人传言他也是一位职业者,而且能力很强大。”克洛德留意到徐明珏的视线,开口介绍了一句。
  徐明珏点了点头,收回而自己的视线,而一旁的阿兰终于做好了自己的决定:“对不起,明珏。我还是想要尝试一下穆尔先生推荐的主菜。”
  “没关系,”徐明珏微笑着在菜单上勾了一笔,然后体贴地建议了一句,“既然换了主菜的话,那么剩下的配菜和甜品最好都要更换一下……”
  “我来想想,穆尔先生今天点了什么……”阿兰接过菜单,费力思考起来,一旁的克洛德嘻嘻一笑径直站起身来利用自己的身高优势把角落里穆尔先生的餐桌内容看的一清二楚。
  “穆尔先生的主食选的是黑椒杂蔬饭,甜品好像是玛格丽特酒心小饼干……”他还没看完便被阿兰拽着衣摆强迫性地坐了下来。
  “克洛德,如果你下次还是这么失礼的话,我会和神父申请让你多带领信众做几次晨祷……”
  两人的争吵很快引起了角落里的穆尔先生的注意,他不屑地瞥过来一眼,正准备无视这群人,却愕然发现自己对面的普尔曼站起身走了过去。
  他愣了愣,推开椅子也跟了过去。
  “阿兰小姐,没想到在这里居然能遇见你。”普尔曼似乎和阿兰认识,语气平和地打了个招呼,“你的老师卡塞涅近况如何?我刚回到鲁恩市,正准备去教会拜访一下他……”
  徐明珏瞬间捕捉到信息重点,他还是第一次了解到神父卡塞涅和阿兰是师生关系。
  阿兰伸手在衣襟点了三点,礼貌周到地回应普尔曼的问候:“普尔曼叔叔,愿神赐福给你。多亏了主的恩荣,老师他身体还不错。他还经常和我提起您,说自己很怀念四十多年前和您的合作经历。”
  普尔曼点了点头,视线在徐明珏几人身上稍微停顿,好奇道:“这是你的战斗伙伴?看起来都格外的年轻啊。”
  阿兰笑了笑,不知出于什么缘故她并没有接过对方的话。但普尔曼身后跟来的穆尔先生一眼便注意到了阿兰手边的菜单,他看了一眼,咕哝道:“怎么会这样?这是谁点的菜单?”
  普尔曼闻言一挑眉,回转身体意味深长问了一句:“穆尔,你说什么?”
  “普尔曼会长,您也知道我在美食品鉴界小有名气,《鲁恩日报》上也长期连载我的美食专栏,”穆尔先生从口袋里掏出一块丝绸手帕擦了擦脸上的汗水,他似乎有点害怕普尔曼,语气中带上了几分讨好,“今天邀请您在这家提雷瑟斯用餐是打算品鉴他们的波尔多红酒汁牛排,本来我的推荐是稳妥之选……”
  普尔曼点了点头,他刚刚也尝了这道菜,除了肉质不算顶尖之外,主菜的味道还算说得过去。低头看了一眼桌上菜单,他心中明白了穆尔先生继续要说的话,果然——
  “但看到这份菜单之后我才发现我点错了,”穆尔先生用力摇头,脸上的肥肉也随之左右摇摆,“以这家普通餐厅能采购到的牛肉食材来说,并不适合制作追求原味和新鲜口感的牛排类主食,相反如果选择炖菜则能完美掩盖牛肉质地上的缺陷。”
  “这是谁点的菜单?我应该邀请他成为我的助手,他的品鉴能力不应该这样被埋没!”穆尔先生说着说着甚至激动起来,挥舞着手中的手帕,神情如同着魔一般。
  “我应该给他开出高薪待遇,周薪35瑞尔,只要求他每天给我写一篇美食推荐就可以了。”
  克洛德强忍住笑,一边用胳膊肘捣了捣不知所措的徐明珏,一边开口替他争取更多利益:“穆尔先生,那么这个人每天中午替您品尝午餐的餐费呢?”
  “我来报销!如果餐厅太远的话我可以额外支付一笔车马费!”
  “如你所愿,”克洛德轻咳一声,双手引向徐明珏,“您寻找的助手就是这位,来自平衡圣者姜预之故乡的徐明珏先生。”
  穆尔先生上下打量了徐明珏一眼,拍了拍胸脯,豪迈道:“这位先生,请你明天到鲁恩日报报社来找我,如果能够证明自己确实有卓越的美食家天赋,我刚才的话一定算数,我愿意签下长期合作的制式合同!”
  他不等徐明珏回话,直接拽过桌上菜单龙飞凤舞写下一行地址:“明天上午十点半,我们可以先做一个小测试,然后一起共进午餐!顺利的话,明天开始你就要配合我完成美食品鉴的伟大工作了!幸运的小伙子!”
  一旁的普尔曼面带微笑看着这场“喜剧”,他推了推眼镜递过来一张卡片塞进徐明珏手里,“未来的美食家,希望你有机会能来奇物协会做客,有机会我想和你聊聊。”
  他又转头看了一眼穆尔先生,淡淡的声音却透露出不容置喙的味道:“这些年轻人还没有吃午餐,就别让我们这些老家伙打扰他们用餐了。走吧,穆尔先生!”
  “呵呵,你是不是高兴坏了?”克洛德等两人走后笑嘻嘻坐在位置上,大手一把扯过菜单,伸手在上面勾勾画画,“我想喝这里的轩尼诗干邑很久了,今天就让我们用这瓶酒来庆祝你找到了新工作吧!”
  一旁的阿兰摇了摇头,拒绝了克洛德的提议,“穆尔先生可没有说一定会雇佣明珏,我们不要白庆祝一场,毕竟明珏至今都还没有收入呢!”
  “亚柰子,你觉得呢?”克洛德试图寻找盟友。
  “如果可以的话,我想要两大杯姜啤!”亚柰子笑盈盈看向了徐明珏,眼神中却露出“如果不答应就等着瞧”的神情。
  “那今天就不醉不休吧!”徐明珏把菜单递给了克洛德,自己却低头看向了手里被普尔曼硬塞进来的卡片。
  那张金属质地的卡片上镂刻着一行整齐的格鲁特文:“未知,就是我们探索的终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