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暗黑之间 > 第二章 老铁

  “咔嚓……”
  木门随着大力撞击终于破裂开来。
  外面站着的女孩得意地笑了一声,然后慢慢收回了自己刚刚踹出去的左腿。
  好白,好长……
  这是徐明珏的第一个念头,他甚至感觉自己的鼻腔涌现出了两股温热的液体。
  不怪他这么激动,作为一个宅男,这二十年来他还是第一次在现实世界见到自己的理想型:
  破门而入的女孩扎着单马尾,一闪而没的面容足矣让旁观的徐明珏惊艳不已。但女孩很快就低下了头,虽然徐明珏只能遗憾地顺着鸭舌帽檐看到一小截露出来的下颌夹角,但在内心深处还是觉得青春靓丽四个字用在她身上是再贴切不过了。
  和女孩的相貌气质相得益彰,她身上穿着也格外清凉。上身一件宽松的黑色T恤,下摆在肚脐上方系了一个结,越发显得她的腰肢纤细到不盈一握,而两条修长白腻的美腿在牛仔热裤的衬托下更是笔直诱人。
  这是穿越者钦定的女主吗?赚了赚了,徐明珏有些想入非非了,但很快他就收回了自己的念头。
  让徐明珏收回方才念头的是女孩顶在他额头上的一把枪,造型夸张的大口径枪械。
  好快,他方才甚至没有看清女孩的动作,只是一眨眼间就发现对方从门边冲到了自己身边,然后掏出了腰间的枪械顶住了自己的额头。
  敏捷到超过人类的极限。
  “美女,有话好好说啊。”徐明珏高举自己的双手示意自己并没有什么武器,“动刀动枪多不好啊。”
  枪口还带着几分难以忍受的灼热,这让他有理由相信这并不是一把造型夸张的枪械模型,只要面前的女孩动动手指扣动扳机,那自己一定会死翘翘的。
  可是女孩好像并不相信他的话,抬起头颅仔细打量了徐玉珏一番,眼神里透露出的质疑并不因为他的动作而减少半分。
  一阵从未听过的古怪音调从女孩嘴里发出,徐玉珏下意识想要摇头,但马上想到还顶着自己头颅的枪械,强忍住了自己的冲动,慢慢开口道:“抱歉,你在说什么?”
  从女孩的表情,徐玉珏明白对方也听不懂自己的话。
  他想了想换了一句,“Nicetomeetyouhere.Youlookgreat.”
  女孩翻了一个大白眼,显然用英语也没有办法和她进行沟通。
  徐明珏犯了难,看来和小说中的穿越场景并不相同,语言不通是一个不可能通过常规手段解决的世纪难题。
  对方显然也明白了这个尴尬的场面,她张口对门外高声喊了几句,但手中的枪械依旧固执地抵着徐明珏的额头。
  很快门外就传来了一阵交谈声,想必是女孩刚刚在招呼自己的同伴进来。
  首先进门的是个身材高大的中年男人,金色的头发一丝不苟地向后背梳,五官深邃,下巴还蓄着短短的胡髭,身上隆起的块状肌肉充满了男性力量的纯粹和刚硬,好在湛蓝的眼睛里流露出的温和神色大大缓和了他身上的压迫性气息。
  中年男人扫了一眼地上的木门碎片,无奈地对女孩露出一个苦笑,但立即就被女孩身边的徐明珏吸引了注意力。
  女孩对中年男人点了点头,然后手中的枪微微用力往前一点,示意徐明珏过去男人那边。
  “好好好,反正我说什么你们也听不懂,大爷这条命算是交待给你们了……”徐明珏咕咕哝哝说道,显然他此刻被抵住自己的额头弄出了一肚子恼火。
  “老铁?”
  徐明珏意外地听到两个生硬的汉语字词,正是从那个刚进门的中年男人嘴里发出来的。
  “666啊,老铁,”如果不是女孩还拿着枪抵着自己的头,徐明珏都想上去给中年男人一个热情拥抱了,“你也是穿越过来的?咋还会说中国话啊?”
  “老铁,我,那个,并不是和你一样的,这个,穿越者,”中年男人的汉语并不算流利,不过磕磕巴巴的汉语表达还是大大缓和了徐明珏内心的郁闷。
  “那你怎么会说中国话?”徐明珏好奇地问。
  但那个女孩很快就表示了自己的不满,她推动手枪用力点了点徐明珏的额头,意思是让他不要再插嘴。
  “呵呵,”中年男子尴尬地笑了几声,“伟大的汉语,是,你之前的,那个穿越者留下的……”
  “什么?在我之前还有穿越者?”
  “别着急,我会慢慢的,告诉你的,”中年男人伸手拍了拍女孩的肩膀,然后正色对徐明珏说道,“现在让我们先,这个检查一下,确认安全之后,我们,就会放你出去。”
  明明是很严肃的要求,却因为断断续续的句子失去了原本该有的气势。
  徐明珏摊开手,无奈道:“好吧,你们检查吧!”
  中年男人对他点了点头,招呼屋子外面另外一个长发女人进来。
  “这是我们的调查员,阿兰,”中年男子和善地向徐明珏介绍,“我叫克洛德,这是亚柰子。”
  “我叫徐明珏。”没有一点犹豫,徐明珏立即报上了自己的名字,顺便正大光明打量着这三个人。
  后来进门的阿兰是个相貌普通的中年女人,披肩的黑色长发和得体的穿着让她有种知性气质。
  而克洛德最后一个介绍的“亚柰子”便是一直拿枪顶着自己额头的暴力少女。
  “亚,柰子?”徐明珏低头扫了一眼自己身体右侧的亚柰子。即便是宽松的黑T恤也遮挡不住女孩傲人的身材——波涛汹涌,蔚为壮观。怪不得叫亚柰子——徐明珏带着几分恨意出神。
  “我会使用灵素对你的身体进行检查,如果确认没有异常的话我们会带你去安全的地方。”叫阿兰的女人汉语明显比克洛德流利很多,她伸手捋了捋自己耳畔的一缕黑色长发,状似随意地对徐明珏解释。
  灵素?那是什么玩意?徐明珏敏锐地从阿兰的话里捕捉到了信息盲点。
  但是他的问题还没说出口,阿兰便高举双手吟诵起了缥缈而嘹亮的语句。
  而随着她开口,克洛德和亚柰子都往后退了两步,抬起了双手跟着她吟诵一样的音节。
  好机会,要趁机跑吗?徐明珏心里浮现了一个念头,要不要赶快离开这里?
  他摇了摇头,刚想迈出脚步,便觉察眼前闪过一道刺眼的亮光,接着他感觉到仿佛有一阵微风吹过自己的身体,继而似乎是有无形的触须从阿兰那边朝自己的太阳穴探了过来。
  “我们称颂您的名,赞美您的神迹,因您是慈爱正义的神,赐我们无上恩荣的主。”
  阿兰的诵念明明是从来没有听过的语言,但徐玉珏偏偏能够清晰了解她所说的每一个字的意思——这是一段祈神的祷词。
  一股厚重压抑的气场瞬间降临,死死地压迫住了徐明珏的脚步。他悚然一惊,眼睁睁看着阿兰念诵完毕,虔诚地将双手合拢在胸前。
  “虔诚播撒我神国的光辉吧!我的荣耀只赐给最虔诚的使者。”
  有宏大的声音在半空中响起,仿佛是回应着阿兰三人的念诵。
  “这是什么情况?”徐明珏吓了一跳,旋即觉得脑海中一阵嗡嗡作响,下一刻他便失去了意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