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暗黑之间 > 第十六章 神契之印

  简单收拾之后,徐明珏终于搬进了画家缇葛默尔的房子。
  也许是卡塞涅神父不在教堂的缘故,他预想中的离开教堂被阻止的事情并没有发生。
  他坐在客厅的苏梅尔曼风格皮质沙发上,开始回忆自己是否有什么事情遗漏掉了:
  自己的行李并不多,不过是穿越过来时穿的那一套,外加上在这里置办的一些衣物,仅仅用一个皮质手提箱就装下了,那现在这个手提箱正静静躺在二楼卧室床下。
  貌似也没有什么财物,在预交了房租并且置办了一些生活必需品之后,刚领到手的薪水已经全部花光,甚至还动用了克洛德借给自己的钱,目前自己身上仅剩下12瑞尔7克朗,必须要省着点用了。
  至于工作,自己也已经给今晚会去教堂取稿子的工作人员留下便条,并嘱咐教堂的神职人员代为告知新住所的地址。
  那么,所有该处理的事情都已经处理完毕了……
  通过不断地梳理,徐明珏的心情得以脱离琐事,整个人都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此时,不再被监视的他终于可以放开心思去探索自己身上的秘密。
  他最急切想要探索的秘密,也是自己身上最大的秘密,便是那枚“神契之印”。
  徐明珏双手微微颤抖,从自己脖子上取下一直贴身佩戴的玉珏,自从上次晋升职业者仪式之中误打误撞利用这枚玉珏完成了反杀之后,他便再也没有仔细观察过它。
  静静躺在手心里的玉珏依旧是毫不起眼的样子,上次在全知之塔出现的猩红之光已经熄灭,如果不是玉质发生了惊人的改变,徐明珏都要以为那曾经发生过的一切都是自己的臆想。
  解开秘密的钥匙究竟是什么?
  他想起自己一开始傻乎乎地试图通过滴血认主,顿时对过去无知的自己感到无语。
  那时候他除了看过的网络小说之外,并不了解任何有关神秘学的信息。可如今不同了,他学会了思维之触,更是在一番生死挣扎之中成为了【阅读者】,还探索出了灵视技能,算是正式进入了神秘学世界。
  为了弥补自己在神秘学上的不足,他还特意在图书馆留意有关神秘学的各种书籍,通过阅读,他总算对这个世界的神秘学有了一点基础认识。
  按照一些书籍的说法,在这个世界到处都充斥着被称为“灵素”的神秘物质,生物体在灵素浸染下都拥有超越的可能,而人类则在漫长历史中不断摸索,总结出了系统的职业途径。
  回忆亚柰子昨天的讲述,徐明珏认为对不同职业者的划分应该是依据灵素使用者的特性。
  以他自己为例,他的【阅读者】职业重在锻炼自我意识,加强思维的承载能力,这种灵素使用特性的外在表现形式就是他爱上了阅读,并能够在最短时间内从文字中获取重要信息。
  在假定灵素的使用方式是造成职业区别的根本原因之后,使用超凡奇物的方法也就呼之欲出了——利用自身灵性对其进行同频。
  抱着试一试的态度,徐明珏意识集中,再次开启了自己的灵视能力,随着能力开启,他的视线倏忽之间发生了改变。
  原本被落日余晖照耀着的明亮房间突然变得黯淡,有扭曲的,类似黑色绸缎的裂缝在空间中闪烁着,移动着。当徐明珏把目光聚焦到手中的玉珏上的时候,他看到了如同绯红之星的无尽猩红之光。
  忍住顺着灵视传来的不适感,徐明珏平静自己的呼吸,调动身心,想象自己如同一根没有重量的羽毛,不断放空自己……
  霍然之间,他的意识如同从一支细口瓶中钻了出来,瞬间变得虚幻缥缈,整个人有种向上升起的欲望,他顺从这股欲望,整个人立即上升起来。
  如果此时有人在一边旁观的话,就会看到房间里存在着两个徐明珏,一个实体的,躺在沙发上,看上去毫无生机。而另外一个则如同虚薄如迷雾、飘荡似幻影,微微浮在实体肉身之前。而这便是他的灵性身体!
  这种感觉实在太过奇妙,徐明珏尝试操纵灵性身体伸手去触碰自己的肉身,一股微弱的吸引力立即传来,似乎只要自己稍稍放开对灵性身体的控制便立刻能回归到肉身之中。
  徐明珏一阵明悟,对于这具灵性身体的熟悉度又多了一分。
  他不再去尝试用自己的灵性身体穿过别的物体,直接把视线投向了肉身手心里的玉珏。以他现在的视角看去,那简直是一颗不断向外辐射光能的炽热星体。
  伸出灵性之手,他尝试去触摸那块玉珏。一股纯粹的黑暗和疯狂立刻顺着玉珏往灵性之身上蔓延过来!如同被火焰灼烧,他的灵性之身冒出漆黑的烟气,如同撕裂般的痛楚立时传来。
  骨碌碌,手中玉珏滚落在地。
  徐明珏的灵性之身被迫回归肉身,他马上用双手抱住了头颅,整个人因为痛苦而紧紧蜷缩。
  和那种无法忍受的痛苦相伴,还有诡秘的,无可分辨的喁喁私语,仿佛有人在他耳畔低声窃笑,发出阴冷而又诱人的呢喃。
  徐明珏甚至以为自己下一刻就会因为疼痛而昏迷过去,但那种断断续续的呢喃又让他的意识保持着绝对的清醒,硬生生忍受凌迟一般的痛苦。
  血色的夕阳落下去了,最后一点余晖眷恋不舍地攀上了蓝色玻璃窗,在整个房间留下古怪斑斓的色彩。
  忍受这种折磨多久了?十分钟?二十分钟?抑或是永恒?
  徐明珏也说不上来,但他总算是缓和了过来,但脑袋传来的极度眩晕感让他控制不住自己的肌体,连勉强站起来都不能。
  “不作死就不会死……”这是他脑海里唯一的念头。
  现在轮到他来清点作死过后的收获了。在灵性之身在和玉珏接触之后他得到了一点信息,剧烈的痛苦不过是得到这些信息的代价罢了,很公平的交易。
  从那些被传递过来的信息他明白了自己这枚玉珏的真实作用,不,应该说真实作用之一——与强大的神灵签订不可违背的契约。
  正是因为这种奇特能力,当初他被万事通晓之书诱骗举行仪式的时候才能够反败为胜。
  但这种契约并不是随意就能签订的。通过刚才的试探徐明珏明白了,这块被称为神契之印的玉珏使用门槛很高,以他现在的能力,远不能去正常运用。
  但这并不代表他没有从神契之印中得到好处!
  之前他以为因为万事通晓之书成为自己入门的仪式祭品,所以好像失去了自身存在的意识,但通过刚才的接触他才知道事情并不是他所想的那样。
  万事通晓之书,或者现在应该称之为【全知之神】,被牢牢囚禁在那个甲骨文月亮符号之中。从刚才的意识接触来看,对方仿佛被一层浓厚的黑色雾气包裹,被迫陷入了深度沉眠之中。
  而他,似乎可以盗取这位神明的权柄!
  正如万事通晓之书自己所言,它的神格成就之后,获得的尊名即是“新神的缔造者!真名的记录者!契约之书!万事通晓!”而在盗取这位倒霉神祇的权柄之后,徐明珏在某种意义上等同于替代了对方的存在。
  换言之,他就是全新的【全知之神】!
  徐明珏咧开嘴苦笑,他虽然盗取了对方的权柄但并没有相应的实力去运用,以他现在的能力仅仅能感知到某些狂热信徒念诵【全知之神】的尊名,连进行针对性回应都没有办法做到。
  提升实力,成了解决这个困境的唯一方法。
  尝试站起身来,徐明珏的意识又传来一阵眩晕感,他如同一个醉汉踉踉跄跄保持着平衡。良久,他终于克服了意识传来的种种不适,重新掌握了身体。
  神情稍有平复,他不敢再用灵性去触碰,而是弯腰把玉珏捡了起来,思考了很久之后,他一咬牙,依旧把这枚玉珏挂在自己的脖子上。
  深吸一口气,他已经恢复正常的意识再度集中,于脑海之中勾勒出一本书籍的模样,那是一本大开本的厚重古籍,布满锈迹的青铜封面看上去饱经岁月洗礼,泛黄的纸张述说着来自远古的秘密,可是那书页上一片空白,并没有任何字迹。
  思维交织,下一个瞬间,这本书凭空出现在徐明珏手中。
  徐明珏喘了口气,眼神温柔地掠过书页,语气轻和如同呢喃:“万事通晓之书,我的第一个超凡奇物。”
  作为一个窃取了【全知之神】权柄的人,他被允许召唤万事通晓之书的实体。但和神契之印一样,因为他本身能力和见识的不足,他完全没有办法使用这件“神器”。
  手握两座金山却花不出去一分钱的感受实在是太难受了,徐明珏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脖子上挂着的玉珏和手里有点分量的青铜古籍,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从此刻开始,有史以来最弱的神祇诞生了!他心情沉重地吐槽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