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暗黑之间 > 第十四章 看房

  离开穆尔先生办公室的徐明珏心情很棒。
  贴身口袋现在变得鼓鼓囊囊,从那里传来的充实感不断重复着一个美好的提醒:穆尔先生预支了下一周薪水——35瑞尔!
  这笔“巨款”让他甚至想要放声唱歌,自己的生计问题已经初步解决了!接下来应该做的事情是什么?
  放开手脚大吃大喝一顿?可是自己好像还欠着克洛德一笔钱,而且以后的生活开销肯定不会太小,必须要学会开源节流。
  徐明珏抬起头看了看天色,四月份的天空呈现出纯粹的瓦蓝色,没有云朵的遮挡,阳光得以毫不顾忌地直射下来。
  太热了,先去找个阴凉的地方消磨一下下午的时间吧,自己还需要一点空间来完成明早的美食稿件。
  打定决心的徐明珏下意识抬脚往图书馆走去,但背后突然传来了一声略带惊喜的呼唤:“徐明珏,没想到在这里遇见了你!”
  徐明珏回头,才发现叫住自己的是亚柰子。
  怎么没见到克洛德和阿兰?又吵架了吗?他思索了一下,微笑道:“下午好,很开心遇见你……”
  大概突然富有的每一个人心底都有着隐藏很深的展现欲望,而亚柰子可能就是见证他第一笔薪水的最佳对象。
  “一起去喝杯冷饮怎么样?穆尔先生刚好给我推荐了一家很棒的店!”
  听到这句话的亚柰子瞬间变得更加开心起来,那双依旧**的长腿几步跨动,立即走了过来,一把挽住徐明珏的肩膀:“那就快点走吧!”
  一股淡淡的甜香瞬间飘荡过来。
  徐明珏涨红着脸稍稍拉开了距离,装作很镇定地样子道:“那家店在市政府附近,穿过这条街就是了,亚柰子,你跟我来。”
  并没有察觉什么不对的亚柰子点了点头,亦步亦趋跟了上去。
  “对了,怎么没看到克洛德和阿兰?他们又吵架了吗?”
  “啊,忘记告诉你了,”亚柰子羞惭一笑,“刚刚奇物协会的普尔曼会长来到教会拜访卡塞涅神父,两个人不知道说了点什么,然后神父就带着阿兰姐姐和克洛德去往曼比尼市了。”
  徐明珏知道曼比尼市就是比索朗帝国的国都,也是光辉教皇镇守的城市,但为什么卡塞涅神父走得这么匆忙?
  联想到之前万事通晓之书曾说有人在教堂布置隐秘仪式阿诺德之眼监视自己,虽然并没有直观证据指向老神父,但是他总觉得这个相貌和顺的老者隐瞒了很多事情。
  “你知道神父他们是去做什么吗?”徐明珏谨慎问道。
  亚柰子摇了摇头,脸上也露出了同样的疑惑:“不知道,但是他们走得很匆忙,阿兰姐姐看起来还有点不情愿的样子。”
  也就是说,卡塞涅神父是在和奇物协会的普尔曼先生密谈之后才临时决定去曼比尼市的,应该不是教会本身的事情,不然不需要普尔曼这个外人告知……徐明珏思考着这件事的真实原因。
  说话间,他们已经到了穆尔先生推荐的冷饮店——秋色之风,一家很诗意的店铺。
  “喝点什么?今天我请客,为了庆祝我领到了第一周的薪水。”徐明珏客气地问。
  亚柰子似乎是第一次来到这里,她很拘谨地坐在吧台的高脚凳上,目光在墙壁菜单上列出的种类繁复的名称上游移,犹豫着说道:“嗯,那我就点一杯……冰枫露饮吧……请给我多加两勺蜂蜜,谢谢。”
  ……意料之中的女生口味,徐明珏点点头表示知道,然后给自己点了杯奇异果柠檬纯露。
  “看到你很适应这里的环境,真的很替你高兴……”亚柰子似乎在对着冷饮店外的街面出神,那里有几个流浪者正躺在建筑物的影子里休憩。
  “是啊,不知不觉我已经来这里两个多月了,”徐明珏看向身边女孩的腰部,那里是她的武器,超凡奇物炽热者之吻,“那时候我可不会相信拿枪抵着我的女孩有一天会安安静静坐在我旁边,和我一起享受下午茶。”
  徐明珏的嘴角微微向上翘起,自己先忍不住呵呵笑起来。
  “其实我也没想到会遇到一个和我一样,穿越到异界的人,”亚柰子的声音哽咽住了,甚至徐明珏能够清楚地感受到这个女孩心情的低落,“你有没有想念自己的故乡?那些再也没办法见到的亲人和朋友……”
  徐明珏拍了拍女孩的手背表示安慰,宽解道:“和你一样,我也一直渴望找到回家的路。但软弱哭泣对我们没有任何帮助,我相信坚持寻找能改变很多事情。”
  “是吗?如果有一天,你找到了回家的路,一定要告诉我一声,我……”亚柰子擦拭掉自己的眼泪,又恢复了往日活泼的样子,“我一定会继续寻找下去的!”
  “这就对了,你可是一名职业者啊,如果有回家的方法,你一定比我更有机会回去。”徐明珏虽然有些心虚,但他还是隐瞒了自己已经成为职业者的事实。
  “嗯,职业者的能力确实令人难以置信,”亚柰子无声地叹了口气,她回忆起了自己的故乡,“不知道你原来的世界是什么样子的,在我的故乡,有历史记载以来也没有出现过这么多的超凡之人。”
  徐明珏若有所思,亚柰子的故乡也有类似的超凡职业者?他又回忆起了地球,似乎自从人类有历史记载以来就一直流传着超凡之人的种种故事,但在现实生活中并没有这样的人公开出现过,即便是有,最后也被证实是骗子。
  他摇了摇头,组织着自己的语言道:“在我的故乡,类似于你们职业者这样的人都只存在于传说中,现实生活中从来没人见过他们。”
  店员终于送上了两人点好的饮料,亚柰子端起杯壁外侧还挂着水珠的玻璃杯,轻声道:“为你领到了第一笔薪水,也为你来到这个世界,干杯!”
  徐明珏笑着端起杯也喝了一口,冰凉爽口的冷饮下肚,夏日的高温立即离他们远去。
  “接下来你还有什么打算?”亚柰子搅动杯子里的冰块,漫不经心问道。
  “嗯,我想等再过一段时间就去找一份稳定的工作,最好学习一点能够自保的技能,等自己强大了可以考虑去外界游历,寻找回家的路径。”
  亚柰子认真想了想,给出了自己的建议:“你有没有考虑成为一个职业者?这是普通人能掌握的最快速的变强大的方法。”
  你不知道你对面的这位先生已经成为职业者了,但他并没有变强,只是变得更加热爱学习了!徐明珏在内心疯狂吐槽。
  “有可能的话我会考虑这个方法的,但我并不是很了解职业者这个领域……”徐明珏开始引导话题,试图从旁边这个女孩口中得到更多的职业者信息。
  但他的希望很快破灭了,亚柰子几乎不假思索便立即回答道:“抱歉,我暂时还不能告诉你相关的知识,因为在我成为职业者的时候曾经和光辉教会签署过神圣契约,在没有得到教会允许的情况下,我不可以向任何普通人透露神秘侧信息。”
  好吧,徐明珏摊手表示理解,这种对职业者信息进行封锁的行为很符合常理。
  “不过我可以告诉你一点自我总结和通过其他渠道得到的信息,这不算违约,所以不会受到神圣契约的惩罚。”亚柰子眨了眨眼睛,露出狡黠的笑意。
  “首先我总结出的第一点就是职业者的分类,如果你留意过我和克洛德以及阿兰姐姐三个人,就会发现我们的职业类别并不相似。”
  “嗯,克洛德说他是偏向于防御类型的职业者,而阿兰则是借助光辉之神力量战斗的【祈神者】,至于你,克洛德说他并不清楚,但我猜测应该和枪械有关。”徐明珏至今对那把堪称手炮的炽热者之吻印象深刻。
  “你的观察很敏锐,”亚柰子夸奖了一句,接着说道,“我个人把职业者划分为两个大类,战斗类型和辅助类型。我们裁决之手三个人都算作战斗类型,但鲁恩市有更多的辅助类型职业者,相比较战斗,他们的能力在其他领域能发挥的作用更明显。”
  “比如我知道奇物协会的职业者途径大多数和鉴定有关,这有利于他们发现并了解奇物,而一些强大的、具有神奇疗效的药剂则需要【药剂师】相关的职业者去配制才更有效果。”
  这些大致和徐明珏猜想的差不多,但他并没有打断,继续倾听着——
  “我总结的第二点是有关职业者的晋升,只有在不断对本职业的内核进行深度认知的前提下,进行刻意锻炼,才能够更有力地冲击职业壁垒获得进阶。”
  徐明珏联想到了万事通晓之书的那句“问题即是答案”。
  “最后一点,最重要的一点,也是经过无数前辈证实的一点!过于沉迷对本职业的认同,或者背离了本职业的内核,都会导致超凡失控,这种情形下最美好的结局是死亡。”
  超凡失控?最美好的结局是死亡?徐明珏愣住了,他默默消化这个让人惊骇的信息,很久都没有说话。
  对面的女孩似乎也注意到这个尴尬的局面,她想了想,把话题转向生活方面:“你似乎还住在教堂里?考虑搬出去吗?我看你的样子好像并不算是主的信徒……”
  沉默了一会,徐明珏心想,大概你也不是什么主的信徒吧,毕竟我从来没见过你参加祷告……
  但他还是思考了一下对方的话,心中一阵意动:“的确,长久住在教堂并不是什么好主意。亚柰子,你知道这里有什么地方可以租到房子吗?”
  对面的女孩仰起脖子喝干了杯中的冷饮,用光洁的下巴对外一指,“跟我来,我带你去房产交易租赁管理所。”
  这是约自己去看房吗?
  徐明珏恋恋不舍地放下还带着丝丝冷意的玻璃杯,迈开步子跟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