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暗黑之间 > 第七章 了解更多

  意识重新回到身体,徐明珏大口喘息。
  环顾周围他发现克洛德三人并没有表现出什么异常,看样子外部世界还停留在自己刚刚意识消散的时间。
  时间流速并不相等,徐明珏暗暗记下了这一条信息,如果有机会可以再去实验一下,但眼下最要紧的事情是了解更多的信息。
  蓦地,他想起万事通晓之书所说的“思维冲击”和那条所谓的完整职业途径,脑海中瞬息调动出相应内容,看来对方并没有欺骗自己,但现在还不是去查看具体内容的时候,有更要紧的事情等着自己。
  “可惜,浪费了我积攒三年的圣者之血,本来还打算和奇物协会交换超凡奇物的,”克洛德愤愤不平地踢了一脚地上的黑色灰尘,视线偷偷瞥向了亚柰子手中的枪械,“结果这两个职业者居然什么都没有留下,我这见鬼的坏运气……”
  “呵,克洛德,你更应该感到庆幸,”阿兰完全不顾风度直接瘫坐在地上,看起来方才念诵咒语并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一瓶圣者之血能换回三条……啊,不对,是四条性命,已经是主的庇佑了。”
  看来阿兰是个虔诚的信徒啊,徐明珏暗暗发笑,狂热宗教分子总是意外地难缠。
  “你说得对,都是主的庇佑,赞美主!”克洛德点了点头,心有余悸地伸出手在自己的胸前点了三下,上一下二,连起来便是一个正三角形。
  阿兰也做了相同的动作,然后转过头关切地看向徐明珏,安慰道:“抱歉让你看到这些了,怎么样?你感觉还好吧?”
  徐明珏犹豫了一会,还是把自己方才的遭遇放在了心中。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的道理他还是懂的。带着几分歉意,他面色苍白地回了一句:“我还行,只是这个世界似乎并不像我想象得那么……和平。”
  “哎,”阿兰坐在地上叹了口气,抬头看向了天空中已经逐渐倾斜向地平线的绯红之星,语气中有隐藏不住的萧瑟。
  “自从上一纪元的大灾变之后,人类便被迫撤出了广袤的格鲁特大陆,蜷缩在这海岸边的维纶半岛,我们的实力相比那些邪神和堕落种实在是太弱小了……”
  堕落种?这个词似乎万事通晓之书也提起过。徐明珏看向地上的灰尘,回忆起万事通晓之书所说,阿赖耶只不过是暗之间诸多堕落种中最常见的一种。
  “格鲁特大陆?”徐明珏下意识地重复这个地名,似乎和自己意外学会的“格鲁特文”有着某种关联。
  “那是我们原本的故乡,众神眷恋之所。可惜现在是邪神的巢穴了……”阿兰又叹了口气。
  徐明珏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好沉默以对。
  “先不说这些了,等你在教堂做过信息登记之后我们会安排专员给你讲解这些历史的。”阿兰锤了锤自己的腿,站了起来,“现在最重要的是赶快吃一顿美美的早餐,我似乎已经闻到了无花果仁薄松饼的香味了,配上一杯乔尼治黑咖啡就是最完美的早餐。”
  一旁的克洛德面色一黑,换了另外一种语言和亚柰子咬起了耳朵。赫然便是徐明珏刚刚掌握的格鲁特文。
  “我一直觉得阿兰真的很可怕,不加糖的黑咖啡简直比黑猪的苦胆水还要让人倒胃口……”
  亚柰子并没有接过话茬,但是她的表情透露出一副再赞同不过的意思。
  “要不要赌一把,就赌待会这小子喝完乔尼治能坚持几秒不皱眉?”克洛德促狭一笑,有点幸灾乐祸的意思,“我赌不超过五秒,输了的话我请你喝一杯姜啤。”
  “七秒,”亚柰子简短地吐出一个单词,扭头对徐明珏露出微笑,低声补充自己的赌注,“我赌两杯姜啤。”
  徐明珏突然意识到有点不妙……
  阿兰在短暂休息之后便带着三人开始往鲁恩市折返,这里似乎离市区很久,他们很快便回到了人迹喧闹的城市之中。
  重重叠叠的建筑物外墙被涂成各种颜色,整齐的石板路面把这些建筑分成几个大区,越往中心则是越高耸辉煌。
  在东侧最高的地方,有一座巍峨的白色教堂,迎着朝阳升起的方向晕开让人无条件信服的神秘味道。
  但阿兰并没有先去教堂,她带领徐明珏他们从城市南侧入口进来。一走进喧闹的居民区,一股属于集市的各种吆喝瞬间扑面而来。
  “刚出炉的塔塔饼干和可颂面包!”
  “新鲜的带鱼,每条最少半磅,仅售5克朗……”
  “豌豆,莴笋,白洋葱,芥蓝,都是刚从农庄摘下的!”
  蔬菜摊、水果店、面包房、鱼肆……各种各样的店面都已经开始营业,还有许多流动摊贩沿街高声叫嚷,挑选货物的顾客们大多数带着晨起的慵懒和满足神情,也有部分行色匆匆的路人们不停摇着手拒绝商贩的招呼。
  这是人间的烟火气,也是最真实的美好梦境。
  阿兰三人显然在这里颇受欢迎,小贩们看见他们过来远远地便将自己的商品送到他们手中。
  而不远处的一位留着长发的街头艺术者更是硬生生从拥挤人群中挤了过来,兴高采烈地和亚柰子握手:“赞美神,我再次看到了亚柰子小姐,愿神与你同在!”
  啧,看来这个女暴龙的人气挺高嘛,徐明珏见此情景得出了结论。
  “喂,你看,”克洛德奋力拒绝着几个中年妇女的贴面礼,得意地对着徐明珏高声大喊,“我们裁决之手很受民众欢迎,你要不要考虑加入?”
  “得了吧,这种欢迎我可接受不来!”徐明珏看了看那几个大腿比自己腰身还要粗的中年妇女,她们脸上大概涂着廉价的化妆品,贴面时蹭得克洛德的面颊留下一道道白色印记。
  甚至还有一位性格比较奔放的,死死拥抱住克洛德健硕的身体,整个人像深海章鱼一样吸住了便不肯松手……
  好不容易挤过这些热情的拥趸,阿兰他们终于来到了一家显得比较有格调的餐厅,大开的栅格门让里面的雅致环境一览无遗,挂着的原木招牌用格鲁特文写着一个单词——“提雷瑟斯”,意即寻找美味之旅。
  “来一份洋葱牛腩汤,配上一磅燕麦面包,再来一杯姜啤!牛腩汤要多加黑胡椒!”似乎很熟悉这家餐厅,克洛德从怀里掏出手帕一边擦拭着自己的脸庞,一边熟练地报出一大串菜名。
  “好的,克洛德先生,”身穿全白制服的侍者显得很精神,他弯腰做了个“请”的手势,礼貌地对克洛德身后几人问道:“阿兰女士、亚柰子小姐要点什么?这位先生是……”
  “别听克洛德的,我们待会要去教堂,给我们最简单的套餐,四份!”阿兰抬手示意侍者退下,径直走向不远处的餐桌。
  克洛德对亚柰子使了个眼色,略显夸张的嘴型无声吐出一个单词:“赌注!”
  亚柰子点了点头,跟着阿兰坐在了餐桌上,略显疲倦地打了个哈欠。
  坐下等餐的阿兰关切地问:“怎么样?要先喝点黑咖啡提神吗?亚柰子……”
  似乎唤醒了什么恐怖的回忆,这个暴力少女居然被吓得正襟危坐,摇摇头示意自己格外精神。
  这么恐怖吗?还没有尝过这里的食物的徐明珏有点胆战心惊,作为大吃货国度的老百姓,他觉得自己的味蕾应该能够接受足够奇葩的味道,应该不至于这么可怕吧。
  “我建议你来一杯乔尼治,对于缓解疲劳很有帮助。”阿兰正式向徐明珏做出推荐,似乎她对这种克洛德和亚柰子避之不及的饮料有某种执念。
  “好,好吧。”徐明珏无奈地看着对面强忍着疲倦的亚柰子,忐忑的点了点头。
  侍者很快就送上了套餐,每人面前的白色瓷盘上仅仅放着几片圆形面饼,从色泽来看应该只加了鸡蛋和黄油就被送进烤炉烤制,略显焦黄的表面粗粗撒着一点大颗粒的无花果碎。
  闭上眼睛,徐明珏用大拇指和食指捻起一张薄松饼,塞进了自己的嘴里。一股意料之外的松软在口腔绽放,细腻绵软的松饼和略带韧性的无花果肉交织,在一股清香包裹中中淡淡的甜味从舌尖迅速蔓延。
  太好吃了!
  阿兰面带笑意,一副遇见知音的表情,隔着餐桌推过去一杯散发热气的黑色液体:“来试试这杯乔尼治黑咖啡。”
  咕嘟,咕嘟。徐明珏咽下嘴里的松饼,微笑着端起了阿兰推荐的饮料。一股熟悉的咖啡焦香味飘荡过来,他满足地深吸一口苦味,然后小口啜饮起来。
  味蕾最先感受到的是一股咖啡豆经过烘焙后的焦香,而后是层次分明的醇厚苦意,淡淡的微酸最后收尾。这和自己熬夜的时候用来提神的速溶咖啡比起来,味道好太多了!
  愉快地放下杯子,徐明珏愕然发现对面的亚柰子微微张大樱桃小嘴,自己身边的克洛德也是一副白日见鬼的古怪模样。
  “怎么了?”阿兰发问,她微笑着端起自己面前的杯子,愉快地喝了一口,小子品味不错嘛。
  大概是徐明珏露出的表情太具有感染力,亚柰子咽了一口口水,勇敢地端起杯子硬着眉头灌下去一口。
  呸,什么嘛?这家伙就是个魔鬼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