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暗黑之间 > 第二十一章 裁决之手

  送走穆尔先生之后,徐明珏再也没有了睡回笼觉的打算。
  虽然天色尚早,但他还有许多事情要去做。
  他答应帕梅拉的幽魂要去将杀人凶手缇葛默尔绳之以法,但对方背后隐隐站着一个神秘组织,自己只能借助官方的力量去撬动对方。
  不能莽,徐明珏告诉自己。按照既定计划,自己接下来要做的第一步极其关键,如果进行顺利的话不仅能够完成帕梅拉的委托,也许进入正规的职业者圈子也不是奢望。
  他伸出手,在自己胸前点了三点:“神明在上,愿您赐福!”
  ……
  洗漱完毕来到教堂的徐明珏如愿见到了亚柰子,她正在例行每日的晨祷。
  不过因为卡塞涅神父带走了阿兰和克洛德,现在主持每日晨祷的换成了另外一位普通祭祀格纳·鲁道夫。
  通过之前的了解,徐明珏对光辉教堂的认知也在慢慢加深。和地球历史上的那些君权神授制国家相似,在这个封闭的比索朗帝国之中,神权也远远凌驾于皇权之上。
  教会依据城市规模的大小不同,派遣去往该地教堂驻守的人员职权也有区别。像鲁恩市这种处于维纶半岛最南方的偏远城市,教会只安排了一位卡塞涅神父驻守。
  但这不并代表鲁恩市的光辉教堂没有什么实力,处理神秘事物的裁决之手小队明面上只拥有三位战斗职业者,但谁知道教堂内部是否还潜伏着更多不为人知的职业者。
  更何况教堂主事的卡塞涅神父还是一位正在冲击职业壁垒的准圣者。
  虽然徐明珏不清楚卡塞涅神父走的是什么职业途径,但按照帕梅拉的记忆,那些能被称为圣者的人,起码也得是位格5以上。
  按照帕梅拉的说法,那群自称救赎会的疯子虽然实力诡异,但也只是一个不敢正大光明露面的隐藏团体。这显然是因为实力不敌光辉教堂,所以只能尽量隐藏自身行迹。
  如果想要绕过他们让缇葛默尔受到该有的惩罚,那么自己要做的就是借助光辉教堂的强大实力威慑救赎会。
  “主的光辉无处不在,祂的灵常喜悦真诚信奉的人。愿主与你们同在!”
  漫长的晨祷终于结束了,早就注意到徐明珏过来了的亚柰子快步靠拢过来。
  “早上好,没想到你起得这么早,”她打了个哈欠,显然她昨晚睡得也并非很好,“新房子感觉如何?”
  徐明珏表现出一副略显夸张的担忧,假装心事重重的样子说道:“一般,我的意思是很不好,我正是因为这件事来找你的。”
  他欲言又止的模样引起了亚柰子的好奇心,她扫了一眼左右,带着徐明珏来到隐蔽的角落,关切地问道:“是不是房子里面出现了什么异常?”
  徐明珏略感诧异,对方好像知道点什么的样子。
  他深吸一口气,郑重点头道:“你还记得缇葛默尔先生最后强调的那副画吧,不知道是不是噩梦,昨晚我听见‘她’低语,而当我醒来才发现,也许自己梦见的事情是真实发生过的事情……”
  他把帕梅拉的事情原原本本地告诉了亚柰子,只隐瞒了自己的灵视能力,整个讲述内容却没有一点伪造。
  他熟知高明的骗术在于只讲该讲的真话。
  亚柰子露出一副果然如此的样子,轻轻颔首道:“看来有必要带你去见见潘恩队长了。”
  嗯?徐明珏还是第一次听说潘恩这个人,还是亚柰子他们的队长?难道裁决之手三人小队不是直接对卡塞涅神父负责吗?
  “我想你不会傻傻的以为我们裁决之手小队就一共三个人吧?”亚柰子露出笑容,摇头问道。
  徐明珏偏头,略带无奈地回答:“如果你不提醒的话,我是这样以为的。”
  “好吧,那就给你一个机会,重新认识我们裁决之手吧!跟我来,我先带你去见潘恩队长,作为多次神秘事件的见证者,你很有可能被遴选到裁决之手队伍中来,成为和我们一样的职业者……”
  走在前面的亚柰子脚步不停,但声音却顿了顿,然后用一种格外温柔的音调继续道:“那样,也许你会更快找到回家的路径吧。”
  徐明珏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好跟上亚柰子的脚步。
  “其实早在第一次遇见你之后克洛德就主张带你去见潘恩队长,但阿兰姐姐觉得有必要对你进行一段时间的观察。你知道的,她虽然用灵素对你进行过检查,但出于安全考虑并没有对你完全放心。”
  “我能理解这种感受,毕竟接纳一个来路不明的陌生人总是一件很困难的事。”徐明珏点头表示赞同,他心里却在思考当初亚柰子作为一个穿越者是怎么被裁决之手接纳的。
  亚柰子一边放慢脚步,等徐明珏与自己并肩,一边补充着更多的细节:“潘恩队长后来派遣另外一组队员去调查过那晚的召唤仪式,得到的结果似乎是某个邪教组织在召唤不知名的诡异存在,很明显他们失败了。”
  不,也许他们成功了,徐明珏想到了那座宏伟的全知之塔,和那本万事通晓之书。他总算对自己莫名其妙进入全知之塔有了一点猜想。
  “潘恩队长一直想找个机会和你好好谈谈,但最近他好像也在冲击职业壁垒,所以把这件事搁置了。不过你好像又被卷入到了一起神秘事件之中,所以我想这也许是一个很好的契机,帮助你更快进入到潘恩队长的视线之中。”
  “谢谢。”徐明珏真诚感谢,很明显对方一直在竭力帮助自己,好让自己能够更快地进入职业者的世界。
  他甚至想脱口而出告诉亚柰子自己已经完成了入门仪式,但这个冲动很快就被理智给克制住了。
  “我只是带你来见潘恩队长而已,最终决定是否接纳你成为队员的可不是我。不过你也不用太过于担心,据我所知基本上和神秘事件发生牵连而有幸存活下来的人,大多数都会被吸纳进队伍里,当然如果你没有天赋成为职业者也可以考虑成为后勤人员,不过更详细的细节都不应该由我来告诉你。”
  亚柰子带着徐明珏走进教堂深处,那里是一排木质的告解室,狭小黑暗,却能够最大程度让人感到放松和宁静。
  “我们到了,放轻松点,潘恩队长其实是个,嗯,很好相处的人。”亚柰子停在了第三间告解室门口,轻敲三下门板。
  嘎吱,门开了,里面的白袍牧师走了出来,在胸前点了三点:“要见潘恩队长吗?他就在训练室。”
  亚柰子点头表示知晓,也在胸前点了三下,然后绕过告解室,走到后面的石墙前,用力掀开地上的一块石板,露出向下幽深的隧道。
  徐明珏深吸一口气,在亚柰子的示意下俯身爬了下去,不过一会从头顶传来的两声轻响他便知道亚柰子已经合上密道,跟了过来。
  隧道台阶在向下倾斜蔓延数十级之后渐渐变得平坦,两边的石壁上等距离插着照明的松明火把,流通的空气告诉徐明珏这个地下建筑一定很大,而且还有许多出风口。
  “欢迎来到裁决之手的基地,现在我们需要笔直前行,跟我来。”身后的亚柰子快步超过了徐明珏。
  两人走了没多远,便来到了一处空旷的石室之外,不像之前看到的房间门户紧闭,这里的门洞径直朝隧道开启,里面的空间极其开阔,墙壁上镶嵌的壁灯,以及顶上垂下的巨大烛台都把里面照耀得如同白日。
  里面被简捷地划分为三个区域,入口处是一堆徐明珏熟悉但从来没有使用过的器械:各种型号的哑铃、闪烁着金属冷光的大型椭圆机、划船机和踏步机,乃至各种自由力量锻炼器械包括史密斯机、卧推架应有尽有。
  带着愕然徐明珏还看到了几个银幕多次出现过的木人桩,他揉了揉眼睛,再次确认,真的就是“我要打十个”那位日常训练的木人桩。
  这一瞬间他甚至以为自己终于回到了地球,这些熟悉的设备让他想起了每一个炎炎夏日都会有热情的,穿着略显暴露的美女凑过来,递上传单折页,并附上甜甜的招呼:“帅哥,游泳健身了解一下?”
  但很快石室更深处传来的大喝声让他回到了现实,那里是一个占地极大的格斗台,和地球上一样,那被绳索围起来的正方形格斗台上有两个人戴着拳套正在酣战。
  赤裸上身的褐发男子身材匀称但不失饱满线条,但他此刻明显处在下风,被死死压制在一角,疲弱无力地曲起双臂护住脸部。
  而压制他的则是身材更为魁伟的男子,同样上身赤裸,但他身上却披覆着浓密的毛发,如同穿上了一件厚毛衣。
  不仅如此,徐明珏愕然发现这个人的手臂、脸上都被浓密毛发覆盖,他那拉长突出的嘴吻和支棱着的狼类耳朵以及锋利獠牙,就如同,电影里的狼人一般。
  “潘恩队长,快停下,亚柰子找你……”角落里的褐发男子喘息着喊出这一句。
  砰,“狼人”击打出最后一拳,然后回过头看向训练室门口呆呆站着的徐明珏。
  这个世界太疯狂,狼人居然给教会当打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