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暗黑之间 > 第六章 万事通晓之书?

  阿赖耶,思维之触。
  从这个名字便不难得知,这怪物最强大的手段并不是物理攻击,而是类似于意识控制之类的精神攻击。
  徐明珏很清楚,这头怪物现在的攻势还不是最激烈的时候。如果不趁现在想办法赶快远离,等对方动起真格来,自己便没办法再逃了!
  呼哧,呼哧,呼哧……
  他张大嘴费力呼吸,肺部传来如同撕裂般的痛楚,双脚也早已失去了知觉,并开始出现控制不住的颤抖。
  徐明珏明白这是过度消耗体力所带来的连锁反应,自己快要跑不动了。
  而怪物阿赖耶仍旧不紧不慢地跟在徐明珏身后。它的速度并不算快,但那灵活的触须却如同长鞭,倏忽间诡异变长,然后狠狠抽在徐明珏的后背上。
  痛苦让徐明珏因为缺氧而快要丧失的意识重新凝聚了起来,他的脑海突然浮现了一个想法,也许依靠这个想法能救下自己的性命。
  那就是石础上的怪异浮雕,虽然不清楚触发机制是什么,但那怪异浮雕给自己带来的恐惧感远在身后的阿赖耶之上。
  也许利用好那些浮雕,自己便能够趁机逃跑。
  身后又一次传来的破空声让徐明珏来不及思考推敲细节。身子一矮先是躲过这一击,然后绕过一根石柱疯狂往回折返。
  “血肉,新鲜的血肉……阿赖耶需要血肉……”
  身后的阿赖耶似乎陷入了狂躁之中。蛇瞳收敛成一条危险的竖线,长满尖牙的大嘴张开,嘴角一直裂到了耳根处。
  砰!一道尖锐的恐怖音波自阿赖耶裂开的大嘴里爆发,不远处疯狂奔跑的徐明珏大喊一声,立刻被这无形音波冲击得头晕目眩。他感觉好像被重锤重重砸击了脑袋,意识混乱,甚至连耳孔之中都流出两道鲜红。
  我不能停止,继续跑……徐明珏的思维都出现了断层,但强大的求生欲激发了他的本能,他的身体依旧固执地冲向了祭坛中央的石础。
  阿赖耶怪叫着抽动两只触角,滴滴答答的口水和透明粘液从它的嘴角滴落,它已经失去了追捕的耐心,满脑子只想着要吃掉面前这个一直逃窜的猎物。
  “阿赖耶,”徐明珏已经没有了思考的机会,他闭上双眼把自己的身子蜷在石础之后,大声呼唤怪物的名字。
  “血肉,在哪里?”怪物还不知道前方的危险,它听到了徐明珏的声音下意识地看了过去。
  因为紧闭双眼而一片黑暗的世界之中突然染上了鲜艳的血红。徐明珏屏住呼吸,双手死死捂住自己的眼睛,耳畔传来了阿赖耶痛苦的嘶吼。
  那嘶吼并没有持续多久,很快喧嚣褪去,世界除了黑暗便是死一般的寂静。
  徐明珏尝试睁开眼睛,怪物已经死去了,大半个残破尸体倒在地上,缺失的肢体则被炸裂成最鲜艳的红色颜料,满满当当涂遍了整个祭坛。
  这诡异的场景让徐明珏甚至忽略了胃部传来的呕吐感,但很快阿赖耶勉强能看得清的残缺尸体和地上的那些血肉都融化了,一缕灰色雾气静静地飘在徐明珏面前。
  这是?徐明珏心有余悸地躲开这灰雾,他不想再体验一次被怪物追杀的感觉了。
  就在此时,石础承托着的金色光柱猛地张开,里面的那本书就如同见到血腥的鲨鱼,飞快地朝灰雾游了过来,然后书页一合死死扣住那缕灰雾。
  一阵赞美诗一般的歌谣缥缈回荡,那书本欢畅地重新游回了石础上方。
  我是疯了吗?居然觉得一本书有情感?一旁目睹全过程的徐明珏自我吐槽了一声。
  “呵呵,蝼蚁,你居然把我这全知全能的伟大存在当成一本书?”有声音在徐明珏脑海中响起。
  谁?是谁?徐明珏警惕地看向周围,一边蹲下身子,准备一有不对就闭上眼睛,躲在石础之后。
  “没想到你居然这么遵从心的意志?”那个声音传来几分揶揄,“愚蠢的蝼蚁,我就在你头上!”
  头上?徐明珏抬头看去,方才那本书正盘旋在自己的头顶。难道就是这本书在和自己沟通?自己这是见鬼了吗?
  “浅薄!都说了我是全知全能的伟大存在,你居然还把我当成一本书?”那个声音隐隐透露出几分不乐意,极其的人性化。
  徐明珏发现这本书似乎能窥探自己脑海中的想法,不由得心中一紧。
  “好吧,你这全知全能的伟大存在啊。请你告诉我,我应该怎样才能回到地球?”徐明珏直白发问,他迫切的想要离开这个危险的世界。
  在他看来,猛男的生活就应该是熬夜躺在沙发上,喝着肥宅快乐水,捡着小树枝,或者在峡谷刷怪,而不是在这里和怪物搏斗……
  “地球?我不知……”那个声音话说了一半又快速改口,“我为什么要告诉你?你愿意付出什么代价?”
  屁嘞,徐明珏简直郁闷到吐血。亏自己还以为这家伙真的是全知全能,没想到居然是在对着母牛的下体吹气。
  见徐明珏面色不善,号称自己全知全能的书好像也有点挂不住面子,试探着问道:“要不你换个问题?”
  “除了想办法回家,我暂时没有别的问题……”
  切,徐明珏直接无视。连怎么帮自己回到地球都不知道,还敢号称全知全能?
  “难道你就没有别的疑惑吗?我可以为你解决一些疑惑,而且不需要任何代价……”那个声音诚恳而又充满诱惑。
  徐明珏沉默不语,他实在弄不懂这本书的真实意图是什么,“你先告诉我这是什么地方吧,到现在我连你的身份都不清楚。”
  “这里是全知之塔,供奉我这本万事通晓之书的地方,”那个声音顿了顿,好奇道,“你身上连灵素波动都没有,是怎么来到暗之间深处的?要知道塔外可都是外神和堕落种,即便是传奇职业者都未必能全身而退……”
  “等等,”徐明珏从对方的长篇大论中提取出信息重点,“你说这里是暗之间的深处?外面有什么外神和堕落种?”
  “嗯,你方才看到的阿赖耶就是这里最常见的堕落种之一,只是因为契约,他们都不被允许主动进入全知之塔。”
  不啻于一颗重磅炸弹,方才轻而易举就能杀死自己的怪物居然是这里最常见的物种,看样子恐怕还是实力最弱的垫底存在,自己怎么会到这个地方来的?
  徐明珏心里闪过疑虑,目光投向了那块出现异常的玉珏。
  “神契之印?居然在你身上!”那声音似乎也注意到了散发着绯红光辉的玉珏,“原来如此,你便是祂口中的末世的火种之一……”
  “火种?”
  “呵呵,看来你什么都不知道啊,”那本自称万事通晓之书的诡异书本在金色光柱里上下浮沉,“你想要知道为什么会来到这里?是否对自己的遭遇感到好奇?是不是迫切地想要找到回家的路径?”
  “只要和我签下命运的锲约,我便会竭尽所能,给予你……”
  这声音变得飘忽,变得充满诱惑,仿佛是黑暗中潜伏的魔鬼等待着迷路旅人手中的火把熄灭。
  “我拒绝!”徐明珏干脆回答,刚刚他确实有一丝心动,但很快他便想到了在地球上签署的那些乱七八糟的合约,吃过亏的人才知道盲目地签署一份没有研究过细节的合约会付出多么大的代价。
  万事通晓之书显然没有意料到徐明珏会给出这个答案,沉默了一会,继续开始劝告:“我可是万事通晓之书,只要你和我签订契约,我便会和你这个蝼蚁分享我所有的知识……”
  徐明珏弯下腰捡起地上犹在散发红光的玉珏,想了想把它郑重地挂在了自己的脖子上,完全无视了万事通晓之书的话。
  开玩笑,你越是大力推销,我就越感到害怕……徐明珏在内心深处咕哝了一句。
  “蝼蚁,为了让你见证我的伟大,我决定先赐予你一个祝福。”那本书显然有些焦急了,也许如它所言自己可以万事通晓,但对于人类心理的把握它明显不够熟练。
  嗯?徐明珏停下了手里的动作,努力让自己的表情看起来并不是很在意的样子:“什么祝福?”
  “方才被你坑死的阿赖耶有一种特殊能力,在职业者术语中被称为思维冲击,我可以把这个能力剥夺下来转赠给你……”
  “呃,就是方才类似于音波冲击的那一招吗?”徐明珏印象深刻,阿赖耶张开嘴发出的音波甚至让自己的思维都停顿了,但是他试图从这本傻乎乎的书里榨取更多的利益,“那算是什么?对我没什么太大的作用啊。”
  “方才那只阿赖耶因为属性在这里被压制,所以思维冲击的力度并不算太大,如果正常情况下你的头颅早就因为冲击而爆成礼花了,”万事通晓之书耐心地解释,然后又抛出了另外一个诱饵,“除此之外,我可以给你指明一条完整的职业者途径,怎么样?”
  “成交!”徐明珏露出得逞的微笑,又补了一句,“顺便送我离开这座塔。”
  “如你所愿。”
  金色光柱再次张开,徐明珏觉得仿佛一股温暖的水流冲刷着自己的身体,视线中恢弘的祭坛快速远离。
  他消失了,祭坛上又恢复了一片死寂,良久之后:
  “蝼蚁,你要学习的知识还有很多啊……”
  “比如,所有命运赠送的礼物,早已在暗中标好了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