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暗黑之间 > 第二十五章 善后

  “死了吗?”
  徐明珏喘息着给手枪填上子弹,谨慎上前查看。
  倒伏在地上的躯体被轰碎了头颅,令人作呕的灰白脑浆伴着鲜血呈现喷射状分布。
  同时,他的胸膛被五发子弹击中,已经完全破碎了,但里面的脏器却还在诡异地缓慢蠕动着。
  更让徐明珏觉得不舒服的是对方手里那个能够喷射黑光的奇怪生物,被自己开枪打碎后呈现出某种低等生物的特征,四溅的肉块都在往外流着油绿色的血液,每一块都散发着令人作呕的腥臭。
  “这是夏盖蠕虫,一种低等的堕落种,邪异的存在。”开枪打中跟踪者脑袋的人走了过来,伸出自己的手,“自我介绍一下,裁决之手,维尔摩·默里。”
  徐明珏愣了愣神,这才意识到对方便是潘恩承诺的暗中保护自己的人,还真是姗姗来迟啊。
  带着几分抱怨,他礼节性握了握对方的手,干巴巴说道:“很高兴认识你,我是徐明珏。”
  维尔摩扫了一眼地上的尸体,沉吟着点头,声音冷酷道:“你的表现很不错,即便我不出手,你也能击败对方。”
  “呼,能够活下来已经,已经是很幸运的事情了……”徐明珏此时尚且喘息未定。
  他内心开始复盘刚才的战斗,使用思维之触仅仅让跟踪者僵硬了一个呼吸,这个维尔摩应该没有发觉异常,只把自己当初一个手持枪械的普通人。
  “击败被堕落种附身的可怜虫,比如这位,”维尔摩用脚尖点了点地上的尸体,“消灭具有主导地位的堕落种是最好选择,其次便是打爆附身者的头颅!”
  这是在指点我吗?指点我下次该怎么做?徐明珏沉思片刻,郑重点了点头。
  维尔摩轻咳一声,面色呈现怪异的青白,但转眼就恢复正常,他拍了拍手,冷酷道:“好了,现在该做善后工作了,有一位不幸的巡警牺牲,愿他的灵魂能得安息!”
  接着,他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灰漆漆的布袋,把地上的那些被他称为夏盖蠕虫的残破尸骸全都捡到袋子里。
  “我需要帮你做点什么?”看着忙碌的维尔摩,徐明珏尴尬地问道。
  维尔摩动作顿了顿,摘下别在胸口的一枚徽章,扔给了徐明珏,沉声道:“这是裁决之手的标记,你去旁边的警署找皮尔斯督察过来封锁现场。”
  触手温热,徐明珏整个人都如同浸入温泉,心神都变得宁静。
  他注视着手心里的徽章,那看上去仅有指盖大小,金灿灿犹如纯金打造,上面镌刻着古怪的符文——中间的圆标注着圆心点,在其外是一个与其相交的正三角,正三角之外则又是一个大圆。
  光辉之神的符号,也是祂的神性象征。
  徐明珏回忆起教堂所见,心里一阵明悟,当他握紧手心的徽章准备按照维尔摩的要求去做的时候,他发现对面警署已经有个人匆匆跑了过来。
  “尤里?”对方一眼扫过地上躺着的巡逻警察,低声骂了一句,然后转过头对徐明珏发出近乎咆哮的怒吼,“该死的,你对他做了什么?”
  “对于这位警察先生的死我很抱歉,但是……”徐明珏刚想出示徽章表示自己的无辜,话未说完便通过视线余光看到正在捡拾怪物尸块的维尔摩站了起来。
  “皮尔斯,立刻封闭这里,这件事要严格封锁,”他顿了顿,语气里多了几分严肃,“那位巡警的尸体立刻焚烧,具体死因就解释成执勤时与酒鬼发生争执,不幸因公殉职。”
  “狗屎,凭什么?”皮尔斯督察脸上的法令纹很深,显得他此刻的怒火格外明显。他看起来也了解一些职业者的事情,所以对地上的怪异尸体并不好奇。
  “他妈的,民众应该知道真相!尤里因为抗争邪神而死,他的遗体应该与那些圣徒一起供奉在教堂里受人礼拜,而不是因为你一句话就被烧成一堆骨灰!”
  维尔摩冷冷一笑,他的嘴角翘起嘲讽的弧度,讥讽道:“你错了,皮尔斯,民众不需要真相。因为在神恩之下,我们的国度里绝对不会存在任何邪异!”
  “不用我提醒,你也知道扩散一群邪教徒的存在会带来多么恶劣的影响。如果你做了,我敢保证,教会和市政厅都会让你尝尝说真话的代价,明白吗?”
  皮尔斯督察的脸因为怒火而涨得通红,可是他努力克制住了自己的情绪,声音低哑开口道:“该死,我会处理好一切的。”
  维尔摩似乎已经预料到了皮尔斯督察回答,冷笑一声回转身体,低声招呼徐明珏道:“别在那站着了,你要和我回一趟教堂,我们必须要和潘恩汇报一下情况。”
  徐明珏从善如流,小跑着跟上对方的步伐,一边把手上的徽章递给对方,一边疑惑道:“皮尔斯督察也是一位职业者吗?他好像以前接触过这些,嗯,神秘事件……”
  “咳,他不过是一个普通人,”维尔摩接过徽章别回胸口,装满夏盖蠕虫尸体残块的袋子被他打了个结提在手上,“显而易见,像刚才发生的这种事情他见识过很多次,你不会真的以为这表面的宁静就是世界的真相吧?”
  徐明珏被对方这句反问给噎住了,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无语地跟在身后。
  “小子,你这次表现得不错,足够沉着,也很冷静,”维尔摩提了提手中的布袋,面无表情地夸赞了一句。
  “夏盖蠕虫虽然身体羸弱,但它喷射的幽影之光比一般的子弹威力还大,你能在生死危机中找到这种靠寄生存活的堕落种的弱点,并开枪反击,这种观察力很不错。”
  “我只是下意识打中这个……夏盖蠕虫,我以为那是他的武器,而我要做的就是先破坏对方的武器。”徐明珏告知了维尔摩自己的真实想法。
  维尔摩不置可否,依旧用低沉声音说道:“那也不错,起码你的战斗意识很灵敏。”
  “但我有一个疑问,”徐明珏开始思考对方的目的,“这个疯子说什么破坏了仪式,那是什么意思?他是怎么知道我去找了你们?”
  “相比较讨论这些问题,我们更应该先找专家处理你的伤口。”
  维尔摩平淡看了一眼徐明珏肩头的伤口,那里的血液已经凝固成诡异的蜡状物质。
  “如果不及时施救你会因为幽影之光的麻痹作用而出现肌体酸解最后悲惨死去,现在你的伤口应该都感受不到任何疼痛了吧?”
  确实如他所言,被那道黑光划伤的两处伤痕已经麻木了,和一开始的痛楚相比这更让徐明珏感到害怕。因为这意味着黑光可能有毒,麻痹了自己的感知。
  他面色因为失血过多而惨白,开口问道:“我的伤口该怎么治疗?”
  “别着急,卡嘉莉女士对于治疗这种诅咒类伤害很有一套,而她现在应该就在基地。”维尔摩依旧是冷淡的语气,但却缓解了徐明珏内心的慌张。
  一阵死寂之后,徐明珏开口打破尴尬:“你一直都跟在我身后?注意到了这个跟踪者?”
  “并没有,”维尔摩直白回答,“实际上直到你接连开枪我才能够定位到你的位置,你对于摆脱跟踪者很有一套。”
  徐明珏愕然抬头,这才知道自己一开始用来确定是否有人跟踪的方法居然把这个官方派来保护自己的职业者给甩掉了。
  大哥,你看起来一副精明的样子,怎么还是个路痴?徐明珏吐槽了一句,内心突然涌起一阵荒谬感,他甚至开始怀疑自己主动接触裁决之手是对是错。
  对方并没有留给徐明珏太多时间吐槽,又补上了一句:“我没想到你会转道去郁金香大道,你大概是觉得警署会安全一点,对吧?”
  徐明珏点点头,他确实并没有想到靠近城市中央的郁金香大道上会空无一人。
  “如果你了解一点时政知识的话,就应该知道今天在市政大厅有市长演讲,按照惯例警署会封闭郁金香大道两边路口……”
  徐明珏不解:“可我过来的时候没有受到任何阻拦。”
  “那正是我担心的,要不是这群疯子袭击了设置路卡的警察,要不就是有人蓄意放你进入无人街道……”
  “我本想趁机解决对方,可是因为【灰烬使者】的副作用,我迷路了。”维尔摩维持着脸上的冷谈,视线投向脚下的皮靴,“能够使穿戴者拥有潜伏阴影能力,但代价就是偶尔会迷失方向。”
  “超凡奇物?”徐明珏问道,他想起了帕梅拉承诺给自己的两个报酬,一是神秘学知识,另外一个则是入门职业者就能运用的超凡奇物,帕梅拉好像描述为“副作用小到可以忽略”……
  仿佛是因为知道自己的失误导致徐明珏差点死去,所以维尔摩有问必答:“是的不仅生命体在灵素浸染下拥有超越的可能,其实无生命的物体也适用这一准则。”
  徐明珏点点头,追问道:“每一件超凡奇物都有副作用吗?”
  “确实如此,一般来说越是高级的奇物副作用就越明显,所以对于职业者来说适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
  两人脚步不停,已经穿过东区来到光辉大教堂前的布道广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