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暗黑之间 > 第十九章 幽魂的委托

  “什么?我并不是在做梦?”
  徐明珏猛然扭转脖子,不可置信地死死盯着墙壁,那后面便是被锁起来的书房。
  耳畔传来呢喃,有若有若无的低语回响。
  他半坐在床上,脑海中开始回忆刚刚的梦境。对方似乎提到了一个职业名称【捕梦人】?
  从梦境中帕梅拉的行为来看,她生前应该是个幻术类型的职业者,能力应该是偏向于催眠和幻觉制造,而且她对于神秘学的了解程度应该很深,起码比自己要知道得多。
  即便如此,她还是被缇葛默尔谋杀,甚至连灵魂都被囚禁在画作之中。而自己不过是一个刚刚完成入门仪式的小菜鸟,掺和进这件事岂不是只有死路一条?
  可是如果不帮助对方完成心愿,谁知道帕梅拉的幽魂会不会动用什么诡异的能力在梦境中杀死自己。
  势成骑虎,他只能硬着头皮一步一步走下去。
  想到这里,徐明珏下定了决心,他再次发动灵视技能,看向了书房里的画作。
  视线之中,帕梅拉的倩影正笑盈盈看着自己:“这位先生,看来你已经决定好了。”
  那些黑色雾气仍旧捆绑着她,这让她看起来有点虚弱,甚至在穿过书房的墙壁的过程中灵性身体薄弱到几乎就要消失。
  对方似乎也察觉到了徐明珏的疑惑,摇头微笑道:“不用好奇,成为幽魂之后我需要靠绯红星光滋养灵性,但这里布置了强力的仪式魔法,阻隔我吸收游移的星光和灵素提升实力。”
  看了一眼徐明珏因为激活灵视能力而变得格外幽深的双眸,她叹了口气,又道:“早知道你拥有直视灵体的能力,就不用浪费所剩不多的灵力把你的意识拖入梦境世界了……”
  徐明珏点点头,看样子对方确实是一个神秘学的前辈。
  他脑中迅速思考,打定主意趁现在捞取好处,立刻开口道:“答应完成你的愿望之前,我需要了解更多有关职业者的信息。”
  “好吧,就当是定金,”对方漂浮在床头,出神似的看着窗外的星光,“你难道不好奇我为什么变成现在这幅模样吗?”
  “我是很想了解,但并不是现在。”徐明珏这才想起了自己醒来后想要解决的事情,小腹的憋涨已经到了不堪忍受的地步。
  帕梅拉显然明白了什么,捂着嘴调侃了一句:“先生,频频起夜可能是肾脏出现了问题。”
  内心崩溃的徐明珏顾不得其他,冲到了盥洗室解决了自己的生理需求。
  “抱歉,让你久等了,现在可以开始了,帕梅拉小姐。”从盥洗室出来的徐明珏一脸轻松。
  “其实你刚才花费的时间并不算长,”帕梅拉开了句黄腔,然后才开始了正式的讲述。
  “之前和你说过的,我是缇葛默尔的未婚妻。我是在一次巡回画展上认识他的,嗯,想必你也能感受到到,他是一个很有魅力的人,也是一个很有天赋的画家,只是对于时机的把握并不敏锐。”
  “那时候我已经是一名位格8的【捕梦人】了,在和他接触之后,我坠入了爱河。爱情会让人失去理智,所以我没有对他隐瞒职业者身份……”
  “等一下,帕梅拉小姐,”徐明珏打断了对方的回忆,“什么叫做位格?”
  帕梅拉脸上浮现出奇怪的表情,徐明珏知道那意味着“你居然连这都不知道”,他摊了摊手表示无奈。
  好在对方修养颇好,很快就解答了他的问题:“如果说把运用灵素获得超凡之力比作潜入深海的话,那么不同的职业好比是你是用不同类型的潜水装备。与之对应,位格就是标记你潜水深度的坐标。”
  这就是职业的等级划分吗?徐明珏在内心快速总结。
  帕梅拉还在继续说着,她解释得很详细:“在职业者世界中,常常会把一条完整的职业途径分为9个位格,从初始的入门9开始,通过不断提升自己的位格,以期能看到更多的世界真相,甚至当你站在职业顶峰的时候,甚至有可能成为,神!”
  呵呵,你大概不知道,在你面前的就是一尊神祇,最低能的那种。徐明珏面无表情地自我吐槽。
  “不过不要以为探寻世界真相的职业之路就是一条光辉坦途哦,”帕梅拉正色告诫,“越是深潜,越是黑暗,越接近真相,就越靠近疯狂……”
  说到这里,帕梅拉不解问道:“虽然你给我的感觉很强大,但为什么连基本常识都不懂?”
  明白了对方只不过比自己高出一个级别之后,徐明珏也不再恐慌,他故作神秘,慢悠悠道:“每个人都有秘密,现在请继续你的故事吧,帕梅拉小姐。”
  “好吧,这次你好好听着,记住不要再插嘴!”帕梅拉恶狠狠瞪了徐明珏一眼。
  “我说到哪里了?哦,缇葛默尔知道了我的职业者身份之后也对这个神秘的领域产生了兴趣,并从我这里得到了位格9【画家】的入门仪式,但他的天赋不够,不仅没有成功完成入门仪式,还受到了反噬,被剥夺了绘画的权利。”
  徐明珏想起了对方粗糙的手掌,那压根不像是一个知名画家的手。但一个凡人是怎么杀死晋级过的帕梅拉的?他带着疑问继续听了下去。
  “我真蠢,真的,我不应该让他去联系救赎会那群疯子的,在那群疯子的诱惑下缇葛默尔背弃了我们的婚约,他在我的饮料中掺进了安眠药剂,趁我熟睡之后囚禁了我的灵魂,用来帮助他完成【画家】的入门仪式。”
  说到这里帕梅拉突然张开手臂,呢喃着一句格言式的话语:“创作一幅有生命的画吧!你会听到‘她’在低语,忍受诱惑,毁掉她?还是张开双手,拥抱她?”
  “这就是【画家】的入门仪式?”徐明珏好奇,见对方点头之后他又补充了一句,“你就不怕我听到?”
  “再次好心提醒你一句,”帕梅拉双臂交叠于胸前,用一种关爱智障的表情注视着徐明珏,“任何人如果兼修两个或两个以上的职业途径,疯狂和死亡是他唯二的结局。”
  “好吧,我知道了,”徐明珏心有余悸地开口,职业者的修习过程中有太多隐秘,一个不小心就会死得很惨,“继续你的故事,缇葛默尔,他成为【画家】了吗?”
  “这正是我要委托你做的事情,”帕梅拉叹了一口气,她的身体更加稀薄了,“缇葛默尔在等待仪式的最后一步,下一个满月他就要打破画框,正式成为【画家】,而我则是他入门仪式的新祭品……”
  帕梅拉希冀的眼神看向了徐明珏,哀求道:“沦落到现在的境遇是因为我被该死的爱情蒙蔽了双眼,但我已经付出了足够惨重的代价。我知道自己没有办法再见到太阳,没有办法拖着裙摆走在塞纳河畔,没有办法再品尝希西塞亚蜂蜜蛋糕和诺尔丁红茶……先生,我不奢求复活,但我想该下地狱的缇葛默尔应该受到该有的惩罚……”
  徐明珏勉强克制住自己脑海中不断浮现出的“你在想peach”表情包,提出了自己的疑问:“帕梅拉小姐,你似乎不想报复那些诱惑了你未婚夫的那些,嗯,那些救赎会的疯子?”
  “不,我并不愿意你去冒那个风险,先生,那不值得,”帕梅拉出乎意料地说了一句,她交叉的双手显示了内心的慌张,“他们太诡异了,即便是死后,我也不愿意回忆起他们。”
  她浅绿色眼眸透露出犹豫,又补充了一句:“如果你碰到了那些救赎会的疯子们,请一定要及时逃离!情况危急的时候你可以放弃这件事情……”
  但是我好像还没有接受你的委托啊,亲……徐明珏脑海中杂念翻滚,但拒绝对方委托的请求却一直说不出口。
  “你不妨先听听我给出的酬劳,一件副作用小到可以忽略的辅助类超凡奇物,外加我知道的所有神秘学知识。”帕梅拉的这句话打消了他心中的犹豫。
  “必要的时候我可能会暴露你的存在,如果你可以接受的话……”徐明珏脑子里构思好了一个方案,可以在完成帕梅拉委托的同时尽可能保证自己安全。
  对方很坦然地接受了徐明珏的要求:“如果这么做能够帮助你完成委托的话,我愿意接受。”
  徐明珏露齿一笑:“那么,我接下这份委托了。”
  “为了表示诚意,我愿意先付给你部分酬劳,”帕梅拉看了一眼窗外,那里绯红之星的星光已经黯淡,新的一天即将来临。捆绑着她的那些黑色雾气似乎沸腾了,正在慢慢把她拽回那副画里。
  帕梅拉努力和那些雾气抗争,伸出一根纤细手指触及徐明珏的额头,一股微弱的意识波动从她的指尖传递过来。
  “你一定要记住,远离救赎会的那群疯子,替我把缇葛默尔送进监狱里!”
  那些雾气扭动着,却不可阻挡地,把帕梅拉拉扯进画框之中,她只来得及留下一句:“先生,祝你好运。”
  视线之中再没有了灵体闪烁的微光,显然对方已经被再次封印了。
  “请你放心,帕梅拉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