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暗黑之间 > 第九章 全知学者

  “吱呀——”
  送走克洛德之后徐明珏叹了口气关上了房门,他没想到自己这么快就接受了不能回到地球的现实。
  抛了抛手里沉甸甸的钱袋子,他又满怀感激地回忆起刚才的场景,因为考虑到徐明珏语言不通,身上又没有钱,所以临辞别的时候克洛德颇为肉疼地留下了这个鼓囊囊的钱袋。
  哗啦啦,徐明珏把钱袋系绳抽开,里面零碎的硬币和一卷钞票都倾泻在窗台边的硬木书桌上。透过清晨的眼光,这堆金属硬币反射出迷幻的光芒。
  和地球货币体系类似,这里的货币也主要分为两种:一种是由铜质合金铸造的硬币,另外一种则是由政府出面认证,承诺与储备黄金挂钩的纸钞,采取的兑换制度也是十进制。
  回忆了一下克洛德的讲述,徐明珏把桌上的钱分了分。
  这些硬币被称为克朗,在格鲁特文中指代“冠冕”,每一枚硬币的正面都有着精致的冠冕浮雕,背面则显示着币值,一共分为三种:青铜色泽的是1克朗,银色的则是2克朗,剩下的金色硬币是5克朗。
  至于纸钞,则分为两层不同的币值体系,一种是印刷着辉煌教堂和信徒的瑞尔,一共分为两种币值,1瑞尔和5瑞尔。
  至于另外一种,则是更为精致的赫勒,据说上面的图案是鎏金的格鲁特圣山,很可惜徐明珏并没有见到实物,因为当时克洛德解释说自己并没有那么多现金。想起了克洛德脸上那尴尬的表情,徐明珏不由得笑出声来。
  稍微清点了一下,克洛德一共借给自己36瑞尔的纸钞外加62克朗的硬币。联系刚进鲁恩市听到的物价,徐明珏稍作换算,大概等同于人民币2000元左右,对没有职业的自己来说简直是一笔巨款。
  拇指和食指轻轻摩挲着瑞尔钞票上的清晰图案,凹凸不平的纹路显示这里的纸钞防伪技术做得很先进。徐明珏收回手指嗅了嗅,一股浅淡的特殊油墨味道顺着鼻腔传来。
  这是钱的味道。
  或许是因为前身在地球的种种遭遇,他明白金钱有种特殊的魔力,它虽不是万能的,但却是通往万能的捷径,也是完成许多事情的必需品。而自己现在的处境让他有清楚的认知:现在他很缺钱。
  哒哒哒,他开始漫无目的的在房间内踱步,借助这种方式来理顺自己的思路,以便于更好地规划自己的未来。
  毫无疑问,现在最紧迫的事情就是成功融入这里的世界,虽然他已经通过近乎作弊的方式学会了这里的通用语言,但短时间内这个事实是不能表现出来的。
  所以通过一段时间的假扮学习语言,再慢慢展露出自己的语言天赋,这是很有必要的伪装。
  警惕地打量着四周,徐明珏伸出手隔着衣服攥紧了脖子上挂着的玉珏,这个被万事通晓之书成为“神契之印”的神秘玉珏也不能泄露。虽然不清楚这里有关于神秘侧人士和事务是如何管控的,但在他看来过早的暴露自己的不同都是在作死。
  平凡,很多时候意味着能活得更久,尤其是在这个诡异的世界。
  至于第三件事,就是找到工作,赚钱养活自己。之前阿兰曾经建议过自己去做美食品鉴家,这就是一个不错的主意。作为大吃货帝国的一名宅男,徐明珏对自己的厨艺还是很有信心的,至于早餐时亚柰子和克洛德的表现则直接被他无视。
  最后一件事就是那本万事通晓之书!在全知之塔中它曾经许诺转赠给自己属于阿赖耶的天赋“思维冲击”,以及最后自己争取到的一项完整的职业晋升途径。
  意识集中,徐明珏很快就在脑海中找到了这两部分记忆。
  和阿赖耶施展思维冲击的狰狞样子不同,徐明珏理解了自己脑海中这块技能碎片,自己只需要集中意识朝着目标发出意念冲击就可以。
  但是和万事通晓之书的宣传不同,这个技能最大的弊端就是传递介质,如果在思维冲击的途径中有着实体物质那么这个技能的威力就会迅速锐减,也就是说如果对方戴着头盔或者其他东西,就能最大程度地抵消自己的思维冲击。
  简直是鸡肋!徐明珏低声骂了一句,继续吸收碎片的信息。
  更让他感到郁闷的是,这个技能释放并不是没有条件的,集中意识发动冲击对自己的意识海也有着不小的损失,这大概就是一个和七伤拳同样的技能,伤己才能伤人!
  算了,就当是白捡了一个技能吧!徐明珏自我安慰了一句,如果有可能他希望自己永远不需要使用这个鸡肋技能。
  接着便是那条完整的职业晋升途径了,作为宅男的徐明珏很羡慕动漫和游戏里那些手握强大力量的主角们,一想到自己有可能成为类似的英雄他都快忍不住要欢呼起来。
  但是现实注定要让他绝望——万事通晓之书给出的完整途径很有自己的风格,这个职业的终点被称为【全知学者】。
  这算是什么?知识就是力量?
  作为爱手艺大人的拥趸,徐明珏熟读过克苏鲁神话,也多次通关过克苏鲁风格的解密游戏。如果你问他对外神和旧日支配者最敏锐的群体是什么,他会直接告诉你那就是艺术家、医生、大学教授,总而言之就是那群有着强烈好奇心的知识分子!
  因为在神秘世界知识本来就是一种负担,你接触到的越多,你陷入的便越深!
  作为一名调查员,不给自己Roll到什么枪械大师,起码也得多分配一些属性点在物理属性上吧。
  难不成以后遇见类似阿赖耶的怪物自己要在一边捧着书,对它们说:先别着急动手,我来给你讲解一下异神必考的《三年高考五年模拟》?
  强忍着心中的愤懑,徐明珏把有关【全知学者】的介绍全头到尾看了一遍,其实万事通晓之书关于这个途径介绍得极其简单,给出的职业途径也只有最开始的入门职业【阅读者】,而这个入门职业最强大的地方在于通过阅读来强化自己的记忆,掌握更多有关学习的技巧。
  真是个很好的职业,可惜应该用在高考上!徐明珏呵呵冷笑,深吸一口气按耐住内心深处想要掀桌子的暴躁。因为没有办法掌控的未来,他确实表现得有点烦躁了。
  应该找那本破书谈一谈,想办法换个职业,起码得是有点暴力手段的。徐明珏按了按眉心,思索起来。
  仿佛在回应他一般,意识之中突然传来一阵温热,他的躯体忽然失去控制,整个人立即往后跌倒。
  ……
  与此同时,教堂深处一个全黑的石砌密室内,阿兰默然端坐在长桌一侧,在她身后老神父卡塞涅举着一支银烛台慢悠悠走了过来。
  “这么说,你们直面了被邪神教徒召唤出来的阿赖耶?”把烛台随手放在长桌上,老神父叹了口气沉重问道。
  阿兰没有说话,只是呆呆看着烛火出神,过了很久之后她才无声的,重重点头。
  “那是暗之间的堕落种,我们的比索朗帝国边境可没有这种生物。”神父伸手按住桌沿,缓缓坐在上首的椅子上,神情疲惫,“为了维持鲁恩市的神恩之网我已经感觉力不从心,接下来的许多重任就要交给你了。”
  阿兰干涩开口,嘶哑的声音仿佛是因为昏暗的环境而被迫压低了音调:“老师,我们要不要向教皇请求支援?毕竟这也是神的领土……”
  老神父摇了摇头,平静道:“绝对不能!你太不了解政治了。在艾尔索普圣父眼里,一座末流城市的安危和教皇的三层冠冕孰轻孰重?”
  阿兰不知道该怎么回答,银烛台上的火光晃动,把神父投在墙上的影子拉得格外长,摇曳得如同神话传说中的妖物。
  “他虽然自称众仆之仆,但整个帝国谁敢把他当成仆人?”神父的眼里满是不屑,声音也变得更激昂了几分。
  “趁着现在他的心思只放在和格鲁特联邦取得联系这件事上,我们要努力积蓄实力。尤其是你,阿兰!我希望你收回无用的想法,努力修习,等到你的【祈神者】再次晋阶,我就能安排你进入纯白学院了。”
  “什么?老师,你有了纯白学院的消息了?”
  “有奇物协会作为中介,还有什么秘密组织联系不上?不过你要记得,进入纯白学院的代价是什么……我培养你这么多年,可不是只期望你能够在纯白学院进修。”
  “如果事情进行得顺利的话,再有一段时间艾尔索普圣父就应该收到格鲁特联邦高层的回信了,那时候这个小小的比索朗帝国又岂能做你的舞台……”
  卡塞涅神父调整了自己的坐姿,他尝试以一个更舒服的姿势坐在椅子上,神情肃穆:“按照典籍记载,像光辉教会这样的势力,在格鲁特可不是唯一的存在。那里,毕竟是众神眷恋的所在啊!”
  “我明白了,老师!”阿兰站起身来,倒退着离开了房间。
  呼……
  银烛台上的蜡烛被吹熄了,黑暗再一次掌控了整间石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