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暗黑之间 > 第八章 神圣教堂

  在享受了“完美”早餐之后,阿兰兴致很高地和徐明珏讨论起美食品鉴的相关话题。一旁精神萎靡的克洛德和亚柰子直接被她无视。
  在近乎煎熬地机械吞咽完所有食物之后,克洛德取过餐巾擦拭了嘴角,打断了阿兰和徐明珏的对话:“如果我们现在动身去教堂的话,应该赶得上做晨祷……”
  “走吧,现在就出发。”阿兰掏出一块银色怀表看了一眼,嘴角翘起一个好看的弧度,“今天依旧是你付餐费哦,克洛德。”
  “为什么?”克洛德摊手表示疑问。
  “请女孩子用餐难道不是绅士的礼仪吗?”阿兰和亚柰子相视一笑,抛下一句轻飘飘的话。
  徐明珏紧跟其后,在和克洛德擦身而过的时候他耸了耸肩表示同情,因为他刚穿越身上并没有钱……
  身后传来“铛啷啷”几声硬币交击的清脆声音,徐明珏突然意识到了一个极大的难题——自己也许要为接下来的生活做打算了。
  什么职业才能既清闲又能赚钱?能确保自己有足够的时间和充足的钱支持寻找回家的路径?
  仿佛感知到他的顾虑,阿兰回过头对他微微一笑:“我们现在去教堂给你做登记,有了身份证明之后你就可以去找一份工作,赚取薪水。我觉得美食品鉴家就比较适合你,我一直订阅的几份报刊都会定期邀请美食家撰写一些美食评论,有机会我会给你介绍一下。”
  徐明珏点头表示感谢,他发现阿兰属于那种比较贴心照顾别人的类型,在三人组里的地位也隐隐有种领导者的感觉。
  而身后的克洛德则痛苦地捂住了头,经过刚才的事情他对徐明珏的口味表示一万分的质疑,但他从来没有考虑过是不是自己的味蕾有点奇怪。
  四人穿过城市南区,取道转向东区,那是之前所见宏伟教堂的所在地。
  太阳已经从地平面缓缓升起,这个城市显得更加生机勃勃,远处传来悠悠清脆的钟声,铛铛铛连响六声。
  “糟糕,六点了,我们怕是赶不上晨祷了。”阿兰似乎很在意晨祷,急匆匆想要赶到教堂。
  “没关系,没关系,”克洛德不急不忙地劝慰,“以我对卡塞涅神父的认识,他做祷告能坚持一个钟头,够我做三次祷告外加睡一觉了。”
  “那还不是因为你对主不够虔诚!身为光辉之神的信徒,你居然每次祷告都能睡着,无信则不立,你要……”
  “呃,如果你要是再坚持教训我的话,我想即便卡塞涅神父再虔诚,做祷告的时间再长,我们也赶不上今天的晨祷了……”克洛德掏了掏耳朵表示不屑,看他的样子是经常和阿兰拌嘴的。
  亚柰子微微一笑,示意徐明珏跟上自己。她两条修长美腿快速跨动,大步向前,直接无视了停在路边准备争吵的阿兰和克洛德。
  不多时,一行四人终于来到了鲁恩市的光辉大教堂。
  和地球上那些宗教场所相似,这里也充斥着神秘和宁静,已经有不少人聚集在教堂门口,聆听一位穿着长袍的白发老者宣传神的福音。
  “当大灾变来临时,我主用鲜血洗刷了所有人的罪,我们因此得赦免……”
  “主的羔羊们啊!你们只管坚定的信,神恩将做你的刀剑,为你的铠甲,为你黑夜行程中不熄灭的灯。”
  显然晨祷已经到了尾声,宣讲福音的老者满怀虔诚,伸出右手在自己衣襟上点了三点。
  “感恩我们的主,伟大的神!愿圣光与我们同在!”
  “感恩和蔼的卡塞涅神父,愿神赐您健康!”聆听福音的众人也虔诚地回应。
  老者做完祈祷以后并不直接离开,反而站在原地耐心解答个别信众的问题,或者安排一些人去教堂里进行告解。
  徐明珏自认为在社会主义教育的熏陶下勉强算个无神论者,对神秘事件仅仅是好奇,而并不信仰宗教神灵,在他看来这个世界固然神奇,也有许多强大的存在,但无非是因为世界规则不同而个体力量有高低的差别罢了,并非是像宗教宣传的那样有一位自有永有的无上创造者。
  趁着这个机会他打量了一下面前这位卡塞涅神父:白发、长须、神色和善的褐色眼睛并不因为年老而浑浊,反而散发着一种纯粹的澄明。他的精神状态也很好,站在教堂门口不知疲倦地给信徒解答问题。
  徐明珏注意到只要是围绕着教义问题,这位老神父都会给出最详尽的解答。看起来的确是个受人尊敬的神的代言人。
  又等了一会,提问的人群终于散去,卡塞涅神父面带微笑地看向一旁静静等待的阿兰几人,“神的使者们,看来你们昨晚经历了一场惊心动魄的冒险,愿主赐福给你们!”
  “也愿主赐您健康!”阿兰回应了一句,然后大步上前对着神父耳语了几句。
  “那么说,你就是那位穿越之人了?”显然阿兰已经简单交代了徐明珏的来历,卡塞涅神父转头看了一眼徐明珏,“很惊讶你还来自平衡圣者姜预之的故乡,看来主并没有放弃我们,又要赐给我们一个新的圣者来播撒神国光辉了。”
  这句话充满了槽点,徐明珏强忍着不去吐槽,只是默默点了点头。毕竟如果找不到回地球的路,很大程度自己的命运都取决于眼前这个老人对自己的看法了,还是要适当示弱一下,这就是成年人面对无奈的现实而被变通的智慧。
  神父很满意徐明珏的态度,点头道:“既然阿兰他们已经给你做过鉴定,我就直接给你开具身份证明吧。啊,对了,这段时间你可以先住在教堂里,等你适应了鲁恩市的生活之后再考虑是否要搬出去吧。”
  他眨了眨眼睛,表达了自己的神往:“我对平衡圣者的故乡可是很感兴趣啊,在那个世界不知道是不是也有神的光辉洒下……”
  你要是在地球,多半是个老神棍!徐明珏还是忍不住在内心吐槽了一句,但他很好地控制了自己的表情,点头致意道:“能近距离聆听一位长者的教诲,对我来说是一种荣耀。”
  克洛德忍住笑看了一眼徐明珏,从他强忍的笑意之中徐明珏解读出了无情的嘲讽和深深的鄙视。
  “来吧,随我进来吧,虔诚的使者们可以在神的怀抱里得以休憩,”神父又在身前点了三下,虔诚道,“至于远方的旅者,你的身份证明也会在神的注视下得到见证。”
  老神父并没有过多刁难徐明珏,他在确认了徐明珏身上没有异神的残痕之后立即开具了身份证明——一张简要写着徐明珏身份信息的纸条,最后则签下了神父自己的名字,卡塞涅·博格。
  签名闪烁着神秘的辉光,让这随手可的的普通纸张都散发着丝丝暖意。
  “真的是太神奇了!”即便已经确认了许多次,徐明珏还是感到惊奇,老神父显然也是一位神秘侧人士,随手签下的姓名都有着神秘的特征。
  “卡塞涅神父是四十多年前的裁决之手队长,现在已经在冲击职业壁垒,如果成功的话,我们鲁恩市教堂也要出现一位圣者了。”一旁的克洛德见徐明珏不停地抚摸纸张,便带着几分艳羡给徐明珏解释。
  因为实力强大,所以给徐明珏开具身份证明便具有了权威性。这个世界的社会规则真的是直白到可怕。
  “职业壁垒?圣者?”这些词汇都让徐明珏不解。
  一旁奉命带领徐明珏去教堂住所的克洛德有点无奈,自己总是习惯性忘记对方是个对这些知识一无所知的小白。
  “简单来说,我,阿兰,亚柰子都是职业者,要想变得更强大就只有两条路径,一是提升自己的本身能力,这就需要努力冲击职业壁垒,获得晋升。”
  “而第二种方法,就是寻找适合自己的奇物,强力的武器可以让一个辅助类型的职业者顺利击杀战斗者,甚至越阶击杀,一些功能更加神奇的奇物甚至能在关键时刻救你一命……”
  就等于是游戏中的升级和装备,徐明珏在内心总结。蓦地,他想到了万事通晓之书赠送给自己的完整途径,难道说途径不完整的职业很难晋升吗?
  “克洛德,你是什么职业?偏向于战斗类型的吗?”徐明珏扫过对方魁梧的身形,好奇问道。
  “我的职业是【钢之心】,更偏向于防御。阿兰是【祈神者】,可以借助主的力量战斗,至于亚柰子嘛,”克洛德犹豫了一下,挠了挠头,“她的职业是什么我没有了解过,不过她的炽热者之吻真的很强大,是通过奇物协会交易过来的,像这种武器整个鲁恩市也没有多少……”
  自动忽略了克洛德话语中的艳羡,徐明珏脑海中浮现了亚柰子的那把手炮,原来那就是一把奇物枪械,不过克洛德提起的奇物协会是什么组织?难道还有专门组织贩卖收集这些威能巨大而诡异的奇物吗?
  思考之间,两人已经来到了一扇木门之前,克洛德推开门,左手虚引:“这就是你的房间了,请吧……”